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新鲜推荐编辑室报告 三月编辑室报告|谢谢周玉卿带给《联合文学》的一切

三月编辑室报告|谢谢周玉卿带给《联合文学》的一切

written by 王聪威 2021-03-04
三月编辑室报告|谢谢周玉卿带给《联合文学》的一切

周姊二月退休了。

从二○○九年到这一天,我们相处了有十年之久,是到目前为止,与我一起工作最久的《联合文学》杂志同事,而距离她到《联合文学》任职,则已经过了三十五年的时光。我刚到《联合文学》担任总编辑时,她既是美术总监,还一边负责帮杂志拉广告,非常斜杠。

后来或许他看待我的眼光有所不同,当时她虽然对我很好,不过她读过的文学作品与熟识的作家人脉远超过一般编辑,所以显然不觉得我有资格当联合文学出版与杂志总编辑,总是说会让我伤心的话。她总是在我面前提起从前的总编辑如何对待作家,如何做杂志与出版,他们如何在文坛占一席之地或受到作家倚重,有时会教训我这家公司有哪些禁忌与潜规则,有一次我们不知道正在讨论什么,那时我已经来了一段很长的时间,她当着我的面,用前任总编辑的名字叫我。

「悔之。」她这么叫我。

我愣了一下,但应该有露出微笑地回答:「我是聪威。」

她虽然对我很好,但大概也是我最常吵架的同事,因为她总是对我处理的各种事情有各种的意见,有时是不符公司惯例传统,有时是不符合她个人的价值观,老是在我面前唉唉唉叹气,好像跟我工作是一件苦差事,所以老是说要辞职,她真的提出辞呈的几次,一次被我当面撕掉,一次她走进办公室,一递过来就被我塞进抽屉,然后我叫她马上给我出去。有一次,我实在是被她惹毛了,我把小会议室的门关上,几乎是声泪俱下地痛骂她:「妳这样叫我怎么办!」

如此热爱原本独立的联合文学出版公司与其传统人情脉络的周姊,在二○一三年《联合文学》杂志移转至联经出版时,她居然二话不说地,随着我离开来到一个陌生环境,当时绝对算不上多么顺利,我们只有五个人像是拖油瓶似地,得融入这个有一百多人的新公司,而这时候的她被我要求专心做好广告与活动业务,服从新公司的规定,为我们这个小单位多赚一些钱。

她最终表现得非常杰出,依她那种不受控的自由派个性,简直是好到出人意料之外,就算是二○二○年一片杂志出版惨淡的时刻,她仍然让广告业绩稳定爬升,但是我知道的,即便是往自己脸上贴金我也想这么说,即使我从头到尾让她受了许多不必要的委屈,她仍然支持了我有十年之久,在许多时刻,例如我搞不定某位作家或是当月业绩需要冲一下的时候,我仍然会习惯地撒娇:「喂,周姊怎么办!」她便会去把那位作家安抚得妥妥贴贴或是多赚点钱回来。

同样的,大概也是她某次又在吵嚷着要离职,我压抑著怒气对她说:「只有我走的时候,妳才能走。」但是算了没关系,这一次,就别再让周姊委屈了,反正将来出了问题的话,我还是打算去跟她撒娇:「喂,周姊怎么办!」

■ 2021三月号|437期  ■

一九六○年的大同电锅、一九六一年的森永牛奶糖、一九七○年的王子面……这些熟悉不过的日常用品,现今化身为台式文化的展现。复古可以新潮,经典可以再现。本次专辑回到一九六○至二○○○年,蒐集超过八十件选物,细数物件所承载的故事,寻找台湾文化的集体记忆。透过物件的存续,故事能重新被发现,也得以收藏。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