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新鲜推荐当月精选 【当月精选】文学的大众读法:韩国小说与电影的多媒体合作

【当月精选】文学的大众读法:韩国小说与电影的多媒体合作

written by 崔末顺 2020-02-06
【当月精选】文学的大众读法:韩国小说与电影的多媒体合作

「电影」源于十九世纪末期的法国,问世以后因其拥有全新的再现功能,旋即成为代表「现代」艺术的宠儿,并且快速传播至全世界。于此,小说和电影两种艺术形式乃结下不可切割的渊源。因两者都具有「叙事」和「再现」属性,于是在各自发展自我的美学领域中,时而相互刺激,时而交织一起,无可避免地互相影响着对方。其中「小说改编成电影」就是最为显著的例子,也可说是当今多媒体(Multimedia)时代「一材多用」(One Source Multi Use)现象的鼻祖。如此,电影在受到大众喜爱进入现代艺术殿堂的过程中,小说经常扮演起提供故事题材和叙述框架的角色,文学史中数不尽的古典名著由此搬进萤幕,成为电影情节取材的宝库。

韩国小说被改编成电影的历史算是相当久远。一般认为韩国电影的演变历史可分为四个阶段,分别为胎动期(1919~1945)成长期(1945~1969)消沉期(1970~1989)复兴期(1990~迄今),这期间无论是哪一阶段或多或少都从小说作品中汲取了养分。根据文献纪录,韩国人第一次接触电影是在一九○一年,第一次上映由韩国人制作的电影是一九一九年,进入一九二○年代就出现了改编自《春香传》、《沈清传》、《蔷花红莲传》、《云英传》等古典小说的电影。这些故事都是家喻户晓代代相传的古典名著,可见初期小说开始被拿来作为电影创作题材时,就已显示电影产业商业利益的特性。而这种现象在整个殖民地时期(1910~1945)的电影发展中也同样可以看到,该时期被搬到大萤幕的小说,如沈熏《黎明时刻》(1927,沈熏)、李泰俊《五梦女》(1937,罗云奎)、郑飞石《城隍堂》(1938,方汉骏)等都是在报刊连载且已深获大众肯定或追捧的作品。

胎动期(1919~1945)& 成长期(1945~1969)

一九四五年韩国光复,接着爆发内战(1950~1953),韩国社会度过极为混乱的时期后直至一九六○年代才逐渐恢复秩序,在此过程中电影扮演了抚慰人心乃至娱乐大众的重要角色。该时期电影制片不仅数量暴增,改编自古典小说的《春香传》(1955,李圭焕)等几部作品,更是受到大众前所未有的喜爱。经历一九六○年四月十九日全民革命和一九六一年五月十六日军事政变后上台的朴正熙政府,强力推动了建立在反共和民族主义意识形态基础上的产业化政策,电影产业在此政策下迅速成长,但由于成长过速却也出现电影题材严重不足的现象,因此许多导演自然将眼光投射到艺术性已普受大众肯定的小说上,寻求拍片材料。一九六○代韩国电影能在大众性和艺术性两方面都受到肯定的主要原因即在于此,标榜「文艺片」如俞贤穆导演的《误发弹》(1961,李范宣原作)、《金药局的女儿们》(1963,朴景利原作),金洙容导演的《雾》(1967,原作为金承钰小说〈雾津纪行〉),申相玉导演的《豪客与我的母亲》(1961,朱耀燮原作),高荣男导演的《骤雨》(1978,黄顺元原作)等作都受到相当程度的好评。另外,该时期李光洙《泥土》(1960,权宁纯;1967,张一湖)、《再生》(1960,洪性麒)和沈熏《常绿树》(1961,申相玉)等多数殖民地时期的启蒙小说,以及黄顺元《该隐的后裔》(1968,俞贤穆)、鲜于煇《火花》(1975,俞贤穆)和《隐祕的英雄》(1979,林权泽)、毛允淑《联恩的哀歌》(1969,金绮泳)、李御宁《将军的胡子》(1968,李星究)等反映韩战和反共内容的当代小说也陆续被拿来拍成电影,显露出高压统治下的文化走向。

