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藝文行事 不純粹也無法泯滅的愛情:專訪〈我把我的青春給你〉作詞家陳利涴

不純粹也無法泯滅的愛情:專訪〈我把我的青春給你〉作詞家陳利涴

written by 盧意 2021-04-13
不純粹也無法泯滅的愛情:專訪〈我把我的青春給你〉作詞家陳利涴

我把我的青春給你
不是因為想換取和你的婚禮
而是單純在最美好的年華
遇見了你
必須愛你

晨時的陽光灑落窗沿,映在杯緣折射成光影,窗簾隨著微風輕輕飄動,卻無從驚擾安歇在一角的橘貓。在這個愜意的早晨,我們邀請到了〈我把我的青春給你〉的作詞家陳利涴,身為獸醫師、同時也出過詩文集的她,將和我們一同從作詞中探討音樂與文學的連結。

不純潔也不唯一的愛情 走進刻骨銘心的青春記憶

好樂團於 2015 年發行〈我把我的青春給你〉,因為平淡描述卻直刺痛點的歌詞、和純粹卻唱入人心的旋律為大眾喜愛;許多人也正是透過〈我把我的青春給你〉,認識了療癒人心的創作樂團好樂團。

〈我把我的青春給你〉歌詞中所描述的情景是陳利涴的親身經歷,當時好樂團的主唱許瓊文在社群上看見陳利涴所抒發的一些文字,便決定幫她寫一首曲。「這是一場沒有未來的愛情/和別人共享的愛情/這是一場沒有未來的愛情/ 不純潔也不唯一的愛情」從歌詞中,我們可以窺見故事的細節,帶著一些無奈和失望,也預示了這無疾而終的愛情。

陳利涴坦言,當年正陷入一段戀情,後來才發現自己是所謂的「第三者」;如今自己的故事已經化做旋律傳唱,面對這樣的情景,陳利涴則說道:「當時這首歌受到許多回響,有人覺得很有感觸,讓他們聯想到自己的青春,因為在青春裡,有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但是當有人發現這是一個『第三者』所寫的歌時,便有些不以為然。在世俗的認知中,『第三者』是不被接受的存在,而我認為,第三者不可能是想介入就可以介入,至少第三者是『專情的』,但是腳踏兩條船的人卻沒能做到,才真的應該被唾棄。」她撥了撥頭髮,接著說道:「我想說的是,並不是所有的『第三者』都像電視上演的那樣,充滿心機、試圖去搶奪別人的愛情,有時候他們其實也和你一樣,真心投入了所有,不求回報,也和普通人有一樣的感受。如果這之中有一兩個人願意出來說話,讓大家不要以世俗的眼光去約束三角關係,也許大眾會對『第三者』有不一樣的看法。」她漾起酒窩,開玩笑地說:「其實這首歌被大家認識蠻開心的,因為這樣前男友就必須一直聽到這首歌,這樣每次聽到的時候都會感到不自在吧?也算是留下一個永恆的印記了。」

分享生活中的美好 集結日常感受成詩文

我們將現實生活勉強揉成,
夢想的擬真品,
鳩佔鵲巢一輩子的贗品。
每一個來的人,
都沒有發現,
手上拿著文不對題的導覽冊。他們只問我,
用了多少時間,花了多少錢。
──〈展覽〉

除了創作歌詞,陳利涴也發行了一本同名詩文集《我把我的青春給你》,內容多來自日常中的心情抒發或是隨筆,「我一直很想做一本書,雖然大家身邊都有文筆很好的人,但不一定能寫成書。如果我們的東西能集結起來,被別人看見, 就太好了。」

在日光的照射下,書扉顯得格外潔白,陳利涴翻開詩文集,和我們分享內容:「〈轉生〉這一章講的是女主角前世介入了別人的家庭,但是她和男主角卻覺得他們的愛情很偉大。男主角死掉之後,要接受審判,神就給了他兩個選項:一個是每世都能相見,另外一個是每一世都無法相愛,直到家庭的傷害都被彌平、被他傷害的妻子和家人們能夠真心的原諒他,沖淡怨恨後,才能重新轉 世。這一世男主角成為一個教授,但女主角卻晚來了二十年,所以他們今生注定要錯過。」

〈展覽〉一篇陳利涴當初是在高鐵上寫的。那時她即將畢業,就寫下了對生活的感觸。「這份工作(獸醫)背負很多社會責任。我自己比較感性,當沒有辦法搶救動物的生命時,我會想說是不是我做的不夠好?如果換一個人是不是就可以把牠救回來?」陳利涴打開了手機,找出了幾張照片,和我們分享許多動物的照片:「用這首詩來比喻的話,大家看到的我,就只是身為獸醫的我:穿著白袍,好像賺很多錢。但現實中,我們也有自己的情緒和好惡,只是為了避免不必要的糾紛,我們必須掩飾那些真實的自己,大家是看不到這一面的。在工作過程中,還是會遇到動物去世的狀況,當下真的很痛苦;比較有感情的會用拍立得記錄下來牠的模樣,因為要提醒自己可以做得更好,也才不會忘記牠。」

