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栏 【手写日记|一月】邓九云

【手写日记|一月】邓九云

written by 邓九云 2020-01-02
【手写日记|一月】邓九云

点我看今日日记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1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1

2020.1.1

醒来时想到人与人之间的对话,听不懂是一回事,但无法试着理解话语中的情感,是另一回事。
起床后,还是以德文读书会开启新的一年,然后,又不小心睡回去了。

看了《兔嘲男孩》喜欢剧本的巧思,但某些东西无法钻入。可能是前几天《燃烧女子的画像》余温还在烧,其他的温度都无感了。

台南演出的美术有了方向,剧本大纲交出去,那应该是给导演最好的新年礼物。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2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2

2020.1.2

很久没好好睡饱,今天起来近中午竟然还充满著笑意。阳光很好的下午,又重看了一部份《夏日之恋》,女主角说完美的爱只能持续片刻,但这片刻不断重复。

晚上和好友去了朋友新开的店吃饭,Blue Cheese 葱油饼真的好有创意,又好吃,改天自己也试试看。

睡前想到昨天电影里的 Rilke 就是里尔克,又赶紧找出我的圣诞礼物,《最好的里尔克》学一个单字:Einsamkeit(阴性)寂寞。

Einsamkeit wie ein Regen.  寂寞像雨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3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3

2020.1.3

今天的瑜珈课在练习骨盆的稳定,虽然动作都很小,但腿都在抖。锻炼骨盆似乎会让心情稳定一些。下午回到家,趁著太阳光能照到时,艾灸了一个多小时,果然没有午睡,精神也很好。

晚上和家人吃饭,庆祝妈妈退休了,41 年都没换工作,很了不起,或是那是一种别无选择。我说我也没换工作,但感觉每接一个案子,就是全新的工作。走着走着,身份也慢慢改变了。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4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4

2020.1.4

新的德语课本上是一位熟男帅哥,接下来又要盯着他一年。
班上有些新同学又要自我介绍,每次我都会从「演员」、「作家」2 选 1 说。老师都会再和同学解释是什么意思(还好没有更多问题了)老师问每个人为什么学德文?只有我和 H 是没什么目的,我说喜欢德国电影,但讲完又想我也喜欢法国、义大利、日本……,就讲不完了。可能我的目的要等我学到不想学了,才会知道吧。(甜点日吃了柠檬磅蛋糕,和栗子派)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5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5

2020.1.5

我想算算看能做出几种口味的义大利。
今天用蒜味台式香肠加香菜,但因为太少吃香肠,总怕没熟。

为了读《马尔泰手记》去市图办了借阅帐号。图书馆阿姨从仓库里帮我取出来,后来我带上公车看,鼻子过敏了一整天。发现家附近的市图原来藏书很足,有点开心。或许下次试着翻一座小山来也蛮好的。

剧本进入最后 2 场,发现很难写一个说的话都对,但其实是个差劲的人的角色。尤其在这种限制之下。


2020.1.6

今天去了一个神奇的地方受访,常常访问后我都觉得自己似乎又说多了。总是会担心对方回去不好写,所以就拼了命地讲,事后都觉得好笨,其实大家可能根本不需要知道那么多啊。

睡前忍不住看了一下两厅院女儿房的票,缓缓进入五成……离开台北的票真的不好卖,又是在这段尴尬的时间。但今天灯光设计谈得很开心,小巧有小巧的做法,就慢慢调整成 5 年前第一次在台北做读剧的心情吧。还是好期待台南的牛肉汤哦。
( p.s 有人发现前几天的「派」写错了吗?难怪看起来怪怪的,派、派、派……)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7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7

2020.1.7

七点半就起床工作的感觉很好,又完成了一场戏。
重新拿出女儿房的文本和台南的空间图纸上排戏。周日就提前下去办工作坊,所以早早就开始打包道具,想到自己还得带一颗大气球坐高铁,会不会有问题啊?

下午带 Cookie 去山上走了一圈,看到一大片植物像被烧过一样,但好像只是枯萎。肚子就突然痛了起来。Cookie 一路夹着尾巴陪我走完,真是一只敬业的小狗。

这几天再看《巴黎评论》实在太精彩了。
我真的好爱看访谈文章哦。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8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8

2020.1.8

昨天把我喜欢的作者的《THE FIRST BAD MAN》看完了。
看到她说自己要出新书就好期待,不知道这次又要搞什么怪。

想起这几个月陪一群舞者发展独白,这是一次很过瘾的经验。创作就是只要遇上有想法的伙伴,东西就会一直扩散、延伸,这和我去年书写课的感觉很像。工作时大多得一个人躲在家一直写一直写,但如果有一些外部的调和会比较不会撞墙。

看《夏日之恋》时,就想来讨论原著和电影的表现方法。也许可以开始慢慢累积课纲,自己研究研究。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9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9

2020.1.9

这种公开日记的感觉很奇妙。到底要当成没人在看还是像跟读者说话的感觉呢?日记的私密性是否成为了一种工具?曾经我也是有写日记的习惯,但当我发现我只是纪录了许多负面的情绪和想法,那是一种发泄,但不是我想未来的自己看到东西。我就不太写了。那些当下的情绪来得快去得快,没什么建设性的价值,我就很少写了,只是记下看过的书和电影,有时也来不及。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10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10

