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新鲜推荐当月精选 【当月精选】青峰/时代 同一首歌,不再重来的各站停靠 

【当月精选】青峰/时代 同一首歌,不再重来的各站停靠 

written by 董柏廷 2020-11-05
【当月精选】青峰/时代 同一首歌,不再重来的各站停靠 

「放一颗星球/在你的眉头/等你开口/再长出宇宙」从第一首作品〈窥〉到苏打绿乐团,再到个人专辑《太空人》与《册叶一:一与一》,同时也为多位歌手作词谱曲。歌手青峰创作诗歌的时间已超过二十年,其诗意之锻造,歌词之崭新,无疑是当今台湾乐坛最独特的声腔。本期重启两天一夜访问形式,邀请青峰的大学教授,现任教清大台文所的诗评家李癸云,与青峰静心做最深入的文学谈话。以及由十二位当代青年诗人自选青峰作品,进行全方位的歌词分析。说著「写出每首歌的当下,我已经死了」,将内心诗意幻化为歌的青峰。或许连他本人也不知道,那些他细心接枝结果,人们热爱着,歌颂著的诗词里究竟藏匿了什么。

癸云 诗人鲸向海在某次访问诗人陈克华时,提到:「对于流行歌取代古中国以前诗词曲的地位,而现代诗退居边缘地位,有什么看法?觉得歌终将取代诗吗?」此问题曾引起一些回应,正反两面意见皆有,你觉得诗跟歌有界线吗?

青峰 有界线的人不就是画地自限了吗?记得我有一天看到那些自诩是诗人的朋友们,在脸书攻击「晚安诗」社团,我很好奇什么是「晚安诗」,因此循线找过去看,结果发现我还真喜欢,就会觉得又有什么关系呢?好比我去参加「歌手2019」的时候,他们都会问我一个问题:「最近有很多流行的歌手大受欢迎,但其实都是从网路上面唱歌出道的,并非大家习以为常的创作歌手出身。」像是在说网路上窜红起家的歌手,就有原罪,认定他们只是网红而非歌手,我觉得这样看待事情没有意义。不能因为自己小众,就认为受欢迎者是大众,就认为大众是不好,而且受欢迎不也是一种才华吗?虽然有人说我用很多陌生的字,但我没有刻意为之。我看「晚安诗」时,也觉得有很多作品是我写不出来的,对我而言,那也是陌生化的语言,搞不好放在《诗经》的时代,会是「国风」呀。

癸云 你比较想被当成诗人或词人呢?

青峰 我已经把我的志向写在〈歌颂者〉里了。我就是一个歌颂者。我就是一个写歌的人,就是一名歌颂者,无论透过写歌或唱歌的方式,书写小情小爱或社会议题,只是表达方式的不同。没有任何一种表达方式该被另一种表达方式攻击。

癸云 大家心里都有一条线或一把尺。

青峰 有一天他们会体认到是在浪费生命。生命是很短暂的,所以我尽量不浪费时间在这些攻击上面。其实,我的厌世常常来自各种的画清界线。为什么这个可以,那个不可以?因此我尽量与评论保持距离,站远一些。如果你能从无趣或差劲的事物以及主题之中,看出一朵花来,那代表你眼光更好,比看到美的东西觉得美更厉害。简单比困难还难耶。

癸云 简单真是不容易的。

青峰 所以像很多人称赞我的作品时,却说看不懂,我心底反而会想说,那就代表我的手法很拙劣呀。

癸云 你的铁粉应该不会看不懂?

青峰 他们也常看不懂,经常有错误的诠释,但我觉得没关系,因为我写歌的出发点本来就只是为了我自己,写下歌的那个我已经死掉了。我只希望作品可以继续活着,让它活着的方式,就是要能够被人带走,带到他想要运用的地方,所以就算有人过度诠释,我也不会认为不妥。那已经跟我无关了,是好是坏,都不是我的功劳或者问题,这样才有办法让已经死掉的东西,继续活下去。

癸云 这完全是罗兰巴特的观点呢,诠释让文本有意义。你曾提过当代诗人对你创作歌词有所启发,例如〈小宇宙〉标题灵感来自于陈黎的诗集;〈雨中的操场〉是李格弟(夏宇)的词;〈爱人动物〉是受夏宇二句诗启发而创作;〈你的影子是我的海〉歌词来自于王小苗诗集《邪恶的纯真》等,你对于现代诗有何评价或有特别喜爱的诗人及诗作吗?

青峰 老实说我已经很久没有读所谓的现代诗集了,所以对于这块我已经不太了解了,我是一名门外汉了。而你提到的那些诗人的作品只是我偶然遇到的,也刚好反映出我的喜好。中文系会被迫念很多诗人,但也不是说这个诗人我不喜欢就全然否定,每位诗人的作品,我或多或少都能从中挑出我喜欢的部份,只是比例多寡,刚好陈黎与夏宇的作品占据我喜欢席次的比例偏高,而且百发百中。直到目前为止,我还是很喜欢夏宇,她出的诗集我都有买。

癸云 你最喜欢夏宇的哪本诗集?

青峰 我最近很喜欢她的《罗曼史作为顿悟》。不知道是不是认识她后,对她的作品更有感觉。有些人认识以后会幻灭,但跟她的缘分反而让阅读作品加分。读到她出版的《罗曼史作为顿悟》我被里面很多句子逗得会心一笑,且是打从心底散发出来的喜悦与开心,认为真是绝妙好辞呀!我甚至跟她说我超喜欢《罗曼史作为顿悟》,她就回了我两个字:「上道!」光是这两个字我就可以笑十分钟,因为太李格弟,太好笑了。幽默真是很难得的智慧。

采访|李癸云
清华大学台湾文学研究所教授。主要研究台湾现当代文学、现代诗学、性别论述。著有学术专著《诗及其象征》、《结构与符号之间》、《朦胧、清明与流动》、《与诗对话》,以及期刊论文数十篇,曾获数个文学奖与教学奖。

文字纪录|董柏廷
一九八六年生,彰化师范大学国文系毕,政治大学华语文教学硕士学位学程肄。曾任《自由时报副刊》、杂志编辑。

摄影|小路

*完整访谈内容请至《联合文学杂志》NO.433期阅读。

■ 2020十一月号|433期  ■

「放一颗星球/在你的眉头/等你开口/再长出宇宙」从第一首作品〈窥〉到苏打绿乐团,再到个人专辑《太空人》与《册叶一:一与一》,同时也为多位歌手作词谱曲。歌手青峰创作诗歌的时间已超过二十年,其诗意之锻造,歌词之崭新,无疑是当今台湾乐坛最独特的声腔。
 
本期重启两天一夜访问形式,邀请青峰的大学教授,现任教清大台文所的诗评家李癸云,与青峰静心做最深入的文学谈话。以及由十二位当代青年诗人自选青峰作品,进行全方位的歌词分析。说著「写出每首歌的当下,我已经死了」,将内心诗意幻化为歌的青峰。或许连他本人也不知道,那些他细心接枝结果,人们热爱着,歌颂著的诗词里究竟藏匿了什么。
 
【本期杂志介绍】

《联合文学杂志》NO.433:青峰两万字长访谈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