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新鲜推荐当月精选 【当月精选】从戏中戏之互文,共织表演的多重可能性:专访《在车上》演员袁子芸

【当月精选】从戏中戏之互文,共织表演的多重可能性:专访《在车上》演员袁子芸

written by 蔡晓松 2022-03-07
【当月精选】从戏中戏之互文,共织表演的多重可能性:专访《在车上》演员袁子芸

一位年轻的台湾女演员,来到广岛参加戏剧表演。在资深日本导演的指导下,与来自不同国家、使用不同语言的演员们擦出表演上的火花─这段叙述不仅可以用来介绍日本电影《在车上》(Drive My Car)当中的角色珍妮丝,若改为介绍饰演珍妮丝的台湾女演员袁子芸本人,也能命中要旨。在戏里戏外相互辉映的趣味里,袁子芸投入名导演滨口竜介享誉国际的最新作品,饰演舞台剧演员珍妮丝,接受主角家福悠介指导,演出俄国文豪契诃夫剧作《凡尼亚舅舅》的多语言改编版本。戏里,珍妮丝在家福严厉的指导中,逐渐产生表演方式的变化;戏外,袁子芸也透过滨口竜介的独门方法,发展对表演艺术的探索。

袁子芸
演员。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毕业。曾参与《泡沫之夏》、《大唐女法医》、《我的老板是只猫》、《一出好戏》、《凌晨四点的上海》、《南方姑娘》等演出。二○二一年以滨口竜介导演作品《在车上》中的舞台剧女演员珍妮丝.张一角,受到各方瞩目。

双重角色诠释与跨语言拍摄情境

提起进入《凡尼亚舅舅》与《在车上》的过程,袁子芸提到,一开始,滨口竜介会请演员书写自己所饰演角色的背景小传,做为功课。袁子芸以珍妮丝的角度出发,揣摩珍妮丝如何饰演叶莲娜,却被滨口竜介退回,请她改为直接思考如何饰演叶莲娜。袁子芸事后回想,自己准备叶莲娜的过程,也就直接进入珍妮丝在电影中的心境,以亲身经验的角度靠近角色。

阅读契诃夫文本,袁子芸认为《凡尼亚舅舅》中的叶莲娜对于如何「运用自己的魅力,去左右旁边的人物」有相当程度的理解。浏览不同剧团对《凡尼亚舅舅》的演出之余,袁子芸也参考法国名导演路易马卢作品《42街的凡尼亚》(Vanya on 42nd Street, 1994),该片以当代纽约的表演方式诠释《凡尼亚舅舅》,并由茱莉安摩尔诠释叶莲娜。

在跨越多种语言的拍摄现场,袁子芸也回忆,当时在广岛的拍摄期大约三个礼拜,剧组主要用英文沟通。因为翻译不是随身陪同,导演鼓励她与主要对戏的演员冈田将生,以近似剧中状况的方式沟通,彼此尽可能交换对方能听懂的有限语汇,她的日语并不熟练,冈田将生的英语状况也相似,只能尽力让对方理解彼此的意思,却也切合《在车上》的语言情境。

滨口导演的读本指导

《在车上》的主角家福悠介,对于指导演员有自己笃信的方法。袁子芸回忆,在进入剧组的准备过程,滨口竜介对「读本」的要求,比起剧中的家福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们先是一对一读本,再两两读本、小组读本,有非常多次的读本,剧中角色的读本状态,一定程度上已经是演员先经历过的环节。」在读本过程中,滨口竜介会要求演员不带情绪且缓慢地读,读本过程不仅会在准备阶段反复进行,在每一场戏拍摄之前,也都会再进行一次读本。袁子芸表示,自己曾经请教过这个方法的由来,滨口竜介回答这是来自义大利剧场的排演方法,但原版是快速阅读,现在的版本则经过滨口调整。

读本阶段,滨口竜介会仔细地调校演员的状态。「举例来说,滨口导演不懂中文,但他会透过语调来判断,他如果听到两次读本的语调有所不同,会询问演员原因,并且进一步讨论要怎么呈现对白。」袁子芸笑说,与电影中的珍妮丝相同,她与其他演员在准备阶段也对这个方法感到困惑,滨口导演不会直接与演员讨论剧本或角色的内涵。「譬如,当我向滨口导演请教一场戏当下角色的状态时,他会反问我的想法?等到我提出一些想法,他就告诉我,妳已经有想法了,那就由妳来决定即可。」提供开放式的空间。

