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駐站作家 簡莉穎劇本集2《服妖之鑑》

簡莉穎劇本集2《服妖之鑑》

written by 簡莉穎 2018-12-03
簡莉穎劇本集2《服妖之鑑》

編按:以下內容節錄自《服妖之鑑:簡莉穎劇本集2》中《服妖之鑑》劇本。

三、湘君與凡生

(披頭四的〈yesterday〉,歌入)

湘君:六〇年代的這一天,湘君還是一個大學生,未來的夢想是能去美國留學。她有個同所大學的男朋友俊良(俊良跟湘君兩人相視微笑),他們是在舊書攤搶著要一本被禁的魯迅小說集認識的,之後又多次在書攤遇到,每每心驚膽跳的走過街頭,在書攤看到那個熟悉的背影,心中就安心了。感情也就這樣自然發生了。
俊良:兩人念了點書,常常互相討論,都希望能為社會盡一份力,參加了社會服務隊還不夠,此時學校有一群學生,熱烈發起了為植物人王曉民募款的活動,他們在街上奔波了幾個月,也自掏腰包捐款,成功讓王曉民去美國就醫了。後來知道那群學生是跨校公益組織「中國青年自覺運動推行會」的成員,他們也就加入了。
均凡:王曉民是那個高中就變成植物人的女生?
護士:對,那時候美國就代表了希望。

齊唱:
Yesterday, all my troubles seemed so far away
Now it looks as though they’re here to stay
Oh, I believe in yesterday.

俊良:謝謝大家,我想先說幾句話。在大家的努力之下,我們讓王曉明一家人得到他們應有的希望,當然不只我們,而是全國年輕人團結在一起才完成這個美好的目標,雖然我們無法認識所有人,但這個島上,在不同的城市,都有我們的夥伴。

(俊良朗讀以下括號內容)

「我們不是自私頹廢的一代,
讓我們赤子之心相連結;
讓我們從自我反省中成長,
我們願作傻瓜為社會服務,出錢出力,
讓人問的溫暖與光明永存。」

(護士拉著均凡加入,眾人鼓掌,另一個友人A上台跟俊良說了什麼)

友人A:明天我們會繼續努力,讓更多年輕人加入青年自覺的行列,今天,就跟昨天說再見吧。

護士:明天會進行什麼服務嗎?
湘君:剛加入的朋友嗎?我們之後會進行的服務有,去育幼院、清掃街道,明天是星期五,車站會很多人,也可以一起去幫忙整頓排隊的人潮,美國人來台灣看,笑我們連排隊都不會,不能再丟臉了。
護士:謝謝,我知道喔。(兩人互看微笑)湘君雖然這樣說著,可是沒有人知道明天就不一樣了。

均凡:我記得王曉民不是一直都沒有醒來?
護士:一直到她過世都沒有醒來。
均凡:她過世了?
護士:好幾年前的事了。
均凡:從年輕就變成植物人一直到死去是什麼感覺。
護士:其實我們一般人也差不多,我們有比植物人更好嗎?
均凡:好像也沒有,而且植物人要花費的資源可能更少,也不會欺騙感情或背叛別人。
護士:看吧。

湘君:以後我們會固定來這邊收垃圾,請不要亂丟!
友人A:請大家往這邊排隊!不要推擠,謝謝! 我們是「中國青年自覺運動推行會」。
友人B:不要自私。
友人C:不要腐化。
友人A:不要貪婪。
友人B:不要找工作走後門。
友人C:不要送紅包。
友人A:不要選舉買票。
友人B:不要亂丟垃圾。
友人C:不要吐痰。
友人A:不要讓美國人笑我們髒!
護士:那年由台大政大的學生發起,導正社會風氣,全國學生、老師、各行各業有萬人響應。
均凡:那個年代真無法想像。
護士:無法想像的事情真是多著呢。你爺爺說相信,在街上就已經跟湘君打過照面了。
均凡:什麼時候?
護士:他曾經在街上隨手亂丟垃圾,那群撿垃圾的大學生把垃圾撿起來,他相信其中一個一定是湘君,慢慢的他就好像真的看到他們在街上擦身而過的畫面。
均凡:那是他想像的,我也會想像我出生那天我媽抱著我喜極而泣。
護士:結果呢?
均凡:她一整天都在睡覺。
護士:我們都喜歡對重要的東西做額外的想像,你越去想,它越重要。
均凡:欸不安慰我一下?
護士:你先寫下一個名字。袁凡生。
他叫做凡生。