图片来源:IMDb(https://www.imdb.com/title/tt0418338/)

消沉期(1970~1989)复兴期(1990~至今)

一九七○至八○年代韩国电影进入了消沉期,这主要是因电视快速普及和外国电影大量输入导致电影产业受到冲击、创作热潮也跟着低落的关系,此时迎合大众口味的港台「武侠片」和露骨的「情色片」大大流行起来。大部分由年轻导演拍摄取材自大众通俗小说的「酒女片」,例如李长镐导演的《星星的故乡》(1974,崔仁浩原作)、金镐善导演的《冬女》(1976,赵海一原作)和《英子的全盛时代》(1975,赵鲜作原作),这些电影的原作小说讨论的是一九六○至七○年代韩国社会急遽产业化和都市化过程中,乡村女孩为了挑起家庭重担被迫离乡背井,前往都市寻求发展却沦落为酒家女变成消费和享乐对象的社会问题,但电影多半却把拍摄焦点放在性产业工作者的暴露镜头,以讨好观众低俗的口味需求。一九八○年光州抗争后掌权的全斗焕政府,为转移人民注意力,消弭社会大众的批判声浪,积极推行 SexScreenSports 所谓的「3S 政策」。伴随着这种大众文化氛围,「性爱片」和「情色片」乃充斥市场,甚至连拿殖民地时期享誉文坛的郑飞石、金东仁、金裕贞、罗稻香等著名作家小说改拍成的电影,也都会被冠上性爱符码。这一时期电影中的通俗视线、被扭曲的男性视角性幻想、夸张的新派特性,正反映了军事政权时期的核心文化现象─「」。

一九八七年六月抗争,韩国政治走向民主化后,韩国电影界以全新的姿态重新出发,由朴光洙、张善宇、郑智泳、李明世等导演主导的所谓「韩国新浪潮」(Korean New Wave)吹起。他们利用民主化后放宽的题材和主题选择空间,重新思考电影和社会的关系,提出展望韩国社会未来的电影理论,并把拍片焦点置于作为艺术的电影美学。在题材和内容方面,他们大胆拍摄涉及韩战时期左右翼对立、韩国参与越战的意义,以及批判军事独裁政权等早前无法触碰的历史禁忌议题。不仅如此,面对后冷战时代到临、资本主义全球化日趋扩散、消费欲望逐渐高涨的社会现象,知识分子却陷入彷徨无助的内心苦闷,也成为该时期电影制作的主流内容。而且主导及继承新浪潮的导演,几乎都是从小说作品中找出这类题材,包括:(一)讨论产业化引起的社会矛盾,如李元世《侏儒射上的小球》(1981,赵世熙原作)、裴昶浩《猎鲸》(1984,崔仁浩原作)、郭志均《冬天旅人》(1986,崔仁浩原作);(二)涉及战争伤痕及反共意识形态,如郑智泳《南部军》(1990,李泰原作)、林权泽《太白山脉》(1994,赵廷来原作)、朴光洙《想去那座岛屿》(1993,林哲佑原作)、严钟善《厚颜无耻的人》(1994,吴有权原作《异地山庄》);(三)诠释光州民主化抗争,如张善宇《花瓣》(1992,崔允原作《花子不在》);(四)探讨越战伤痕,如郑智泳《白色战争》(1992,安正孝原作);(五)检视日常和消费欲望,以及父权制度和政治权力下的性别问题,如朴光洙《李在守之乱》(1999,玄基荣原作)、张善宇《短暂的爱情》(1990,朴荣汉原作)、《去赛马场的路》(1992,何逸支原作)、《把我献给你》(1994,蒋正一原作)、朴钟元《我们被扭曲的英雄》(1992,李文烈原作)、张吉秀《不能实现的渴望》(1994,梁贵子原作)、金镇海《49天的男人》(1994,张太一原作)等。其中值得注意的是,黄春明小说〈两个油漆匠〉也被朴光洙导演拿来改拍成《七洙和万洙》(1988),内容大幅增添了一九八○年代韩国社会的色彩。

