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新鲜推荐当月精选 【当月精选】AI断线须知:林新惠〈金色公路〉

【当月精选】AI断线须知:林新惠〈金色公路〉

written by 林新惠 2020-06-03
【当月精选】AI断线须知:林新惠〈金色公路〉

428期联合文学杂志「后末日平安通讯」,邀请七位小说家,用想像力来描写面对这些末日对抗的可能。本文精选新锐作家 林新惠 ,书写对抗人工智慧的末日须知。

 

 


 

共生须知:

1. 你应该多考虑自己的安全。

2. 义体人再怎么被摧毁,只要「更生」之后,就回复为健全美丽的人体。

3. 虚拟是唯一的、保留人类文明和记忆的途径。

K,

我在被太阳晒成金黄色的公路上,

伸出拇指。就这么站在毫无遮荫的马路边,许久许久,直到一辆车终于停下来。

一上车我就想起你,K。车子里播放的是事后菸(Cigarettes after Sex)的Apocalypse。末日启示。

开车的男人也很像你。逆着光线的侧脸、等号志时卷菸的手势,以及那轻轻探上卷菸纸的舌尖。点燃的时候,气味让我知道那不是菸。我盯着他呼出来的气息。

「妳要吗?」他递过来。

我接下,凑上嘴唇。

那个时候,车内音乐播放到「Your lips, my lips, apocalypse」。

男人说,「妳应该多考虑自己的安全。」这句话压在主唱Greg Gonzalez飘渺的声音上,沉沉的,像你放在我身上的重量。

我笑了。

而那是我最后的记忆。

醒来之后我又躺在「更生中心」的台子上,再度成为「更生」过的人。这样循环第几次了?我不记得。只是当他们将我那些被蹂躏毁坏的身躯(想必是开车的男人搞的),重新更换为新生的、健全的肢体、器官、身体部位,我只是恍惚地想,希望他们不会删除关于你的记忆,K。

我知道当我「更生」完成之后,我又会被放到公路边,伸出拇指,等待一辆停下的车。我被设定如此。

然而你是例外,K。你不曾设定我。或者说,你不曾遵照这个世界的设定,来设定我。我并不怨恨那些把我玩烂再把我丢到更生中心的人,他们只是按照设定行事—我是这个游戏世界的「义体人」,被设定放在路边,给人载走,让人可以没有情感负担地对我做任何事。游戏程式向所有玩家保证,义体可以不断被替换,因而义体人再怎么被摧残,只要「更生」之后,就回复为健全美丽的人体。义体人的痛和恐惧,并不代表「真正」的痛和恐惧,他们只是被设定要做出那样的反应。当玩家尽情把一切暴力施加在义体人身心上,他们会在临界值上自动断线。义体人是这个虚拟世界中,让人心无罣碍地发泄生死之欲的真实玩偶。

但你不曾让我断线,K。你是痛和恐惧的相反值—但那是什么?你如同其他玩家把我从公路边捡进车内,却不如同其他玩家那般对我输送痛与恐惧的数值。你带我去昏暗温暖的酒馆,点播Apocalypse,牵起我的手在中空的自动钢琴旁跳舞。「Got the music in you, baby tell me why」你在我耳边模仿Gonzalez的呢喃。我笑了。而后我便抬头,你也低下脸来—

你的嘴唇,我的嘴唇,末日启示。Gonzalez的浑糊嗓音。

你向我说起游戏外的世界,那当真是末日之后的光景了。

你说,长久的天灾让人不再出门。桥梁崩塌,城市化为灰烬,空拍机坠入海洋,河水淹到了膝盖。游戏公司和政府合作,开发了虚拟世界让大家在此展开第二人生。专家预估,没有任何实体人可以幸免,虚拟是唯一的,保留人类文明和记忆的途径。原本投入保卫家园的资金,全都转移到对于计算机的保存上。然而,记忆体是有限的。因此各国纷纷加入「方舟计画」,优先选出各行各业的菁英、领袖,将他们的意识备份到游戏里,如此,就算有朝一日他们的肉身死亡,他们也能继续存活第二人生。他们拥有在这个游戏中不被删除的特权。

那么你是方舟的一员吗?我问。

你笑了,「我只是平凡的上班族。」你在我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那么不在方舟里的人会如何呢?