(凡生出現於場上)

凡生:這時候的凡生在警察局的一個房間等著,他準時每天早上八點上班,下午五點下班,他有一個妻子和兩個兒子,生活規律,冷血無情。這個黨把他從小職員拉到一個握有權力的位子,從此只有他欺負別人,沒有別人來欺負他的份。
他穿著乾淨筆挺的全套西裝。他叫做凡生。

(兩個部下架著湘君)

部下1:不好意思,要邀請你來我們局裡泡茶。
湘君:我做了什麼事嗎?
部下2:你做了什麼事我不知道,但一定有做什麼事,不然全台灣一千五百萬人怎麼偏偏就抓你?
湘君:我朋友呢?
部下1:他們已經在我們局裡了,你不配合的話他們會很麻煩。
湘君:你們不能隨便抓我,我又沒怎樣!
部下2:不配合調查,你心裡有鬼吧?
部下1:你們看什麼馬克.吐溫、馬克斯.韋伯,這馬克什麼不都跟馬克思相關?
湘君:我沒有辦法跟文盲說話,你拿起來看一看!
部下1:看了就跟你一樣下場誰敢看?
部下2:廢話少說,走!

(兩人將湘君丟到凡生的房間)

部下2:有人問說,幹嘛抓他們,他們做的只有打掃跟募款不是嗎?
部下1:沒事一群大學生聚在一起搞公益,怎麼可能只有打掃跟募款,一定是有目的的,
部下2:黨是這麼想的,不管是什麼黨,只要是,
部下1&2:黨,都會這麼想。
均凡:他們為什麼要抓他們?
護士:需要什麼理由嗎?

凡生:又是你們啊。(頓)年輕人很容易被煽動,你的愛國心容易被不法人士利用。
湘君:我們只是去掃地。

(頓)

凡生:貝多芬,《英雄》。每次聽這首曲子,就完全明白你們這些讀書人怎麼會前仆後繼的想當英雄。但人家是英雄你們是什麼,會賺錢了嗎?能自己養自己了嗎?學校栽培你是讓你學專業不是去掃地的。(頓)許湘君,你要說了嗎。(湘君沉默。凡生將門鎖上,把鑰匙放進襯衫口袋)在你說清楚講明白之前,這扇門是不會開的。
念在你是個女大學生,我不會怎麼樣,我就在這邊等,看你要撐到什麼時候。
湘君:我不知道只是掃個地還會有這麼多問題。
凡生:你要掃地以後還嫌不夠掃啊?要不要來我家掃?你以為這種藉口我會信嗎?沒事掃什麼地?
湘君:那叫無私的付出。
凡生:然後呢?除了掃地還做了什麼?(沉默)你知道讀書人最怕什麼嗎?(將湘君拉起趴在桌上)最怕丟臉。(凡生走到湘君面前,拉著她的襯衫)我問你一句,答案我不滿意的話,我就開你一顆扣子。在這裡我就是老大。上個月15號你人在哪?
湘君:我不記得。

(凡生解一顆扣子)

凡生:你是不是在街上買了《中華日報》?
湘君:是,但我不記得是不是那天。

(解一顆扣子)

凡生:而且還買了不止一份?是不是?
湘君:是。
凡生:你還記得你那時候跟旁邊的人說什麼嗎?
湘君:我不記得了。

(又解一顆扣子,此時凡生需要坐下)

凡生:好了,我覺得煩了。(呼吸困難)站著不要動!(湘君不動)接下來你自己解。
凡生:你承認你講過同情政治犯柏楊的話嗎?
湘君:我沒講。

(解一顆扣子)

凡生:你們一群人聚在一起,有看過魯迅跟沈從文吧?(頓)
湘君:沒有。

(解一顆扣子)

凡生:再這樣下去我看整件脫下來囉。
湘君:(頓)脫吧。
凡生:什麼?
湘君:不管你怎麼逼我我都不會承認,把我脫光丟到街上我也不會承認。
凡生:你以為我是吃素的啊?你不擔心你男朋友的安危?

