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主題特輯 【鹽分地帶文學】極短恐怖小說|純情

【鹽分地帶文學】極短恐怖小說|純情

written by 瀟湘神 2021-09-23
【鹽分地帶文學】極短恐怖小說|純情

「你知道嗎?衛爾康大火的幽靈船曾經停在這裡喔!」學長像俏皮的孩子,光著腳站在水裡,在柱子旁興奮揮手,「這裡以前是商店街,據説幽靈船出現後就沒落了,變成鬧鬼的廢墟,直到最近才改建成這個漂亮的廣場。」

確實很漂亮。

真想不到曾是鬧鬼的廢墟。雖是地下一樓,卻是露天的,像巨大的水族箱;廣場中央是宛如天然湖泊般的水池,池水很淺,能看到底部是象牙般的可愛亞麻色。舊商場的柱子被建築團隊留下,三三兩兩佇立水中,讓人想到水面上的希臘神殿。夜晚燈光中,到處都是情侶,不像深夜。

遠方傳來運河汩汩流動的聲音,十分安詳。

「所以呢?這跟我們要談的事毫無關係吧。」我說。

「你很冷漠耶。」學長露出傷心的笑,「你不是喜歡恐怖小說跟都市傳說嗎?所以我才選這裡。」

真噁心。

看學長的表情,是真心覺得浪漫吧?但我看到這麼多情侶,馬上就明白他的意圖——他希望別人也把我們當情侶。明明我們只是普通的社團學長學妹,他卻到處說我們是男女朋友,終於連我班上都有這種傳聞,我還是最後知道的!

所以我傳訊息給他,希望他澄清。他不斷解釋為何會「誤會」我們的關係,還哭著打電話給我。為何說的好像是我的錯?光是要照顧他的心情,我就竭盡全力了,最後他總算答應跟朋友澄清,也會在網路上發文道歉,但他想直接見一面,跟我商量怎麼向別人交代比較好。

看學長那麼悲慘,我也於心不忍,結果他居然選這種地方,還想要別人把我們當情侶!我搖搖頭:「夠了,學長。請別這樣,我已經不想再跟學長有任何瓜葛,談完正事以後,我也不會再去社團了。」

運河的聲響唯美浪漫,浪漫到令人不舒服。

「既然不想見面,為何要答應碰頭?」

「因為學長在電話裡的聲音太可憐了。」

「你就是人太好了,」學長露出淒慘的苦笑,「所以我才不想放你走。」

我怒從中來,覺得被羞辱了。「我要走了。」我轉身就走。水池的水很深,我又穿著牛仔褲,這讓我寸步難行。氣死人,早知道就穿輕便點。可是為何水這麼深?水池的高度不是連膝蓋都不到嗎?為何我下半身都在水裡?

學長帶著哭腔的聲音傳來。

「對不起!原來我只是想讓你看到我的屍體。但既然你喜歡都市傳說,應該知道吧?這裡過去就是那樣的地方。所以我⋯⋯」

我不想聽,努力地往前走,心裡湧現不好的預感。我知道這是哪裡。在成為商店街前,這裡是運河的一部分;據說有很多男女在這裡殉情,所以盛傳水鬼之說。話說回來,為何我沒注意到?雖然這裡情侶很多,但他們都濕漉漉的,衣服看來也不像這個時代,甚至還沾著水草⋯⋯

好想吐。

不是怕死。不,我當然怕死,但光想到學長肯定覺得這很純情浪漫,我就想吐在水裡。這是個巨大水族缸,水位很快淹過胸口;我努力划水,拼了命往樓梯游過去,不只是為了求生,更是為了脫離這個比死更羞辱人窘境。沒錯,要是第二天,我跟學長的名字一起出現在報紙上,光想到人們會怎麼說——

沒有比這更噁心、更恐怖的事了。

文|瀟湘神
臺灣作家、實境遊戲設計師,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成員,長期耕耘民俗學與妖怪文化議題。二〇一二年以從塗鴉文化發想的「大臺北繪卷」獲角川輕小說獎短篇組銅賞、一四年獲金車奇幻小說獎。著有日治時代為背景的妖怪小說《臺北城裡妖魔跋扈》、《帝國大學赤雨騷亂》、《金魅殺人魔術》,和多位作家合著時代小說《華麗島軼聞:鍵》、《說妖》,及臺灣妖怪考察書籍《唯妖論》,同時是實境遊戲〈城市邊陲的遁逃者〉、〈金魅殺人魔術〉原案,亦和政府合作文化推廣活動。

■ 鹽分地帶文學雙月刊 94 期|古都百異聞  ■

世界各地皆流傳著鬼怪傳說故事,因為符合奇特、意外性與非日常的條件,人們記住了這些光怪陸離的事件並不斷談起。隨著時間推進,細節可能被遺漏,可能經由加油添醋,這些異聞便逐漸化做地方風土民情與歷史進程雜揉而成的產物。本期將帶領讀者探究其不可言說的神祕與生活的連結。
 

【實體雜誌訂購】

博客來
聯 經
誠 品

0 comment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