2020.1.10

一起床就发现厕所漏水,最不会处理这种事了,人都还没醒就被吓醒了,感觉是麻烦的问题,又快过年了。
今天瑜伽和上星期的主题一样,平日自己有练习,所以昨天就没那么吃力了,骨盆的稳定真的好重要。如果柔软和肌力我会选后者,不需要使用到那么极致,但有能掌控的身体。
明天就要投票了,气氛有些紧张,希望是好天气。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11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11

2020.1.11

一早起床投票后,又无法专心做什么事,打开 Netflix 看了好几集《The OA》,实在很怕追剧,一看就没完没了。
晚上一个人在家改剧本、看开票,不管怎么样今晚一定要好好睡觉才是。今晚 Cookie 也不在,希望她也能睡好。小狗下午看医生,挨了 2 针,也处理了脖子上的东西,她好勇敢,一声都没叫,乖 Cookie。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12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12

2020.1.12

到台南了,晚上的自由书写工作坊不小心太多人。第一次要游走在 3 个房间里带活动是很特别的,虽然有点吃力,最可惜的是我没办法和大家一起写。最后大家都带走了自己的诗,还有那份小礼物,相信会是 2020 全新的方向。

明天就要进场了,最后一场硬仗,期待也兴奋。这几天有室友,会演戏也会画画的舒勤。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13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13

2020.1.13

出外工作很容易睡不好,今天在空间工作了一整天,灯基础的部份都完成了,装置的部份完成了一坐拉线,没完全弄好前看起来都和心里想的有些落差,不过能有自己的团队是很满足的事,不像写剧本一个人奋斗到死…。
剧本的部份也完成了,只要再顺一次,就能交给导演了,我就更能专心处理《女儿房》的演出了。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14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14

2020.1.14

第 2 天进场,台南新的演员加入,一切在慢慢累积起来。中午吃饭时,花椰菜上好多虫,因为有心理准备,就没那么大反应,或许生活就是累积这些心理准备,真的经历过的、或是听过的,等到发生时遇到就知道怎么应对。当导演也是这样,一点点发现学习,一件件解决,明天就会更确定了。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15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15

2020.1.15

剧场就是一个会失去时间感的地方。幕帘拉起来外面的世界就不存在了。附近有间看起来很厉害的日本料理,但是我已经连去四次都没吃到。:(
晚上的身体工作坊,来了些没见过的面孔,伙伴带了些新活动,依然可以看到大家的创造力,以及人与人碰撞的火花,真的好希望看见大家都在创作,因为那是唯一的解药。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16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16

2020.1.16

今天还是没吃到日本料理,公休日,明天再战。
晚上技术彩排终于能看到全貌了。就算文本不变,只换了一个演员,加了音乐,换了场地,一切都不一样了。而且在最后几天票如愿卖完了,剩下就是专心演出了,明天就首演,对于自己又创造了一个全新的房间,感到不可思议。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17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17

2020.1.17

终于在首演的中午吃到日本料理了,还见证到客人和老板吵架,结果前面的 6 个人就离开了,后面的客人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幸运啊。
首演顺利结束了,当导演和演员最大的差别也就是,此刻导演的工作就告一段落了,而演员才正要开始,台南的走位设计改了一些,结束的时候,我让安琪离开了房间,因为「父母给孩子最好的礼物,就是走得越远越好。」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18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18

2020.1.18

《女儿房》演出圆满结束了。这 3 场,从彩排开始,每次讲到「永远的辈子」时,有一颗灯就会闪,Timing 非常准确,我们相信那是表达共鸣的一种方式。
搭上最后一班高铁回台北,12 点多的捷运竟然满满的,或许这就是快过年的感觉。这一周像一场梦,一下就醒了。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19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19

2020.1.19

早上睡眼惺忪去开会。第一次以剧作家的身份和制作团队开会,整个人充满力量,立刻清醒。导演对剧本有感觉,算是松了一口气,期待演员读本。
今天下午连续看了 2 场在展览空间做的演出,让我重新思索大家是如何看待「表演」这件事,以及所谓的「跨媒」。创作者在跨越后能否真的把脚踩深下去,还是只是单纯跨越形式和媒材就称为跨媒了吗?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20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20

2020.1.20

晚上去和舞者们排戏,这几个月看着他们从害怕说话到可以享受讲独的时刻,看着看着充满了成就感。搭上最后一班捷运,很晚很晚才睡。
手边的事情都告了一段落,想休息又害怕那突如其来的空虚感,学会放松一直是我的课题。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21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21

2020.1.21

今天帮好朋友庆生,喝了一杯 Sherry 酒,开始喝的时候,觉得味道有点太重,但后来吃东西配着感觉很不错。
一整天几乎都在休息,把《The OA》看完觉得空虚,因为听说不会有第三季了,我很喜欢里面用了一些荣格的东西,其实概念是很深的,或许过好些时间再看会更多人能接受。觉得好久没去看电影了,明年趁过年前走走。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22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22

