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藝文行事 茱萸的孩子-光中時廊

茱萸的孩子-光中時廊

written by 陳素芳 2019-10-15
茱萸的孩子-光中時廊

余光中說過,寫作是為了鍊石補天;他的文學精神終將影響了一整個世代,以及一整個世代的孩子,如今他告別了肉體,而後曾與余光中有過相會的人,時間或長或短,都和余光中交織出屬於自己的鄉愁。

光中時廊

陳素芳/撰文、圖片提供

一九八五年余光中自香港返台長居,自此多數作品均交由九歌出版,肩負編輯任務的就是陳素芳。展開與余光中長達數十年的密切情誼。

一九八五年,余光中自香港返台,一首〈讓春天從高雄出發〉,開啟他晚年在高雄的文學歲月。十二月十五日,與藍星詩社同仁在台北小聚,確定藍星詩刊由九歌出版社印製發行。前排左起:周夢蝶、蓉子、羅門、余光中。後排左起陳素芳、蔡文甫、范我存、張健、向明、黃用。二○一五年出版最後一本詩集《太陽點名》,作為書名的詩,正是為高雄澄清湖而寫。

一九八七年,余光中籌畫梁實秋祝壽文集,準備在他八十七華誕時當面獻書,並已擬妥「秋之頌」、「碩果秋收」二書名。梁先生在十一月一日親筆函屬意前者,卻在三日當天接獲梁先生過世的噩耗。祝壽文集成了哀悼專書,余先生當面獻書不成,只能在梁先生墓前焚寄。

余光中對當代文壇另一貢獻就是他編的文學選集:巨人版的《中國現代文學大系》,九歌版的《中華現代文學大系1》、《中華現代文學大系2》,從一九五○到二○○三,三部大系涵蓋五十年,呈現二十後半世紀台灣現代文學的總成績,文類涵蓋詩,散文,小說,戲劇,評論。他為三部大系寫的三篇總序,析論文類面貌,爬梳時代氣息與文風消長,正是半部台灣文學史的脈絡。

二○○三年《中華現代文學大系2》新書座談。左起:張曉風、余光中、李瑞騰、蔡文甫。

一九九八年余光中七十大壽一九九八年,生日當天他同時在台灣五大報副刊上發表新詩,文友戲稱:「全台灣都在為他祝壽」,九歌則同步推出他全新的詩、散文、評論各一本慶生。評論集書名《藍墨水的下游》。

二○○八年,余光中八十大壽,他說這回要「自放煙火」,推出詩集《藕神》、文集《舉杯向天笑》以及譯作《不要緊的女人》,他自得的說:「我這些都是樹上剛採下新鮮的果子,不是風漬的乾果。」八十壽慶由台北市文化局,九歌出版社,中華民國筆會合辦。左起:蔡文甫、余光中、范我存、謝小韞、歐茵西

余光中參加二○○八年九歌三十周年慶。左起:蔡文甫、余光中、司馬中原、張曉風、張拓蕪、漢寶德、廖玉蕙、傅林統、李唐基

余光中手繪「梵谷一生的行旅圖」。二○○九年《梵谷傳》重新校訂出版,八十一高齡的余光中像重譯一本書般,找到半世紀前為方便翻譯拆開的原文,三十五萬字對照校訂,更動部分譯名,手繪「梵谷一生的行旅圖」,為梵谷名畫解說,親製人名所引,視其與梵谷的關係介紹當時重要畫家,幾乎可說是十九世紀印象派畫家的導覽。

余光中送給九歌最後的祝福:「由不惑到堅定」。二○一八年九歌出版社成立四十周年,余光中特以中文的「四十不惑」,以及英文四十的引申語「堅強不屈」和而為「由不惑到堅定」為九歌祝福。

余光中最後的著作《從杜甫到達利》。

陳素芳

台大中文系畢業。自一九八二年起即任職於九歌出版社,由編輯,主編到總編輯,迄今(2019)已三十七年。編輯當代華文文學叢書超過一千五百本,另有文學史料套書,兒童文學系列等,合計近兩千本。曾獲第二屆五四獎文學編輯獎及第四十二屆金鼎獎特殊貢獻獎。

0 comment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