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Author
Author

罗毓嘉

  • 岱颖的嘴很刁,很坏,又很好。——那是任何具体与抽象意义上的刁,坏,与好。读诗,唱歌,饮酒,抽菸,吃饭。以及,评论。 认识岱颖十多年来我真的怕死他也爱死他了。也是具体与抽象意义上的怕与爱。怕他(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