跨越感性與理性的邊界 獸醫師的文字海

「獸醫師」這個職業似乎很難與「作家」、「作詞家」的身分聯想起來,但自始至終,陳利涴也只是書寫了日常中的點點滴滴。在學生時期,陳利涴寫了很多和感情有關的文字;現在有了獸醫的工作,主題便轉到動物身上。陳利涴坦言,現在「要寫出刻骨銘心的愛情不太可能了,因為已經沒有辦法忍受要付出這麼多,卻不求回報。歌詞中有一句「不是因為想換取和你的婚禮」,有兩種解釋,一種是像歌曲裡面所說的,真的完全不求任何回報,只想和他在一起;另一種則是其實心裡面還是能和對方有結果,最後能有一個漂亮的婚禮。

「大概是因為知道現實中沒辦法達成,也沒有勇氣脫離一段已經壞掉的關係,所以幫自己找了一個漂亮的藉口。我想了一下,我自己應該是接近後者,後來收到很多網友說他們很有共鳴,我也猜想他們說的是第二種。這首歌其實沒有大家講得這麼好,它只是看似很浪漫,也幫很多暫時沒辦法逃離感情現況的人找了一個藉口。」陳利涴轉了轉手上的戒指,「後來當獸醫師真的蠻忙的,沒辦法全心全意的寫作,後來就寫一些和動物有關的東西。如果寵物和飼主的關係很好,就像真心的在對待自己家人的感覺,這就很有紀錄的價值。」

書寫與日常 窺探陳利涴的精神世界

在這個世界裡,每一個吐出的字,只向吐出的瞬間傾訴;每個眼波流動的一瞥,只有一義;

每個手指輕柔的一觸,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而每一唇齒相憐的吻, 只是現時此刻的一吻。——《愛因斯坦的夢》

這次我們也邀請陳利涴和我們分享自己喜歡的書籍,她向我們推薦了幾本書,分別是《愛因斯坦的夢》、《動物通靈師》、《我是許涼涼》和《我想跟你好好說話》。

陳利涴說,《愛因斯坦的夢》雖然是一本翻譯文學,但讀起來卻沒有不流暢的「外語感」;反之,把很難懂的觀念簡單化,將愛因斯坦的理論寫的很文學,「在這個世界裡,時間的質地剛巧是黏的。每個城總有些地區卡在歷史洪流中的某個時刻而出不來。所以個人也一樣,卡在他們生命的某一點上,而不得自由。」,既具體又抽象。陳利涴非常敬佩譯者的文學功力,在將原文化成我們熟知的語言時, 兼顧了文字的美學,卻又不失原意。其次是《動物通靈師》,身為獸醫師很有共 鳴,故事在講述主角能和寵物溝通,藉此帶出了許多動物背後的故事;其中最喜歡的一篇是有關狼狗的故事。「診所發生火災,獸醫師昏迷之際看見了一隻狼狗帶他走出火災現場,後來才發現那隻狼狗其實是被他因為疏失一死在手術台上的, 但是那隻狼狗跟他說,牠並不怨恨,牠知道他盡力了,希望牠可以用他的醫術拯救更多的動物。」

《我是許涼涼》犀利的文字讓陳利涴印象深刻。陳利涴說,李維菁的文筆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的,甚至有些偏激。「大部分的女生心裡都有一些變態,遇到一段感情的時候可能會變的病態一點,但是李維菁把這個概念寫的很漂亮。有一段是在描述李維菁和她男友所有的前女友的故事」,陳利涴抿了抿唇,接著說「像是這段:『他用摸你的方式摸我, 他用吻你的方式吻我, 他用甜蜜你的方式甜蜜我, 他用親暱你的方式親暱我, 他用做你的方式做我。』就是每個人心理都會有的一些陰影,所以我完全可以體會她所要描述什麼。」而《我想跟你好好說話》則是在討論非暴力語言文學,一般人多多少少都會情緒勒索,但往往很難達到預想的結果,「這本書就是講述了溝通的流程,告訴讀者要從客觀的角度開始溝通,不要從自己心理所幻想的情景,來預想別人是怎麼想的。」

擁有多重身份的陳利涴目前是華研國際音樂的簽約作詞家,但她表示自己還是會先以本業為主,有餘力才會把時間放在創作上。對於創作,她則建議可以將想到的句子隨手記錄下來,才不會失去靈光一現的珍貴素材;因為就算是一時湧現的枝微情緒或情感,也可能在某個時間點長成一顆巨樹,而那可能正是一個好作品誕生的時刻。

採訪撰文|盧意
攝影|林妤晴

▍政大金旋獎

政大金旋獎每屆都湧進上千位參賽者、囊括各種曲風, 也藉由業界評審的專業挑選出新時代的好音樂、好聲音,並迅速於十年間成為校園音樂人 的夢想舞台、正式成為台灣新生代音樂人的重要推手之一,包含 張雨生、陳綺貞、盧廣仲 、閃靈樂團 與 蘇打綠 等知名音樂人,都曾在這唱出自己的歌。

在這三十多年間,因為毫無主流與否的差異和商業考量的壓力,這裡不僅孕育了無數個撼動台灣樂壇的歌手,也替上萬名參賽者提供毫無設限的舞台、更捍衛了所有校園音樂人的聲音。自由抒發,就是音樂人在這個舞台上的唯一任 務、也是政大金旋獎的最終使命。

本次企劃由政大金旋獎與聯合文學 unitas 生活誌合作

0 comment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