fbpx
Home 新鮮推薦編輯室報告 五月編輯室報告|有一種甜叫做台南甜

五月編輯室報告|有一種甜叫做台南甜

written by 王 聰威 2020-05-05
五月編輯室報告|有一種甜叫做台南甜
既然要談 台南甜 ,那麼何不全面地檢證「甜」的意義是存在是怎麼回事?不是介紹美食而已,而是把「甜」做為衡量一切的標準,去量度台南人的味覺。

我們是去年十一月便決定要在今年做一次台南專輯,過去的十年間只有以蔡素芬為中心,做過一次「台南沿海文學紀行」,這次希望能做得有些不同,範圍更廣泛一些,當然我心裡想的不免還是要帶著旅行或短期居遊的性質,畢竟是台南,有太多值得一去再去的理由與不為人熟知的地方事物想告訴讀者,所以很可能會比較傾向今年第一期「2020東京奧運」的主流形式,當時還只是這樣模模糊糊的,想到可以去台南出差而感到有些興奮的概念而已。

二月時,執行編輯提出第一次企劃大綱「甜味台南」,基本上是以「甜」這個概念發想的美食旅行。採用「導遊」為形式的編輯策略,我雖然很喜歡,但是用甜與美食來切入,我卻覺得這想法過於理所當然,大概許多旅遊刊物都做過了,我個人傾向的切入是像去年二月號「台北直直廢」那樣,一口氣翻轉一座城市的觀點,即使去旅行也要從月球的背面登陸,這種感覺。就從這裡開始,衍生出一個雜誌編輯現場如何溝通、妥協,如何修改編輯策略與實務技術的問題,範圍甚至牽涉到我的主管、身為總編輯的我、執行編輯與實際負責指導的主編。那麼首先,身為總編輯的我,該如何處理執編給我的第一次企劃大綱呢?

在《聯合文學》編輯部的工作流程裡,執編所提的企劃大綱都必須先與主編討論過,才會交到我的手上,這表示「甜味台南」這個主題是由資深同仁認可了,所以即使我第一時間並不喜愛這個理所當然的主題,但我仍決定要支持她們兩位的想法,只是我也認為原有的企劃過於保守,只是流於一般的美食巡禮,我希望他們在保留「導遊」的編輯策略下,既然要談台南之甜,那麼何不全面地檢證「甜」的意義是存在是怎麼回事?不是介紹美食而已,而是把「甜」做為衡量一切的標準,去量度台南人的味覺。不過,當我們向我的主管報告時卻遇到難題,我的主管希望我們考慮不要做台南專輯。

這時是三月底,肺炎疫情已到了十分嚴重的狀況,政府一再呼籲民眾假期間留在家中,不要出門旅行或去人多之處,而我們專輯裡仍保留過多的美食導遊性質,讓我的主管十分憂心。我無法同意她因此而不做台南專輯,相反的,我認為正是這樣的時候,一次令人心頭甜甜的閱讀才能撫慰焦慮過度、導致肆意獵巫的人心,在這個情緒低迷的時刻,或許讓我們的刊物能夠提供日常生活的力量,鼓舞大家別被這悲觀氣氛所壓垮。但我同意導遊形式或許不是當下最好的編輯策略,當時從柏林回來正在居家檢疫的我,寫了長長的line跟主管討論,她同意且支持我們的想法,於是在「甜味台南」內容不變,已發出的邀稿不動的原則下,我們決定將編輯策略從「導遊型」修改成了「文史型」,執編與主編重新討論交出了超出我與主管想像,非常完整精準的規劃,可以用編輯技術精彩展現「有一種甜叫做台南甜」的人文滋味,就在您正在讀的這一期雜誌裡。

啊,雖然跟讀者講這些,不太在意雜誌是如何成形的人聽起來會覺得有點無聊吧,請原諒,希望可以提供給仍然和我們一樣奮戰中的雜誌編輯一些編輯現場的實務參考。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