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新鮮推薦 八月編輯室報告|時光機器的可能

八月編輯室報告|時光機器的可能

written by 王 聰威 2018-08-02
八月編輯室報告|時光機器的可能

「1980年的老電影《似曾相識》(Somewhere In Time),克里斯多福.李維與珍.西摩兒演的,是一部穿越時空,回到過去的電影。跟其它穿越時空的電影不太一樣,克里斯多福.李維並沒有搭乘某種時光機器,而僅僅是依照某位物理學教授的方法,將旅館房間改造成過去的樣子,自己也穿上過去的衣飾,躺在床上自我催眠,幾次失敗之後,成功地回到七十幾年前的過去。在那個過去,他與珍.西摩兒相遇,短短的時間內相戀相愛,但卻因為偶然掏出一枚現代硬幣,瞬間時光重回現代,而後倆人各自於七十餘年的漫長時光之流當中死去。不過畢竟是電影嘛,這世界尚未發明任何可讓人時光旅行的事物與法則,大概也很難想像會被發明出來。」熱愛電影的七年級詩人K有一次這麼說。

「但若能發明出來,該有多好呢?」年初同學會之後,K的高中同班同學C常常抱怨,「要是能早點跟她在一起就好了。」這傢伙算不上什麼好人,(不過距離爛人還有一小段距離)從高中同班以來,做過不少匪類的事,傷了不少女人的心,兩年前跟同公司的輕熟女事務員結婚,婚後倒是乖了一陣子,「不過這次總算還是不行了吧!」K笑他,C像被旋渦襲捲而傾覆的小船一般栽進去,與在同學會上重新相遇的,其實本來不太熟的女同學w談起戀愛。

他們幾次見面老是圍繞著這個架空的無聊時光機話題,一邊喝著鈍重的威士忌,C一邊說:「又不是要回到七十幾年前那麼久,不需要有這麼強的功能的時光機,就像不必開藍寶堅尼去便利店一樣,我只要回到高中就好了,有平民車款的效能就夠了。」C被既有的已婚身份綑綁著,而女同學w高中畢業後,則被一路糟糕的戀情幾乎磨光了被愛的能力,結果既不敢要求被誰所愛,也就不敢愛人,即便他們願意為彼此倘開心房與臂彎,兩個人卻如仙人掌與刺蝟般地相擁,痛苦不堪。因為兩造當事人K都相當熟悉,K對C本人並不同情,這跟他的已婚身份無關,而是像他這種程度的男人,只是憑運氣混上好位置的傢伙,實在配不上w,女同學w既聰慧又美麗,雖然有些愛耍小脾氣,但笑的時候像是整個世界都無憂無慮,哭的時候連巨大沙漠都流失殆盡,「我並不是專指你配不上她。」K捉住C的耳朵喊,差點扯下他的眼鏡,「而是說曾經傷害過她的那些傢伙,都比不上她一根腳趾,就算她現任男友也是。」

「嘿嘿嘿……搞什麼啊!」面紅耳赤的C一下子撥開K的手,扶好眼鏡,「原來如此,高中時你那些詩寫的就是她啊,但我可是不會把時光機讓給你坐的喔。」
「幹你娘,誰要你讓座啊!我他媽是老伙仔嗎?」
他們講得一副好像隔壁房間就有一台時光機等著自己去坐似的,到了最後,K和C總算知道自己有多愚蠢多中二了,於是相視而笑。

「最後是秘密喔。」K壓低聲音對我說,「等我成功了才可以寫出來。」

K離開跟C的聚會便直接回家,C並不知道,K不是開玩笑的,K是真的不需要他的時光機器,不必他費心讓座。K打開房門,裡頭已佈置好高中房間的模樣,換上事先準備妥當的舊日高中制服,(當然修改合身了)並將每一個口袋檢查過兩次,確保不會有讓自己瞬間返回當下的硬幣小物。

K躺上床,靜靜地望著天花板,希望下一次眼睛睜開來的時候,便是在她的身邊,青春重來,遠在那些傷害抵達之前。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