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喜欢读书斗书评 【斗书评】诗评观点 VS. 乐评观点—— 读《爵士诗选》

【斗书评】诗评观点 VS. 乐评观点—— 读《爵士诗选》

written by 编辑部 2021-01-22
【斗书评】诗评观点 VS. 乐评观点—— 读《爵士诗选》

终于读完了一本诗集

那天早上,从Joy Harjo写查理帕克的〈Bird〉开始,跳着翻读《爵士诗选/Warm n’ Cool: A Jazz Poetry Anthology》。

从这首诗开始,当然有些原因,除了作者自己就是个萨克斯风手,另外,她和Charlie Parker有很类似的有色人种处境,是美国原住民的第一个桂冠诗人;不过,最重要的是,这首的语句结构比较类似小说的长相,换句话说,像我这种完全小说作业者可能比较有把握读下去、读得懂、也读得完。

「月亮吹着铜管,靠在暗黑宇宙的肩膀
面朝机遇的无尽闪光。今夜我望见大鸟杀了他自己。」

看一下,这首诗的开头。

因此我说从有「小说的长相」的这首开始,可绝对不是借口吧。

话虽然这么说,但对从来不读诗的完全小说作业者,真的是透过了爵士乐开了另一种眼界。

(「诗,可真难写啊。」忍不住这样暗暗大惊小怪起来。)

坦白说,当时知道有人要编这样一本以爵士乐为唯一主题的诗集的时候,真的吓了一大跳。

回想一下,我除了收集了数量不小的爵士乐之外,相关的纸本也不算太少,即使不谈爵士乐手的首版传记或小说、摄影集这类的书;自己收到的杂志款式,讲起来也有点不好意思,从一九二○年代就创刊的《Downbeat》早期的稀罕版本、已经停刊的日本《Swing Journal》几乎全套、甚至连《Esquire》仅仅编过的五本《Esquire Jazzbook》(一九四四年两本、一九四五、一九四六、一九四七年)都找齐了。

但离奇的是,一本这种类型的诗集都没有,关于这个,虽然是一开始说的那样,基本是个读不通诗的小说家,但,以我对这种音乐类型热衷的程度,多少应该会有吧,不过答案真的是「零」。

可能因为这样,那天上午,从刚刚讲的那首〈Bird〉开始,接着翻到寺山修司的〈必须伴随老莫的钢琴,在时速一百公里下大声朗读的六十五行美国〉,接着,就从上午读到了傍晚,就这样,一整本都读光了。

(哇,算了一下,竟读了七十八首诗,这一天。)

这样的读了一本厚厚诗集的一天,我到底得到了什么?

这件事即使过了好几个礼拜的现在,我还不知道,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或许,我开始有了读诗的能力了。(不是模拟两可的语意,是确认的。)

另外,我发现其实我是有诗集的,而且还是限定爵士首版本,虽然不是纸本,但是是更厉害的黑胶套装版本,写了《在路上》的小说家杰克.克鲁亚克亲口唸的《The Jack Kerouac Collection》,四张一套的组合,第一章专辑《Poetry for the Beat Generation》里,唸了一段小说家写给查理帕克的诗,总共六十九句,第一句是:「查理帕克看起来像尊佛」。

这么说起来,这本,无论对于「爵士乐」通往「诗」的捷径,或反过来,都是有很大帮助力的。

诗评观点|陈辉龙

小说家,著作多已绝版。曾任职多家媒体,并创办许多新媒体。近作有《年记1963:或许,不只三十个短篇》、《69号线的离开》、《多出来的那个人》、《固执的小吃们以及岛屿偏食》、《不论下雨或晴天:陈老板唱片行》、《目的地南方旅馆》。

初访《爵士诗选》

初次听说这本《爵士诗选》,眉头不禁一皱,把爵士乐写成诗?!爵士乐当然是最美丽的音乐诗篇,但亚洲(台湾为主)的诗人能了解爵士乐最沉痛的呐喊?最骄傲的姿态?并化作文字让读者领略?蓝斯顿‧休斯(Langston Hughes)当然没问题,他是诗人,是黑人,更是二零年代美国哈林文艺复兴运动(Harlem Renaissance)的重要人物。我读过他的《疲靡蓝调》(The Weary Blues),把爵士乐写成诗,厉害极了!