(湘君靜默不語)

凡生:(看著湘君的內衣)站過來一點。(頓)你這個內衣是什麼牌子的?現在這個款式很流行嗎?美國的?(湘君沉默)回答啊,你當我這不是問題啊。

(凡生很隨意地彈著湘君的肩帶)

湘君:湘君感覺萬分羞辱,突然一個衝動讓她喪失理智,(突然用力轉身)隨便你要怎樣,但不要以為你可以羞辱我!
凡生:然後,凡生昏倒了。(凡生昏倒躺下)

均凡:這是什麼情況?

四、祕密

護士:湘君大吃一驚,自己可沒有碰到他啊,她探了探凡生的呼吸,確定對方還活著,要是死了她麻煩就大了。
湘君:湘君匆匆將襯衫穿上,她猶豫一下,伸手到凡生的口袋內想找那把鑰匙,在找的時候。
護士:她摸到襯衫底下有彷彿鋼圈的形狀,就好像她身上穿的那件一樣。
湘君:忍不住好奇,她拉開了凡生的領口。
凡生:看到身為男性的凡生穿著一件明顯過小、過緊的女用調整型內衣。
護士:原來凡生偷穿他妻子生產後的調整型內衣,把他勒得喘不過氣來。
湘君:這時候凡生,
均凡:醒來了。

凡生:凡生一個下意識他立刻抓住湘君的手臂。
湘君:湘君第一個反應就想逃跑但完全逃不了。
凡生:你看到了?
湘君:我沒看到。
護士:兩人沉默。
湘君:凡生拔出槍來指著湘君,天啊她感覺自己命在旦夕但又只能假裝鎮定有時候就是身體反應比什麼都快(湘君跪下),我死也不會說出去。
均凡:不要殺她!我要報警囉!
護士:他就是警察!
均凡:啊。
護士:放心啦,這把槍一直都沒有發射。(微笑)就是這把(拿出槍),這是凡生的遺物。

凡生:死了就不會說出去了。
這世界不能有人知道我的祕密,呼(喘息),
湘君:對不起,但是你那件真的太緊了……
凡生:我知道!等你離開我再處理……好緊咳咳咳……
湘君:需要幫忙嗎?
凡生:不需要!
護士:凡生拉開槍的保險,
湘君:我帶你去買合適的內衣!
護士:聽到拉開保險的聲音,湘君像是腦袋被打到一樣說了這句話——
凡生:凡生愣住。
湘君:你殺我會很麻煩,還要處理屍體、還要找到一個合理的原因,我要跟誰講?根本沒人可以講,你是局長,我只是一個學生,誰會相信我?而且而且講了對我有什麼好處?而且美國年輕人都裸體上街了,我們也要,也要跟著進步……
凡生:凡生沈默。
湘君:在美國也是有男人穿女生的衣服,蘇格蘭的男人不也穿裙嗎?
凡生:有這種事?
湘君:這沒什麼,比較開化的國家都這樣。
凡生:所以美國人都這樣?
湘君:我下次拿照片給你看,我去美國念書的同學寄給我的。
凡生:不奇怪?
湘君:一點也不奇怪,我們就是太保守了,發展才會輸給西方。(見凡生猶豫,又繼續講)以前在學校,早上升旗,天氣熱,有一個女同學突然昏倒了,後來才知道她內衣太緊了,處理這些事情我們很有經驗,女生當了一輩子也不是白當的,以後你可以找我討論,
凡生:討論。
湘君:對,化妝啊、口紅啊,腿不好看怎麼挑迷你裙啊,我上次買了一隻新的口紅,花了我一個月的,
凡生:什麼口紅?
凡生:聽到這個關鍵字,凡生猶豫了,他多麼想要一支口紅。
湘君:大部份當然都是以國家社會為重,但有時候打扮打扮心情都不一樣了。
凡生:他多麼想要一支口紅。(表現出多想要一支口紅的動作)

