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喜欢读书 作家读书|黄丽群

作家读书|黄丽群

written by 编辑部 2017-09-20
作家读书|黄丽群

有没有一部让你废寝忘食的小说?

司马辽太郎的《太阁记》,我曾在脸书上提过,其实读完了,还读三岛由纪夫的《盛夏之死》,他的短篇小说很好看,就是一个天才,里面有很多是他二十几岁时写的,是天才光芒闪瞎人的时代的作品,读的时候觉得好炫目,一直被他的光亮所迷惑。比方说〈盛夏之死〉这一篇,故事很淡,一切都很淡,他写了很多日常的事情,但里面的情绪非常可怕,充满毁灭性和暴力感,却无法明说那种感觉。

 

阅读的时候会有所谓的魔幻时刻吗?

就是一直想说:「干,快要看完了不开心」,就很魔幻啊,大部分的时候大家都只是都在想,我想要在读书时赶快把书读完。有些时候所谓的魔幻时刻就是──我不希望它结束,或者是会觉得脑洞大开的时候。言下之意,你知道大部分人类的经验或是感觉都描述得差不多,但总会有人用新颖的诠释方式,这件事情让我着迷,这些作者用充满陌生和新鲜感的方式去描述我们熟悉已知的现象。比方毕飞宇,他写的东西其实很古典,题材也很古典,可是他在描述事件上永远都有使用新的语言。

 

不喜欢看侦探小说,是因为想要知道结局,而不能享受那个过程?

我想要直接往后翻。应该说,侦探小说是一种你已经知道结局的东西,侦探小说所做出的承诺就是你会在最后一刻知道结局,知道谁杀了人⋯⋯侦探小说就是这样的存在。侦探小说的核心之一,就是最后读者会知道杀人凶手是谁,我们会知道他怎么杀的,不管是密室,或是本格推理,不管中间的路怎么走,它内含一种承诺,它的承诺就是──谜底最后会被解开。

 

如果是推理类型的电影也不喜欢这样的题材吗?

我觉得电影这件事情好像也是。像有一个影集是叫Law & Order,比较像CSI,某程度它对我来讲就是可看可不看的类型,如果我看它可能只是为了杀时间,因为我知道它到最后一定会承诺我解决问题,不会有任何一集是即使到了最后,问题没有被解决或找不到凶手,可是那样我就不会主动去看,除非是很无聊、杀时间,没东西看的时候我才会。

 

阅读完一个作品后,会不会猜测后来发生什么事情?

不会。我没有关心这些事,不会觉得那是一个重点。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大会有这种心情,可能是因为我觉得不去做类似的设想,对我来说在某程度上是对作者的尊敬,我尊敬他把事情留在此刻。所以作为读者的我也不会特别关心。当然试图去思索并不代表不尊敬对方,那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但对我来说可能是我对于这个作者创作意图的尊重,如果作者停在这里,那就这样。

 

有没有特殊的阅读习惯?

我很普通,我觉得书这件事情不要把它神圣化,不管是书的内容或是书这件事情的存在,神圣化对于推广阅读不是一件好事,因为神圣化就代表你跟它有距离。书就是要让你觉得很亲近,我们从小会养成的一种心理压力,觉得买书不读很糟,或是我们会觉得这本书没读完就不要买新的书。可是我觉得书又不是食物会过期,看到喜欢的书就买,然后没有读完或只读了一半也没有关系,你有得到什么就好,我觉得这样的心态比较健康。

 

理想的阅读环境是什么样的状态?

睡前吧,床上很舒服。不会有特定时间,想读就读,现在我有用电子书的习惯,但我不会坐在书桌前看书,这样坐不久,所以我大部分都是在一个可以维持较久的姿势,躺着可以躺很久,或在沙发上卧著,我反而可以维持较长的时间。

 

旅行的时候会带书吗?

我以前会带现在不会,因为后来发现不会读,徒然在包包里面增加重量。你总是觉得自己会读,骗肖仔,不会!旅行的时候很多事情可做,如果要读书的话在家里读就好了,在家的时间那么长不读,旅行的时候去读,好像有点奇怪吧!但如果刚好手机里有电子书,可以在等待飞机的时候看一看。我以前也会带那种我知道看过就会放在飞机上的书,或是干脆留在旅馆。

 

是否有对你的创作产生关键性影响的书?

没有,这个很难,我没有因为哪本书特别而产生什么想法。我小时候很喜欢看书,我想会走这行的人大部分小时候都满喜欢看书的,但你就是喜欢看书,这是一个累积的过程,对我而言没有决定性的状态,或是决定性的作品。

 

 


黄丽群
政大哲学系毕。曾获时报文学奖、联合报文学奖、林荣三文学奖。著有小说集《海边的房间》、散文集《背后歌》、《感觉有点奢侈的事》,与郭英声合著《寂静:看见郭英声》。

 

◆本文原刊载于《联合文学》第395期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