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驻站作家 【八月驻站作家】马欣:孤独的(美食)写作家

【八月驻站作家】马欣:孤独的(美食)写作家

written by 马欣 2021-08-26
【八月驻站作家】马欣:孤独的(美食)写作家

借用日剧《孤独的美食家》之名,写作者心目中的孤独美食,究竟是哪些料理呢?单元邀请马欣开出孤独美食菜单,如同日剧中主角井之头五郎对食物的自言自语,请马欣为每一道料理写下诚实告白。

主餐:牛杂刀削面

味觉有着顽强的记忆感。我不刁嘴,但对食物很偏执。赶稿时热个包子就可以的我,如能好好坐下来吃一顿,会以面食为主,最好可以重温我母亲味蕾的记忆。

以前假日,我母亲会带我走去吃刀削面。卖刀削面的馆子,都有着削面的俐落功夫与面香。我母亲没失智前最爱吃牛杂刀削面了。

它比人们爱点的木须刀削面不同,汤有着牛骨味,还飘着香菜的气息。看似汤头寡淡,但喝起来鲜香。牛杂包含牛的内脏,煮得清淡入味是真功夫,而那些肉看似零碎但很有嚼劲,配上刀削面的扎实,不华丽但口齿留香。

配餐小点:红油抄手

这四川美食吃的是辣油香,最好是让小馄饨吸得油光饱满,并浸了花椒的红通通。以前会去一家东区顶好地下室去排一家抄手名店,只有一排位置的小店,那老远的辣油香吸引了人排得像蚊香一样。

这次惊喜的尝试加了麻将的红油抄手,芝麻的浓香加上花椒辣香气,翻新了我味觉的记忆,但不自觉一口一口地呼噜噜地吃着,吃的是滑口的香气,还有馄饨皮一口吞下地热辣感,超爽口。夏天最好的滋味仍是吃点辣,醒脑的麻香加上包得跟尾小鱼一样的馄饨,虽份量不多,但一口一个大满足。

甜点:仙草加芋圆

芋头与芋圆是吃冰时就会想加的东西。能咬很久的Q弹食物都让我很满足。

咬著那些QQ的东西,就仿佛回到童年悠缓的时光,一个小时慢慢喝一杯珍珠奶,放空咬著吸管或是粉圆。吃这种东西,时间好像也可放慢步调。吃的是一种随意的假日感,不忙着吞咽,像是在跟食物玩耍般地咬著,大芋圆与粉圆这种都有坐上时光穿梭机的感觉。

仙草与芋头是我母亲爱吃的,尤其是煮得软烂的芋头,无论放在火锅还是冰品里都好吃,黏呼呼的质朴,类似所有纯真的记忆。

文、图|马欣
多年写评论与流行文化观察,文章看似是愤青写的,但自认是温暖的少女前辈。文字散见于《联合报》、博客来OKAPI、《自由时报》等。著有《反派的力量》、《当代寂寞考》、《长夜之光》、《阶级病院》、《边缘人手记》。

食物摄影|编辑部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