(插入曲為中島美雪的〈ルージュ〉〔口紅〕:
生まれた時から渡り鳥も渡る気で
翼をつくろう事も知るまいに
気がつきゃ 鏡も忘れかけたうす桜
おかしな色と笑う
つくり笑いが上手くなりました
ルージュひくたびにわかります
〔中譯:
候鳥並不知生來就要為渡海梳整羽毛
一留神才發現連鏡子都快忘記的那淡櫻花色口紅
真是可笑的顏色啊
現在的我已經很會陪笑了
每擦一次口紅就有所感觸〕)

凡生:饒你一命可以,但不要忘了,你的朋友張俊良的命,可是掌握在你手上。
如果有一個人聽到這件事,就殺你一個朋友,如果有兩個人聽到這件事,就殺你全家。
湘君:我一出這扇門我就什麼都忘了。
凡生:下個禮拜,西門町,中華商場。

五、口紅

(西門町街頭)
(口紅推銷員拿著擴音器,旁邊有行人們)

推銷員1:各位各位,走過路過不要錯過,挑挑看選選看,我們都有帶喔。
推銷員2:幫你們科普一下,小故事大啟示啦,口紅的由來。
推銷員1:三千多年前,蘇美人就開始使用口紅了。埃及豔后是史上第一位執迷於口紅的名女人。羅馬時代,皇帝尼祿的妻子同樣愛口紅,在她身邊有一百個奴隸,隨時幫她塗口紅,在皇后影響下呢,愛美的羅馬人開發出了獨特的口紅原料:一種富含水銀的海藻,有錢的羅馬人不知道這些海藻有毒,貴族們每天化妝,就是跟死神說哈囉。水銀透過嘴唇進入人體,最終中毒死亡。你看,口紅就是死了都要愛,死了不意外,挑挑看選選看,以前的有毒,現在的梅毒,你梅毒我淋病不要錯過不用難過……
推銷員2:欸你覺得如果羅馬人知道有毒,就不會用了嗎?雖然有毒但也不知道塗幾次才會死。
推銷員1:我不是羅馬人。
推銷員2:那你會選哪個?永遠不塗有史以來最美但有毒的紅色,然後很醜的病死,還是塗了有毒的紅色,慢慢中毒死去?
推銷員1:幹你媽莫吵賺錢啦。挑挑看選選看,不用難過愛美不是你的錯……

六、中華商場

(凡生與湘君出現在中華商場)

凡生:這張紙上面寫著我的身材尺寸(拿給湘君),我們要先約法三章。
湘君:請說。
凡生:我要買一套最好看、最年輕的洋裝、內衣、口紅和鞋子。
湘君:是。
凡生:我會假裝成陪你來買,所以,你學過摩斯密碼嗎?軍訓課有沒有上過?
湘君:沒有。
凡生:沒有?國家沒救了。好吧,簡單一點,你看到我把手靠在下巴上,就表示這套我喜歡,你就照我的尺寸拿。當然你也可以拿你覺得好看、適合我的。到這邊為止明白嗎?
下一個階段,我們到試衣間去,你要給意見可以,但是絕不能講到洋裝這兩個字,也不能讓別人知道是我在穿,
湘君:好,我會很隱密的行動。
凡生:什麼「這件洋裝你穿起來很好看」這些話絕對不能給人家聽到。
湘君:是,那我要怎麼告訴你穿起來好看還是不好看?
凡生:好,要是我問你說,昨天是哪個轄區報案?就是在問你我穿起來怎麼樣,明白嗎?
湘君:明白。
凡生:如果你覺得好看的話,你就說,上面的轄區,不好看,就說下面的轄區,明白嗎?
湘君:明白。
凡生:要是覺得款式好看但換個顏色,就說右邊的轄區。要是覺得顏色好看但換個款式,就說左邊的轄區,明白嗎?
湘君:等等我記一下,上面,下面,換顏色右邊,換款式左邊……
凡生:然後不能因為嫌麻煩就不給意見,我絕對看得出來你表面服從,陽奉陰違,明白嗎?
湘君:明白。
凡生:好,練習一遍。(站挺)昨天是哪個轄區報案?
湘君:左邊。
凡生:左邊,嗯……
湘君:嗯就是——局長說顏色可以但換個款式——
凡生:喔對,對,咳,很好,你有用心,很好。
湘君:(陪笑)謝謝局長。

