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主題特輯 【金馬57】光陰成像——評《日子》

【金馬57】光陰成像——評《日子》

written by 林心嵐 2020-11-16
【金馬57】光陰成像——評《日子》

蔡明亮《日子》一如既往,寧靜致遠、流而長。片中僅以 46 個鏡頭,幾乎沒有對白,呈現生活裡的明媚與寂寞。

蔡明亮慣於使用長鏡頭。據訪談實錄,《日子》的拍攝計劃是這樣的:先拍一些李康生生活的畫面,再拍一些亞儂生活的畫面,最後再拍一些兩個人的畫面。

亞儂是蔡明亮在泰國的市場偶遇的素人,有人說,亞儂有著李康生的氣質。一如蔡明亮在遇見了李康生以後拍了《青少年挪吒》,亞儂帶來了《日子》。

《日子》裡的亞儂像天使,純淨、眼神透明,生活得很專心:洗菜、做飯、燒柴,都市裡的塵埃和他分分毫無法沾上邊。亞儂安眠,光影灑落在他身上,鏡頭裡外沒有一點聲音,世界像為了他而安靜。

如果說,從《愛情萬歲》和《天邊一朵雲》以來,「明亮語」裡的水指的是情慾,《日子》亦有所延續。電影一開始,李康生沈默地坐在窗邊,窗外下著雨,不過只有雨的影子落在李康生的臉上,李康生的表情看起來無比孤獨與寂寞,下一幕他全身浸泡在水裡,他雙眼緊閉,就像快被淹沒而無處可去。

除了水,火也暗示了李康生的苦痛與焦灼。不耐地點著菸、針灸和刮痧的劇痛,無處不充滿炙熱高溫。在針灸過程中,李康生被落燼燙傷,痛苦不已,蔡明亮急忙出聲入鏡,也是這一景徹底打破虛實界線。李康生的頸症是真事、蔡明亮陪伴他就診亦為真事。《日子》最初的計劃是留下李康生的病態,在這一景留下了痕跡。

光和影在《日子》裡可說是藝術含量最高的成分。李康生在片頭帶著無法解渴的情慾和病體的苦痛,從暗巷走入光裡。到旅館、見到亞儂。亞儂帶著潤滑液,為李康生全身按摩,所有的撫摸都柔滑、濕潤,至此,李康生終於露出鬆馳的表情,亞儂的水熄滅了他長年的火。事後亞儂走進淋浴間,接手蓮蓬頭為李康生沐浴,如同澆熄荒原野火的雨水。

李康生把小小的、薄薄的音樂盒送給亞儂。音樂是卓別林為《舞臺之光》所寫的〈永恆〉。亞儂聽著,李康生溫柔地把手放在亞儂的膝蓋上看著他聽。亞儂心無旁騖地聽、李康生亦心無旁騖地看,曲子漫漫,像沒有盡頭。這一幕大約是全片最柔情四溢的一景,蔡明亮說,音樂盒在戲外送給亞儂作為紀念了。

李康生說,Let’s eat something。兩人一語不發地在路邊麵攤吃著麵,鏡頭隔街捉影,但沒有任何聲音,都被嘈雜的車聲蓋過去。李康生和亞儂獨立於鬧市,人車摩肩擦踵而過,但他們一點也不被影響。

電影結尾,李康生又從光裡,走進影子裡。他和亞儂也許在那一碗麵以後再也不見了。

亞儂又恢復了一個人,一個人做菜、一個人吃飯、一個人坐在公車站,他拿出李康生送給他的音樂盒,側耳再聽了一次。聽著聽著,他不再心無旁騖了,他看著往來路人,曼谷街頭每個人都穿著和李康生一樣的T恤五分褲,不過他們全都不是李康生。

蔡明亮的電影以安靜、悠長聞名,《日子》亦如是,光陰交錯,若其名曰「日子」,百態孤獨而愛僅僅是擦肩的例子,分秒攢積便成了日子。

文|林心嵐
高雄人,就讀臺大歷史系,現居於電影海報時光屋。苦於書讀不完、沒空看電影和鏡頭壞掉三大難事。

特別感謝|台北金馬影展執行委員會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