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新鮮推薦編輯室報告 三月編輯室報告|可憐兮兮地 drive my car

三月編輯室報告|可憐兮兮地 drive my car

written by 王聰威 2022-03-03
三月編輯室報告|可憐兮兮地 drive my car

濱口竜介的《在車上》於台灣正式上映前,舉辦了一場試映會,電影公司邀請各大媒體和許多作家,朋友 k 也去了。他大我幾歲,出版過兩本自費詩集,在這個圈子裡算不上有名氣。

散場後,他打電話約我出來喝酒,一邊喝兌滾水的燒酌一邊說:「村上春樹這傢伙大概是中年危機持續得嚴重,你知道他以前在哪裡寫過,他年輕時其實是不愛開車的,還說了很多開車的壞話,所以在日本根本不打算考駕照,是為了要去國外旅行,才勉為其難地考了駕照,在義大利買了輛二手飛雅特一類的,沒想到後來變得很愛開車,然後才有資格擺出一副『Baby you can drive my car』可憐兮兮的感覺。」

老實說,我覺得 k 才中年欲求不滿,他老藉著看試片把妹,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話說回來,要說開車的話,女人真的是很會開車,我這輩子遇過最會開車的三個人,全部都是女的,以前不是流行開改裝的喜美小車嗎?」k 說,「有一次其中一位,大概 20 多年前,載著我在高速公路狂飆,下著密密麻麻的雨那時,大概差五公分就會死的能見度吧。」

「她幹嘛載你在高速公路上狂飆?」我說。

「我跟她說,我失戀了啊,載我去跑跑,去哪都行。當時我愛上的女人是一個瘦瘦高高,全身散發妖豔氣息的女人,不幸的是,剛好是朋友的新妻。」

果然不出所料,他真的從以前就是爛人。

「懂得開快車的女人真是溫柔啊。」像一句廢話似地,他下了這樣的結論。

■ 2022 三月號|449 期  ■

人的日常與表演,訴說與聆聽,向來是濱口作品裡的母題之一,本期特別以近六十頁的龐大篇幅,探究這位導演的電影語言與影史定位,劇中劇《凡尼亞舅舅》讀法,《在車上》的語言與角色分析,專訪該片台灣演員袁子芸,更特邀日本作家柴崎友香談及對作品改編的想法,並延伸探討《偶然與想像》、《歡樂時光》等過往作品。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