(頓)

凡生:帶路啊,我是知道店在哪裡喔。
湘君:是的局長。請問俊良他現在還好嗎?
凡生:沒問題,好得很,有我在,沒人敢動他。
湘君:謝謝局長,請問我能去看看他嗎?
凡生:現在是你發問的時候嗎?(指著某件衣服)昨天是哪個轄區報案?
湘君:下面。
凡生:好,你有用心,很好。

說書:湘君帶著凡生逛進中華商場,她想了各種方案ABCD,就算引起懷疑,也能守住秘密。
說書:最麻煩的是俊良的朋友在當店員,如果遇見,要怎麼解釋她跟陌生男子一起出現。
說書:但在活著還是死去這兩個選項之前,這些都不是重點。
說書:但是那天他們完全沒有用到他們訂下的暗號。
沒有人看他們一眼,所有路人也都視而不見。
說書:因為所有人都在看,或聽,中日少年棒球對抗賽。

七、紅葉少棒vs日本代表隊

(商場上眾人聽著棒球轉播,凡生與湘君一邊購物)

不知道哪來的轉播:現在日本隊的投手站上了投手丘,現在是第六局,第六局,現在的比數來到2:0,我們的投手充分壓制對方打擊的火力,現在還沒有拿下一分,現在輪到我方攻擊,我們有沒有可能再把分數拉大呢?有沒有可能創造奇蹟呢?中華民國未來的希望都寄託在這些孩子身上!好的現在我們的打擊手準備好了,

(凡生拿著洋裝比劃,湘君欣賞)

給他們好看!給他們好看!一壘有人,投手投球,打擊出去!這個球直直飛出去了!全壘打!!!

(凡生將洋裝披在身上比劃,跟湘君繞場,繞不同店,有如四個壘包,分別從不同演員手上接過內衣、口紅、跟鞋)

好的,跟全場致意,全國同胞都被這一刻給熱烈地感動了!是一支兩分全壘打!

(持續播報,此時播報聲混雜著國歌響起,場上眾人立正,凡生跟湘君仍然像是閨蜜一般在國歌聲中拿著口紅。湘君看了看四周,凡生看了看四周,察覺目前眾人的注意力都在光榮的一刻──榮耀的國歌──沒人注意他們)
(湘君接過口紅幫凡生塗上)
(在昂揚的國歌聲中,塗著口紅的凡生立正站好,直視前方,湘君一直看著他)
(國歌結束,燈暗)

服妖之鑑:簡莉穎劇本集2

簡莉穎 著

一人出版社

繼《春眠》之後,劇作家簡莉穎第二本劇作集結,既以西方寫實劇《三姐妹》、《群鬼》為原型,寫盡華人家庭的瑣碎日常與愛恨糾葛;也由後漢「服妖」之說、明清「擬男」戲曲獲得靈感,透過一名白色恐怖時期「渴望穿女裝的警察」,揉合反串扮裝、性別倒錯與國家暴力於一劇。18禁首度公開劇作《直到夜色溫柔》,則描寫當代「約炮」文化,勾勒各種愛與性的慾望及困頓。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