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喜歡讀書 聯文書評|活得像一則娛樂八卦——讀《死了一個娛樂女記者之後》

聯文書評|活得像一則娛樂八卦——讀《死了一個娛樂女記者之後》

written by 陳建嘉 2019-04-09
聯文書評|活得像一則娛樂八卦——讀《死了一個娛樂女記者之後》

我是從一則娛樂新聞,才開始了解人生的。彼當年起,狗仔文化入侵媒體,受眾群開始熟稔於文字上活色生香的各種可能性,休怪張愛玲說她閒暇時都讀八卦小報,勞倫斯卜洛克從社會事件裡面尋找靈感,人類自始至終就有窺探他人隱私的慾望,因為我愛他(或是她),想要佔有對方的全部時間,但就連身邊人都不一定能夠了解,我們為何又想要去認識那個迢遠的大明星呢?

歌手影星們光鮮亮麗,歲月在他們身上永以安好,我們只要打開電視、報紙或手機,就可以看到他們的完美,我們也僅能在首映會或是演唱會,與他們有所交流,到底你們是怎樣的人,我真的真的好想知道。

《驚魂記》是電影史上第一部出現馬桶的電影,更讓我們直視馬桶沖水的畫面。為什麼呢?編劇史蒂芬諾是這樣說的,「接下來,你將會了解我們人類這個族群,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們要從讓你看到浴室的馬桶開始,接下來只會越來越恐怖。」

承認吧,我們往往都以能夠了解他人的秘密為樂。影視名人的私密生活,原來也是一種話題,他們背後的模樣,逐漸可能形成了賣淫、吸毒或是斂財,彷彿透過於此,我們就能發現自己沒這麼糟糕,雖然我們不像他們這樣華美,但至少,我們的道德標準比較高。小說《死了一個娛樂女記者之後》,以陰性化的口吻,穿梭於四位女子之間,戲份最重的劉知君、林姵亭在繽紛如同糖衣的娛樂圈內,讓讀者一探所謂的醜陋,在那些忍不住與大量現實人物對號入座的名姓,讀者似乎也滿足了窺探的慾望,辛辣又鹹濕,總是比較容易入口。

罩杯大小,酒精大麻,因為過度試探而一去不回的那些負面新聞,是否仍需要粉飾太平,倘若我們從來不知道某位看似正氣凜然的男星,其實是個濫情的渣男,又或者當我們看到一名千夫所指,口無遮攔的女星,是不是有可能想起張愛玲那句「如果你認識從前的我,也許你會原諒現在的我」。

或者也不。我們的娛樂新聞,或許也只能用在娛樂一途,但隨之而來的字字句句,都可能牽動著所有人的一生,這簡直比小說還要讓人不寒而慄了,不過也因為這樣,我們才能夠體認人生的種種可能性,喜劇與悲劇,生與死,娛樂與悲傷,始終一體兩面。娛樂新聞永遠都是這樣,以為與我們所有的人生無關,但其實,又跟一切息息相關。

死了一個娛樂女記者之後
柯映安 著,鏡文學出版

八卦周刊娛樂女記者劉知君,因工作過度陷入昏睡,錯過了同事林姵亭命喪酒店性愛毒趴前,最後傳來的求救訊息。大家說,姵亭是用身體交換新聞、甚至金錢的虛榮妖女,但她不信。知君想贖罪,想追蹤真相。同事、恩師、上司,有誰能幫她一把?誰又能夠信任?而她自己的懺悔心與正義感,又摻著多少野心?大家都笑娛樂新聞難登大雅之堂。知君偏不死心,想挑戰那條不可見的界線:新聞豈有高尚、低俗之分?

當她毅然起步,才發現贖罪之途竟是姵亭的舊路──假賣淫、真臥底。正義女神與落難天使,哪一個才是她的身分?她能否追尋到自己想要的真相?或者真相,不過是真與假的無解迷思。

 

文|陳建嘉
喜歡寫作,喜歡電影,喜歡音樂。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