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喜欢读书重点书评 【重点书评】《翻译侦探事务所》|译者不只与文字搏斗,也得与时代共舞

【重点书评】《翻译侦探事务所》|译者不只与文字搏斗,也得与时代共舞

written by 叶佳怡 2018-03-09
【重点书评】《翻译侦探事务所》|译者不只与文字搏斗,也得与时代共舞

《翻译侦探事务所》的作者赖慈芸挖出戒严时期的翻译乱象,当时许多译者被视为「投匪」或「陷匪」人士,再加上版权法尚未实施,导致台湾出现将译者(多次)改名大量翻印的情况。这种几乎是为热爱作品做功德的翻译热诚,看在以翻译维生的我眼里,情绪实在特别复杂。

翻译是混搭的工作,明明译者只是交出一本书,但却要能解读、能创造、能跨文化、能为作者服务,又要能发展自我工作信念。就算时局稳定,译者要多方兼顾都有困难,更何况是时局不稳的年代。《翻译侦探事务所》的作者赖慈芸挖出戒严时期的翻译乱象,当时许多译者被视为「投匪」或「陷匪」人士,再加上版权法尚未实施,导致台湾出现将译者(多次)改名大量翻印的情况。这种几乎是为热爱作品做功德的翻译热诚,看在以翻译维生的我眼里,情绪实在特别复杂。此外,在作者追查译者真名时,也让人不禁好奇编辑在这个混乱产业链里的位置,以及他们改写译文的各种考量。

随着赖慈芸一一还原译者真名,读者一方面能理解当时政治对于文艺圈造成的高压氛围,也可窥见人的情感如何透过翻译被塑造出来。比如《伊索寓言》被超译为反共故事,放在蒋介石棺材中的《荒漠甘泉》充满政治意涵同样也是极端例子,另外比较有趣的例子,是夏济安翻译作者M.史勃格(Sperburg)的反共小说《草》,虽然原名直译为「烧毁的荆棘」,夏济安本人也知道书中强调幻灭的心境,却仍以「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积极心态作为翻译策略,无论是真心相信,还是为了符合出版环境,都是时代在译者笔尖留下的痕迹。前阵子皇冠出版了一本日本自传小说《老公的阴茎插不进来》,本来怕直译书名会造成争议,一度想改翻《进忌话题》,但毕竟时代氛围开放多了,最后在台直译也没造成太大波澜。

有趣的是,透过这本书,我们也能窥见「好翻译」如何因为不同观点而出现的差异。由于受的语言训练不同,再加上采取「归化」和「异化」的差别,同样段落可能出现风格迥异的译文。根据书中描述,赖慈芸似乎比较欣赏归化派的译文,也就是强调意译并淡化文化隔阂。不过在意译与直译之间,总有个几乎只有译者完全理解的转档世界,之前韩国作者韩江的《素食者》赢得英国曼布克奖后,也爆出译笔比原文好的争议,这究竟是意译的失控、误译的示范还是纯粹的超译呢?身为译者,还真希望有人再写一本「译者心灵侦探事务所」呀。

翻译侦探事务所

赖慈芸 著
蔚蓝文化 出版
台湾受到二次大战后政治因素与戒严时期的影响,「投匪」或「陷匪」的译者之作不能在光天化日下出现,出版社或基于文化使命、文学喜好,或在商言商、有利可图,于是将旧译易容改装、借壳上市。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