进入二○○○年代,韩国电影界开启了「一千万观众」的时代,这主要是因一九九○年代后期开始的所谓「企画电影」策略奏效的缘故。当时韩国面对好莱坞电影采取的是直接配给制度,因此一九九三年国产电影只有15.9%的市占率,电影产业在如此一蹶不振的情况下,年轻世代电影人乃以影片版权为诱因,成功吸引了大企业的投资,由此电影产业的版图乃在根本上起了变化。继「韩国式大片」(Korean Blockbuster)《鱼》(1999,姜帝圭)吸引六百二十万人观赏后,《实尾岛风云》(2003,康祐硕)和《太极旗─生死兄弟》(2004,姜帝圭)也先后开创出一千万观众的历史票房纪录。小说改编电影风潮搭上此一趋势,持续牵引著韩国电影复兴期的盛世,其中首推由朴尚渊小说《DMZ》改编的《共同警戒区JSA》(2000,朴赞郁),可见二十一世纪韩国电影产业的发展上面,文学作品仍然发挥其不可轻忽的影响力,下面可从几个层面进行观察。

《杀人者的记忆法》,2017|128mins|元信延
《正义辩护人》,2013|127mins|杨宇硕
《格斗骄阳》,2011|110mins|李翰

(一)由网路小说改编
如《我的野蛮女友》(2001,郭在容,金昊植原作)、《我的野蛮女教师》(2003,金卿亨,崔秀婉原作)、《绑架爱情一百天》(2004,申宰豪,李阳光原作)、《酷男寡女》(2004,李焕庆,可爱淘原作)、《爱上蛋白质女孩》(2004,金泰均,可爱淘原作)等,这类电影于二○○○年代初期产量较多,主要的消费阶层为年轻族群。

(二)由社会性浓厚的小说改编
如孔枝泳小说改编的《我们的幸福时光》(2006,宋海星)和《熔炉》(2011,黄东赫),不仅票房屡创佳绩,在韩国社会也引发了针对废除死刑制和残障儿童人权问题的讨论热潮;金丽玲小说改编的《格斗骄阳》(2011,李翰)和《优雅的谎言》(2014,李翰)探讨多元文化家庭和学校暴力问题;孙雅兰小说改编的《少数意见》(2015,金成齐)涉及都更和被迫搬迁的问题;朴贤旭原作《我的花心老婆》(2008,郑允秀)、李万教原作《周末同床》(2002,柳河)、全镜潾原作《密爱》(2002,卞英朱)、金英夏原作《红字》(2004,边赫)等作品则点出了独占式爱情和结婚制度的问题;丁柚井原作《射向我心脏》(2015,文济勇)关怀靑少年问题;千明官原作《啃老一族》(2013,宋海星)、金爱兰原作《噗通噗通我的人生》(2014,李在容)、鸿芙蓉原作《借给你爸爸》(2014,金德守)、金英夏原作《哥哥回来了》(2014,卢镇秀)、全恩江原作《缺乏爱如何影响两个男人》(2006,金成勋)等,都是透过家族议题来反映已发生变化的韩国社会现象。

(三)由历史小说改编的电影
主要是以值得引起大众兴致的人物和事件为主,有金卓焕原作《烈女门的祕密》(2011,金锡允《朝鲜名侦探:乌头花祕辛》)和《俄罗斯咖啡》(2012,张允炫《咖啡:倾城之爱》)、朴泰相原作《陈彩仙:爱之香》(2015,李忠弼《绝代恋歌》)、金卓焕和李元泰共著《朝鲜黑色片:犯罪的起源》(2015,金大承〈朝鲜魔术师〉)、北韩小说家洪锡中原作《黄真伊》(2007,张允炫)、朴范信原作《古山子》(2016,康祐硕,《古山子,大东舆地图》)、权妃英原作《德惠翁主》(2016,许秦豪)、金薰原作《南汉山城》(2017,黄东赫)。