在严格要求与自由发挥之间,袁子芸认为滨口竜介最大的特色是「对于文本的重视」,电影拍摄的过程,几乎都照着最初剧本上呈现的方式进行,袁子芸也表示,观众最后看到的《在车上》成片,其实与原初剧本的样貌相差不多,这也显示滨口竜介以剧本为重心的电影风格。

发掘表演的「珍珠」

电影中后段,剧团导演家福将演员们带出户外,让珍妮丝与同场演出的韩国演员李允儿在公园进行排演。回忆滨口竜介对于空间的调度,袁子芸提及,导演会先在排练室当中依照剧本节奏,安排演员走位的流动与静止,实际到拍摄现场之后,滨口竜介还会再依据现场环境状况进行微幅修正,比方说,两位演员在树下的互动,就是现场机动增加的元素。

「在排练的当下,导演对于走位安排非常严格。但是,一旦到了演出现场,他又会提供自由度,让我们自由运用空间。」袁子芸提到,当时的对手演员拿起一片枫叶与她进行互动,这是原本在排练室里没有的环节,基于对方以环境中的物件自由发挥,她当下也以有机的方式做出互动与回应,而这些过程,最后都被保留在电影的呈现中。

电影中,当珍妮丝与对手演员李允儿完成表演,剧团导演家福评价两位演员之间已经发生变化。谈起这场戏,袁子芸也表示,对演员来说,这就像是在表演里发现「珍珠」的过程。「珍珠没办法主动寻找,只能透过活在当下去发现。」袁子芸说,她无法直接解释剧中角色家福的意见,但这是她对当时两个角色发生「变化」的理解。

表演与真实:难解的流动与分野

实际参与演出之外,袁子芸亦透过许多表演课程充实对表演方法多层面的理解。她提到美国表演指导巨擎桑佛德迈斯纳(Sanford Meisner)影响她甚钜。「表演是在想像的情境下产生真实的反应。」对于表演如何与真实的生活互相组织与影响,袁子芸也仍在寻找属于自己的表演方法。

在探索表演的过程中,无可避免地需要把一部分的自己投入角色的心智状态。阅读契诃夫文本的过程,袁子芸也体察到剧中角色的精神状态,有时候会让自己产生抗拒。演员毕竟不是完人,也会有情绪与状态的好坏差异。「表演与许多创作艺术是一样的,需要投入想像力与情感,有时候很疗愈、有时候很消耗。」袁子芸自承,自己的角色在《在车上》虽没有经历太大的情绪转折,但在拍摄完毕的几个月后,却也被旁人点醒自己并没有好好地放下角色。

「有时候,反而是我们实际的生活没办法像角色那样完整、那样美好,它可能会影响你,让你舍不得与它分开。」袁子芸笑说,自己偶尔也会好奇,是否有可能在学习到厉害的方法之后,就可以不需要「每一次都拿出自己」,去承受可能的伤害,但回首自己目前的表演体悟,仍然觉得拿出真心的表演,效果会比较好。

演出之中、演出之外,不仅要把自己放入角色,也需要接受角色的经验影响自己往后的真实人生。如何在结束之后,重新面对与角色产生连结的自己,也是表演之路未来的长远课题。

采访撰文|蔡晓松
从事影视相关评论、采访与影展文字工作。曾任二○二一台湾国际纪录片影展影评人协会推荐奖评审,与第二届金马国际影展亚洲电影观察团成员。

摄影|YJ
图片提供|东昊影业

■ 2022 三月号|449 期  ■

人的日常与表演,诉说与聆听,向来是滨口作品里的母题之一,本期特别以近六十页的庞大篇幅,探究这位导演的电影语言与影史定位,剧中剧《凡尼亚舅舅》读法,《在车上》的语言与角色分析,专访该片台湾演员袁子芸,更特邀日本作家柴崎友香谈及对作品改编的想法,并延伸探讨《偶然与想像》、《欢乐时光》等过往作品。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