但先别妄自菲薄,咱们东坡先生一千年前写的一封信,用于评论爵士乐即兴演奏(Improvisation)上,极其到位!他是这么说的:「大略如行云流水,初无定质,但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所不可不止,文理自然,姿态横生。」多么精彩的乐评!至于为什么写这封信?我猜当年有位叫谢民师的爵士萨克斯风手,寄了张唱片给苏东坡,请他指教一下里面的音乐,给点建议。东坡先生于是回了这么封「答谢明师书」给他。

毕竟,评论文字与评论音乐,逻辑是一样的。

翻开这本《爵士诗选》,看到了好多熟悉的名字。唱机里边听着萨克斯风手亚契‧谢普(Archie Shepp)的《阿提卡蓝调》(Attica Blues),边读著书里献给谢普的〈绝望之歌〉。阿提卡监狱里受刑人所遭遇的不人道待遇,「如果他们在绝望中仍然能够跃起,他们就在你的音乐里。」鸿鸿精准地把受刑人的心事书写出来了!书里大部分作品多在描绘爵士乐相对阴沉黑暗的面貌,但这没办法,那个年代的爵士乐手,得先吮尽自身苦痛,方能藉作品吐露出光。萨克斯风手查理‧帕克说的最好:「若不置身其中,便无法演奏出真正的爵士。」(If you don’t live it, it won’t come out of your horn.)。一路读到好友林理惠诗描她身为爵士萨克斯风手的老公谢明谚时(据了解,他应该不是谢明师的后代子孙),放声大笑,因为跟他们夫妻俩熟识,所以完全能理解这三首作品的巧妙之处,理惠用她的天真,披露了两人世界其实友人尽知的生活点滴。顺便透露一个非友人不会知道的事,他们新婚后过的第一个农历春节,门口对联写着:「谢天谢地谢明谚,林八林林林理惠」。透过这副对联去读理惠的诗,更容易进入状况。当然,搭配谢明谚的唱片「杉林小径」或「上善若水」,也可以。

书里还有许多精彩的外文诗译,举一例做结。黄大旺翻译谷川俊太郎的〈Cool〉,这句「不要再吹喇叭了,吹我,迈尔士!用你的呼吸温暖我,湿润我!」让我想到一部纪录低音提琴手查尔士‧明格斯的片子《Beneath the Underdog》。片中明格斯的前妻瑟希尔(Cecile Mingus)接受访问,瑟希尔回忆从前:「他会从后方抱住我,然后把我当作低音提琴来弹奏……」真是浪漫!

乐评观点|沈鸿元

音乐文字工作者,专栏文章散见于各大音乐性网站与杂志。台北爱乐电台〈FM99.7〉「爵士夜」、「布鲁斯‧威力」节目制作及主持。节目里介绍的是爵士乐,不料却获九十三年度广播金钟奖「最佳流行音乐节目奖」肯定。惊觉爵士乐在国内原来已如流行音乐般广受欢迎,实感欣慰。

《爵士诗选》
鸿鸿/编,黑眼睛文化

自爵士乐诞生伊始,诗人们即积极以文字回应。二十世纪初的白人诗人卡尔.桑德堡,1920年代「哈林文艺复兴」的黑人诗人蓝斯顿.休斯,乃至40~50年代的垮世代,甚至影响了当前的嘻哈与「口语诗」(spoken word)。「爵士诗」Jazz Poetry大约有两种路径,一是内容的取材:以爵士乐的乐手、乐曲及爵士乐文化为主题的诗作;另一则是形式的取法:仿效爵士乐的节奏与声响,在语言上作即兴实验的诗作。

这是第一本以中文创作为主轴的爵士诗选,共收录78首作品。诗稿来自台湾、港澳、新马、中国,难得的是,也包括音乐家的文字创作。同时也收录了一辑文献精选,梳理爵士诗史上重要的诗人诗作,包括美国、日本的重要诗人。书写对象从艾灵顿公爵、路易斯阿姆斯壮、查理帕克、迈尔斯戴维斯、约翰柯川、查特贝克、史坦盖兹、孟克到比莉哈乐戴、妮娜西蒙等伟大乐手与歌手,也包括须川展也、谢明谚等同代人。诗人崔舜华为本书特绘油画封面,书内数十幅精印的爵士肖像则来自私房收藏的黑胶唱片,展现爵士乐文化中不可或缺的另一部份。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