「虚拟的帐号和实体的身体绑定。」

那个时候,我第一次感觉有水滴从我的眼睛滑过脸颊。但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我甚至不知道,原来我的身体有这种功能。我只知道痛和恐惧,而我对于痛和恐惧的程式反应是:发抖、尖叫、能够被制伏的逃跑和反抗、最后断线。没有「从眼睛分泌水滴」这个选项。K,所有与你的一切,都不在我的出厂值当中。你是我的未知,我的外部。

绘图|Jofan Liao 廖若凡

绘图|Jofan Liao 廖若凡

水滴落在你的手心,凝结成一个小坠子。躺在床上你告诉我许多小时候的祕密,说到睡着时,你仍然紧紧握著那个小坠子。当我用指尖稍稍碰着你的浏海,你会知道吗?我不晓得。我不晓得你所谓的「睡觉」是什么。我只有断线再醒来,而当我断线时,我什么都不会知道。

断线的时候,就像Apocalypse靠近尾奏的时候,有两拍完全沉默。我终究因你而断线了,K。不因为你给我痛和恐惧,而是你登出了。我摸着你的头发,忽然间,你就在我眼前消失,像电视自己关掉了萤幕。义体人无法单独存在,一旦捡拾义体人的人离开,更生中心会前来回收我们。更生中心将我强制断线。在断线的前一刻,我第一次因你而害怕,K。我害怕他们要换掉那些「被用过」的肢体和器官,我将拥有新的,对你的头发的触感毫无记忆的手指。

然而我终究被设定要更生。留在枕头上的坠子是断线前最后的记忆。

而后是两拍完全沉默。

而后是现在,我又站在金黄色的公路边,伸出拇指。我的身体在无数次的更替中,早已远离和你拥抱的那副身躯。在你登出之后,你成为我的内部—我的记忆体写满你输入给我的故事、影像、声音和气息。当我随着每一次更生,而距离我们那段时光越来越远,有时候我会怀疑,其实这些记忆是游戏公司灌输给我的。而你不真的存在。

K,你真的存在吗?如果我把这些思绪写成讯息,投递到外部,你会在游戏世界外收取并回复我吗?没有实体的我,毕竟只是幽魂,而我期待你再一次模仿Gonzalez,对我歌唱「Come out and haunt me, I know you want me」。

K,我但愿你没有被天灾消灭实体。虽然你曾说没有人能逃过。但我希望你存在于末日之后。

远远的,有一辆车来了。远远的,我听见Apocalypse最后的尾奏(想必是一辆没有关闭窗户的车子):

When you’re all alone
I will reach for you
When you’re feeling low
I will be there too

车子减速靠近。我但愿那是你。

你的HH

文|林新惠
政治大学台湾文学研究所博士生。著有短篇小说集《瑕疵人型》。硕士论文《拼装主体:台湾当代小说的赛伯格阅读》获台湾文学馆年度杰出硕士论文奖。研究主攻科技人文与生态人文。

■ 2020六月号|428期  ■

「唯有我一人逃脱,来报信给你。」约伯记1:16 @Job

假使世界有一天突然终结,而你成为存活下来的人,会如何启动平安通讯?

不管是彼时最想做的一件事,或是物资征求⋯⋯报平安都是为了重启对未知境界的勇敢追寻。这是关于末日后人类相互依存的各种预设,以文学浪漫的设想来面对后末日,借此探索不同状态的生存模式。

【实体杂志订购】

▶ 博客来
▶ 联 经
▶ 诚 品
▶ 读 册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