2020.1.22

身体太累睡到中午都爬不起来。下午去看了修复版的《在黑暗中漫舞》哭得头都痛起来,那种创作者的残忍一直都是让我非常佩服的,但每每在创作过程要对自己所爱的角色下重笔,都让我很抗拒,或许这就是目前最大的一关。
下午去花市买了 2 盆植物,心情就好些了。我的小小植物园又增添了新朋友,家里那盆半枯的艾草也渐渐回神了。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23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23

2020.1.23

原本只是想稍微做打扫一下,结果也是弄了一整天。清空磁砖一块块刷,但刷完的好像也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同,最值得说嘴的大概是清抽油烟机吧,还有阳台的废物,哦,还有除尘螨。
每次打扫时都觉得心情特别愉快,我说是不是可以去应征清洁小帮手,潜入陌生人家里找有趣的事,像 Sophie Calle 一样,哈,只是开玩笑的,像我之前说要去卖车一样(我根本不懂车啦)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24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24

2020.1.24

下午和凯西拿《马尔泰手记》,原本约的咖啡店关了,结果我们去了麦当劳,才开了几天而已。有趣的是那里在 20 几年前就是麦当劳,我们小学的回忆,走在巷口看到一个大 m,瞬间回到 10 岁星期三下课的感觉,而凯西正是从小学就认识的好朋友。
家里年夜饭这一代只剩我了,平时的晚餐,家人依然健康,过年的气氛少了,但生活依旧便是最好的了。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25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25

2020.1.25

大年初一陪爸爸妈妈,乖乖当女儿。其实每年过年听到他们在厨房斗嘴都会觉得有趣,客厅是他们追剧的地盘,我在餐桌复习德文,偶尔也追剧,只是东追西追,最后不知道自己看了什么。前几年过年都在写东西,今年没写心里却有点空虚,什么都没做,有种越休息越累的感觉。
新年快乐,平安。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26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26

2020.1.26

下午抽空去看了《她们》。Greta Gerwig 是我喜欢的创作者,从《Frances Ha》开始,虽然《Lady Bird》差强人意,《她们》里的选角也不是非常完美,但我还是认同每个时代都要有自己的「小妇人」,那么我们呢?我们的那个是什么?

「像月亮一样,生命确实有不断背向我们的一面,但它不是与生命的对立,而是生命的补充,使它达到完善,达到丰盈,达到真正完满和充实的存在之球。」——里尔克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27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27

2020.1.27

今天看了洪尚秀的《北村方向》是 2011 年的电影,相较起来和他前几年的电影没有太大的不同,说故事的方式和演员的表现依然是亮点。
另一部是《The Souvenir》。大多数的时候,非叙述性的情节都是比较吸引我,因为在观看的时候,会出现许多自己的想法,有些和电影有关、有些则无,但叙述主轴明显的电影,就会跟着走,或说被牵走,不容易出现灵光一闪的东西。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28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28

2020.1.28

翻起中国大陆过期的摄影杂志,从 2011 年开始搜集到杂志被禁,改版再上,似乎没有旧版本的好看,虽然是前几年的东西,每次看都有新的灵感。今天看到的美国摄影师 Alec Soth。其实摄影计划和写作计划很像,总能从中获取不熟悉和新的资讯。
还找了 Lars Von Trier 2011 年的《惊悚末日》来看,特别喜欢第一颗镜头,还有第一部分。但我喜欢看 Charlotte Gainsbourg,甚至还听了她的专辑。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29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29

2020.1.29

今天看的电影实在太难看,不值得一提。我很容易被主视觉吸引,而且主题如果是讲女演员的,通常都一定会看,但往往都不怎么好看,不是演得太过用力,就是剧本不够精准。
快把 Lydia Davis 的《The End of the Story》看完了,真是本有趣奇妙的小说。每次看她和 Mirada July 都有种好点子都被她们用完,我还能写什么的感觉。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30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30

2020.1.30

发现萝卜是很会变身的食物。萝卜糕、柳丁萝卜泡菜(自己做的)、辣萝卜丁,还有萝卜排骨汤全是不一样的味道,但红萝卜就没这能力了,所以害怕红萝卜的人,永远都害怕。
在家躲了一整个假期,今天也终于踏出家门了。整个下午阳光普照却冷得发抖,大家都戴上了口罩,我却想不起以前 SARS 的时候口罩也那么难买吗?但一直记得国家剧院那张全体观众戴口罩看演出的照片,希望今年不会再严重下去了。today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31

手写日记|1月|邓九云|1/31

2020.1.31

今天意外上了一堂阳瑜珈,有点不太习惯,平常都照自己的呼吸,一下要跟着老师的口令,总有点来不及换气。
日记来到最后一天了,以为一年已经过完一个月,好像没做什么事。回头翻看,才发现其实完成了一个规模不小的剧本,完成《女儿房》的演出,过了年,然后正要开始新的计划。原来写日记的目的,是为了感谢自己每一天努力生活着,有时快乐、有时低落,就像月亮一样,月圆时温暖亮着,残月也是一种苦笑:)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