(四)女性议题小说改编的电影
如金旼序原作《我的黑色小礼服》(2011,许仁茂)、赵南柱原作《82年生的金智英》(2019,金度英)等。

(五)透过多样性题材和技法探讨当代现实或提出老去和死亡等哲学性思考原作所改编的电影
如成硕济原作《写小说的人》(2004,朴政宇《与风共舞》)、丁柚井原作《七年之夜》(2018,秋昌民)、苏在沅原作《我是10%》(2008,尹钟彬〈野兽男孩〉)、李慧麟原作《正在发出热情般的声音》(2015,郑基勋),以及金河仁原作《菊花香》(2003,李贞旭)、韩江原作《素食者》(2010,林佑星)、朴范信原作《银矫》(2012,郑址宇)、金薰原作《火葬》(2014,林权泽)等。

(六)李清俊、黄晳暎、金英夏等韩国文坛重量级作家小说所改编的电影
李清俊小说从一九七○年代开始即经常被拿来作为电影制作题材,《离于岛》(1977,金绮泳)、《西便制》(1993,林权泽)、《千年鹤》(2007,林权泽,原作小说篇名为《仙鹤洞旅人》)三片都是以美丽画面描绘韩国人的情绪,而思考痛苦和救赎问题的《虫的故事》在改编为〈密阳〉(2007,李沧东)上映后,也颇受影坛和大众的热烈回响;擅长于紧密结构和叙事安排的黄晳暎小说也经常受到电影界的青睐,他的《悠悠家园》(2006,林常树)可说是一九八○年代学生运动的后日谭,《武器的阴影》(2007,毕甘圣)重新探讨越战,即将改编成电影的《沈清:莲花之路》则引用古典小说《沈清传》母题,刻画了东亚近代化的风景;一九九○年代以来即不断写出畅销小说的金英夏也备受影坛注目,除了《红字》、《哥哥回来了》以外,他的《杀人者的记忆法》也于二○一七年由元信延导演搬上大萤幕。

此外,朴玟奎《悼念公主的帕凡舞曲》、苏在沅《那一天》、朴星庆《容易的女人》、郑多美《空中小姐》、金闵英《Palantir》、李载翊《深夜公车怪谈》等多数小说,据报导也已签订版权契约,目前正在筹画拍摄当中。电影和小说的关系如此密切,以致韩国社会还出现了「screenseller」(screen+bestseller)的新词汇,亦即指电影先受到欢迎之后原作小说也跟着畅销的作品:《辩护人》、《82年生的金智英》、《杀人者的记忆法》、《格斗骄阳》、《德惠翁主》、《优雅的谎言》等作都属此类。如此说来,多媒体间的良性循环早已造就了电影和出版界双赢(win-win)的局面,可见小说改编成电影的风潮仍会持续,由此我们也可以了解到大众的集团性文学读法。

《优雅的谎言》,2014|117mins|李汉
《82年生的金智英》,2019|118mins|金度英

文|崔末顺
国立政治大学台湾文学研究所副教授。研究领域为台湾和韩国的近现代文学。著有《海岛与半岛:日据台韩文学比较》(2013)、《殖民与冷战下的台湾文学》(2019)及博士论文《现代性与台湾文学的发展(1920-1949)》,在韩编著出版有《运动.制度.殖民性─台湾的近代文学1-3》三册研究丛书及朱西宁小说《狼》的译作。最新出版作品,主编《吹过星星的风:韩国小说大家经典代表作(战前篇)》。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