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主題特輯 【金馬56】走入雨林中的庭園,專訪林書宇《夕霧花園》:在限制中創造人味

【金馬56】走入雨林中的庭園,專訪林書宇《夕霧花園》:在限制中創造人味

written by 鄧觀傑 2019-11-15
【金馬56】走入雨林中的庭園,專訪林書宇《夕霧花園》:在限制中創造人味

近年在台發展的馬來西亞導演已隱然形成系譜,台灣影迷大概不會對蔡明亮、何蔚庭、陳勝吉、廖克發這些名字感到陌生。但反過來以台灣身份拍馬來西亞電影的導演,林書宇和他的新作《夕霧花園》絕對是特例。《夕霧花園》以馬來西亞英文小說家陳團英的同名作品為底本,不單找來了李心潔、阿部寬、張艾嘉等巨星坐鎮,甚至還獲得馬來西亞最大的影視集團 Astro 及國家電影發展局 FINAS 的支持。林書宇帶著這些大馬華語電影罕見的優勢,讓《夕霧花園》最終成功入圍九項金馬。但我們不免好奇:為什麼是林書宇?

採訪當天正值電影宣傳期,前一組採訪的團隊才剛離開,林書宇很快地抽了根菸,馬上又把我們接進辦公室裡。導演經過一整天的採訪馬拉松,卻還是一派輕鬆,他和我們聊電影的緣起:「就 Astro 製片有一天寄臉書訊息來,說他們要改編陳團英的小說《夕霧花園》。因為他們之前看過我的《星空》覺得很喜歡,所以想問我有沒有興趣看一下劇本。」然後他大笑,「雖然我也不知道《星空》和《夕霧花園》有什麼關係啦。」

攝影|YJ
攝影|YJ

禁忌叢林中的成人愛情故事

在林書宇的電影家譜裡,關係不明的可不止《星空》和《夕霧花園》。

林書宇的電影風格多變,他第一部長片從男性氣息濃厚的成長電影《九降風》開始,忽然轉向溫柔魔幻的《星空》;這以後導演遭逢變故,卻以極成熟冷靜的語調拍出與先前作品完全不同的《百日告別》;與電影一起出版的散文集同樣寫得細膩動人,充分展現林書宇遊走於不同藝術維度的能力。這樣看來,林書宇和《夕霧花園》好像也不是太令人意外的組合。

「因為我不想先被劇本影響,所以接到訊息以後我就去找了小說來看。」導演回憶說,「小說寫得很動人啊,我在裡面看到了一個很成熟的愛情故事。因為現在很多愛情故事都有簡單化、年輕化的傾向,所以我就想要來試著做一部成熟的真實的愛情電影。」

但要走入這座叢林歧路間的庭園,單憑粗勇是不夠的。陳團英《夕霧花園》以戰後馬來亞為背景,表面上是愛情故事,但背後牽扯著馬來西亞建國的起源,早已成為各方爭奪詮釋權力的戰場。在處處是禁忌的狀況下,作為外來者的林書宇進入叢林後,挑戰才剛開始。

攝影|YJ
攝影|YJ

在限制裡,創造一點人味

「做任何一部歷史片,哪怕是自己的歷史,首先當然要做非常大量的功課。」導演透露自己有段時間對歷史和人物傳記非常著迷,曾經蒐集過大量和台灣黑蝙蝠中隊有關的史料。這次要拍馬來亞,他更是勤奮地閱讀大量新馬歷史書、翻找當年留下的紀錄片、甚至跑去請教當地大學的歷史系教授。

「在做調查工作的時候,你會得到很多劇本裡沒有的細節資訊,有些我覺得蠻有趣的就會想要放進去。這裡面當然有官方的角度,還有廖克發這類為馬共說話的角度,兩方的說法我都試著去理解。」「像電影裡提到馬共刺殺馬來亞最高專員 Edward Gent 的事件,那其實不是預謀犯案,而是一場意外。這些細節是我讓馬共更人性化一點的方法。」林書宇坦言,「我知道官方對我呈現的馬共面貌會有些限制,但我會盡量在他們的台詞和行為當中找一些人味。像馬共襲擊大宅的時候,首領因為誤傷自己的哥哥而停止攻擊,這也是我為了讓他們多一點人味才加進去的。」

電影裡的日本園林師為了將大千世界納入一方庭園而耗盡心神,面對已自成世界的小說和龐大史料,林書宇同樣面對這樣的兩難:「改編就是取捨。因為電影畢竟就只有兩個小時,你需要去找到你要講的角度。我們很早就確定電影要講的是個成人的愛情故事。歷史背景當然會發生影響,他們不可能在一個泡泡裡面談戀愛嘛,但核心是阿部寬和李心潔兩個角色的情感。」

攝影|YJ
攝影|YJ

看見夕霧,和遠方的事

阿部寬和李心潔在電影裡有場極為動人的情慾戲,導演讓愧疚、憤怒、愛欲、懺悔等種種矛盾的情感在短短幾分鐘裡糾纏搏鬥,張力撐得幾近破裂。「在成人的愛情裡性這一塊是跑不掉的。」他說,「但不管是對角色還是演員,性畢竟是很私密的事,所以我在影像上要處理性不可能只是為了愛情,而是要在上面附加一個更複雜的情感。」

百感交集的性,林書宇似乎著迷於這樣的技藝。

早年他在《九降風》和《百日告別》裡都安排過脫離常情的性,但為了顧及觀眾反應,這些戲最後都很遺憾地被刪去。問起導演會不會擔心台灣觀眾對《夕霧花園》的反應,導演思考了一陣:「《夕霧花園》畢竟是個愛情故事,愛情的語言是共通的,所以我想台灣觀眾還是會感興趣。我比較擔心的反而是他們對整個歷史背景的漠視,因為台灣人普遍看不起東南亞啊。這其實會形成一種惡性的循環,比如我接觸到的馬來西亞華人,他們看台灣的態度就讓我聯想到台灣人看日本人的態度。」

他舉例說,「像我們的剪接師很愛說台灣多好多好,我就罵他:『你們的好東西也很多,為什麼只看到自己的缺點?』我覺得大家都是人嘛,雖然因為環境的關係難免會有歧視或分別心,但我很努力想要擺脫這些東西。」帶著這樣的誠意,林書宇邀請台灣觀眾進入這座陌生的夕霧花園。

夕霧,其實典出日本帝國驅逐艦「夕霧號」。二戰期間夕霧號從中國沿岸南下護送艦隊到馬來群島作戰。與此同時,高砂義勇軍和臺籍日本兵也被送往南洋戰場,有的就從此死在南方。

或許那片看似遠在天邊的戰場,並不如我們想像的遙遠。

攝影|YJ

採訪撰文|鄧觀傑
馬來西亞人,國立台灣大學中國文學系畢業,現就讀國立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碩士班。曾獲二○一七年香港全球華文青年獎首獎、二○一八年青年超新星文學獎小說首獎。

攝影|一J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