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艺文行事 《复眼人》剧场版5大问 ──访问导演卢卡斯‧汉柏(Lukas Hemleb)

《复眼人》剧场版5大问 ──访问导演卢卡斯‧汉柏(Lukas Hemleb)

written by 编辑部 2021-03-16
《复眼人》剧场版5大问 ──访问导演卢卡斯‧汉柏(Lukas Hemleb)

台湾作家吴明益的作品《复眼人》不只是台湾的故事,更是世界的小说,以花莲人文社群样貌为背景,延伸出关于土地、自然、生存、记忆的生命故事,2014 年第一次阅读到法文版《复眼人》小说,欧洲剧场导演卢卡斯‧汉柏(Lukas Hemleb)情不自禁地深陷其中,进而萌生改编为剧场版的想法。

Q:谈谈与《复眼人》的相遇?

卢卡斯‧汉柏:2014 年我第一次阅读到法文版的《复眼人》,后来马上再找英文版看,我觉得《复眼人》的主题很有趣,对我来说是很新颖的,过去我阅读过的台湾书籍虽然很棒,但比较是用历史角度切入,自由度较薄弱;吴明益是个很有意思的作者,他会用不同的书写方式,接近真实地介绍,不过我觉得这本书的开头错纵复杂,有点不好读,但它却是引领你进入故事内容的关键。

第一次看完这本书的时候,彷若成为书中角色,被故事吸了进去,这感觉很美好,同时也是我想传达给观众的:我希望观众能被故事吸引,展开一场不知目的地为何处的冒险,然后迷失在其中,我觉得偶尔迷失一下是很重要的

Q:说说你迷上《复眼人》的过程?

卢卡斯‧汉柏:《复眼人》最让我感动的地方应该是瓦忧瓦忧岛的故事,这个遥远、跟文明毫无接触的概念非常原创。瓦忧瓦忧岛的质朴原民风貌跟台湾原住民有些连结,跟西方文化或是工业世界都无关,而这样的一群人正在消失,且正是我们促使这一部分故事的发生,这种事会持续发生直到世界末日。

《复眼人》是吴明益的卓越创作,暗暗指向许多议题,就像是一个编织小小元素的网子,不论是提示还是科学佐证,它非常微小,让人一不小心以为不重要便忽视掉,但回头再看的时候,会发现这些暗示一直都在,然后再导正先前阅读误会的部分,并持续探索到新的议题或情况。

刚开始读到遥远瓦忧瓦忧岛这个幻想故事时,我们可能觉得,这只是一层奇幻情节的面纱,甚至只是故事情节的一小部分,但快到结尾时,它插入一段决定性的哲学理论对话──一个痛苦的男人在山中濒临死亡时,与看似代表神的超自然存在对话,这个存在正是书本标题的「复眼人」,复眼人说道:「记忆存在于我们脑中,但人们以为回忆仅是对过去的记忆。」但记忆是可以透过想像,置入在一个人脑海中,甚至觉得这想像的记忆就是他们所拥有的曾经,在这假想的过去记忆里,大脑无从区分它的真假,而假想的记忆就这么持续存在,而写作更让记忆延续下去,因为「书写本身就是创造一段想像的记忆」,这部分令我印象深刻。

剧场版《复眼人》导演卢卡斯‧汉柏(Lukas Hemleb) ©康志豪 台中国家歌剧院提供

Q:你想像中的《复眼人》是什么?

卢卡斯‧汉柏:我对复眼人有很多种看法,不过我不想去定义他。就像是个你看不清的黑点,他必须要保留这个神秘感,也正是这种神祕感挑战着我们对这世界的认知。神秘的传统总是挑战并超越人类的认知吴明益谨慎地在神秘经验的概念下玩味这个故事,与复眼人的相遇通常发生在人类意识处于极端状态的情况下,并转译成人类理解的方式。当复眼人出现于书中,都是在非常极端的改变以及隐喻死亡的情况下。

当故事里的生命即将步向死亡,你绝对知道复眼人就在不远处,无论是在雪山隧道、哈凡妈妈失去伴侣的场景、阿莉思丈夫徘徊在生死之际……等。复眼人名称中的复眼,是昆虫拥有的眼睛类型,它创造了脑海中的多重视角,我认为吴明益受到许多自然界的启发,自然界中拥有能跳脱人类思考方式,寻找不同途径的智慧。吴明益深受科学文学的影响,作品中曾描述珊瑚礁的生存方式、树木与森林交互的关系,在在能显示他对于自然界智慧的敏感性。也许复眼这种概念,暗喻著一种有别于人类运作及思考模式的多重视角

Q:如何让《复眼人》成为让观众玩味想像力的戏剧作品?

卢卡斯‧汉柏:这本书创造了一个氛围─台湾受到了威胁,人们脆弱地被灾害侵袭。

一方面我想要演员能像一般戏剧一样演出,同时要制造出难以在舞台上呈现的画面,如:气候变化、大量的水席卷海岸……等,因此我会使用电影常见的合成特效,将演员合成到背景中,再投射到另一个萤幕,制造演员仿佛置身在该场景的错觉。

在这出剧中,剧场不再只是一个魔法盒子,而是一个开放式的工作坊进入剧场,并了解剧场如何运作,你会看到影像工作室使用的技巧,同时能看到它是如何做出来的,就像你同时看着电影和幕后花絮。剧中会用到这样场景的,有阿莉思和家人的海边小屋,她的丈夫和儿子同时失踪,自己独居在花莲岸边的海边小屋,因为海岸长期被侵蚀,海边的水面逐渐逼近小屋,从门口、一楼,到故事最后被水整片覆蓋。

同理,你如何在剧场里呈现地震、海啸这样的天灾?如果是把一大堆垃圾放到舞台上绝对是一个很蠢的做法,且会破坏原著里的想像,我们必须避免用太写实的方式处理舞台,但单纯将影像投影到舞台上对我而言绝不足够,观众进剧场并不是想看他们每天在家里电视或各种萤幕上就能看到的东西。即使你要使用影像或拍摄技术,你仍必须回到剧场的真实感,一种令人好奇、迷人且能给予观众一种剧场独有的物质现实,对我而言很重要

Q:创作《复眼人》的过程是否有想传递的讯息?

卢卡斯‧汉柏:身为一个创作者,我不会去想关于创作要传递的「讯息」,剧场于我而言,并非一个给观众讯息的地方,而是展现生命丰富性的所在但如果要说这出剧有什么样的讯息,我想应该是台湾在这里存在着,台湾需要被好好保护及对待,对我而言,人们需要意识到他们所居住的是多么美好的国家,并倾尽所能地维持这个拥有丰富资源与文化的自由国度。海外的国家如欧洲,必须要了解,台湾并非无足轻重的海岛国家,而是一个非常特别且必须要受到全球社会保护的地方,我想如果有个「讯息」,大概就是这个。

导演卢卡斯‧汉柏希望透过剧场版《复眼人》告诉大家「台湾在这里」。©康志豪 台中国家歌剧院提供

2021 NTT-TIFA《复眼人》

2021/4/24(五)14:30

2021/4/25(六)14:30

台中国家歌剧院 大剧院

节目内容请洽Opentix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