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驻站作家 群岛既视|陈冠良:就这样一直看着黑洞的脸

群岛既视|陈冠良:就这样一直看着黑洞的脸

written by 陈冠良 2019-08-23
群岛既视|陈冠良:就这样一直看着黑洞的脸

莉莲戒不掉脸书,但她每回滑脸书,心情都会不好。那些假装自贬、实则自褒的贴文,那些呼之欲出的丑闻祕密,那些原本需要几年沉潜的功夫一下子就被花拳绣腿替代了。虽然网路改变了社会的知识结构,拓展了资讯传递的宽度与速度,但人性依旧如故。

你来回比对着按赞的朋友名单。愈比愈气恼。明明你贴的照片更出色,搭配的文字更风趣,可是按赞数却落后?

彼此共同的朋友占了总数的近半,你一直很欣赏的S赞了他,却遗漏了你。你知道是脸书演算法的影响(除此之外没有一个让你安心的理由),否则以S的眼光与品味怎可能对你的贴文无动于衷,不动动手指点赞点爱心,留言表达些什么?S的动态墙上肯定没有出现你的动静。

之后,你从他的贴文发现他与S去逛了 180 天后就会消失的快闪书店的自拍合照。看着他们状似熟悉亲暱,兴高采烈的,你向来自我感觉良好的优越感深受打击。怎么S找他不找你?凭什么他可以获得S最多的关注?为什么是他而不是你被喜欢被……爱?

你好伤心。但只有一下下。

脸书极度残忍,对个人生活带来的杀伤力高过它所能提供的抚慰。虽说是用来建立加深友谊的软体,但爱并不真正存在。如果心中无情,任何虚假言语都能出口,用词皆毫无顾忌。

被漠视是挑衅,是对尊严的挑战。你不发声不诘问,那是拉低身段的行为。你不屑。你鄙视他们肤浅的「炫耀友谊」行为,进而轻贱起脸书对你情绪造成的迫害。你跟他们不一样。你决心拒绝脸书侵占(掌控)你的生活。(同时,暗暗感动起自己摆脱桎梏的高度自觉性)。

结果呢?

先说戒脸书。做不做得到、能持续多久是其次问题。戒脸书就像酗酒的人要戒酒,侥幸忍过症头发作高峰,但一碰到借口或机会,意志轻易失足,便又归籍酒乡。新的交友邀请持续增加,许多比S更加引你好奇。很快地,坏心情像凉透了的汤,某日,你一时兴起(比较像冲动)上网贴了张情境照,发短文,说自己多久没用脸书了(仿佛在戒酒互助会上骄傲宣称自己已经多久滴酒不沾),然后又默默观察著谁来按赞了,谁没有……

脸书真正是个黑洞,只要注视了它(点开它),不经意地,你看你看,你又沦陷在那张每天表情看似层出不穷,其实一成不变的脸。

延伸阅读

群岛》,胡晴舫,麦田出版

在这部动员「小说中的小说」设计的她/他——创意教父,网红女神,离群的愤青,隐抑自我的小说作者,在网路活得更精采的带风向者,痴等情人的女强人……——始终是独自一人,以求爱的热望为桨、自身孤寂作筏,划入网海滔天巨浪;年龄跨度将近三十岁的他们,也从来都是一群人,无分新旧人类,几乎无能脱出这片汹汹大海。包括书中「小说作者」在内,「没有人是局外人」。

三一八学运,网路霸凌,媒体衰微,同婚入法……胡晴舫敏锐地将这几年人们强烈共鸣或几近公审的时事结合进小说,大格局地思索「台湾」的角色性格演化;同时见证科技如何改变我们的世界,动摇对「真实」的认知;更是锐利指陈,我们如何轻易地弃守一己所有,甘愿随波逐流、习惯于郁郁寡欢。

世代、爱情与网路,竟然都教我们活得卑鄙,自觉渺小…….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