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藝文行事 詩與其他,關於文學的更多可能─小美冰淇淋×聯合文學雜誌「詩光浮現咖啡館:雲霧系雪糕」

詩與其他,關於文學的更多可能─小美冰淇淋×聯合文學雜誌「詩光浮現咖啡館:雲霧系雪糕」

written by 許楚君 2022-08-15
詩與其他,關於文學的更多可能─小美冰淇淋×聯合文學雜誌「詩光浮現咖啡館:雲霧系雪糕」

與其他產業跨界合作,對《聯合文學》雜誌不是第一次。過去與台灣森永推出「四季之詩牛奶糖」、7-ELEVEN CITY PRIMA 咖啡杯套小說,除了明顯可見的銷量、大眾傳播上的成效,都將文學創作與合作商品彼此自然地融合。這樣的經驗,讓團隊更有信心的知道,放下種種關於文學的預設,許多想法看似天馬行空,都仍然有付諸實踐的可能。

一段新的旅程:與小美合作的另重挑戰

「每一次跨界合作,都是新的挑戰。」《聯合文學》雜誌總編輯王聰威幾次負責主導內容企劃,他提到,過往的成功經驗帶來更多的信心,卻不意味著這次的嘗試更為輕鬆。

由於合作品牌溝通的方式、性格與期待,都十分不同,在面對新的提案計畫之時,總是需要從頭開始想起。同時,由於一開始與台灣森永合作「四季之詩牛奶糖」就取得成功,小美對於合作企劃抱著很高的期待,從洽談之初就決定以「聯名」方式合作。對《聯合文學》雜誌團隊來說,主要的壓力來自於必須突破既有的成果,進一步做出新的突破。

視覺設計指導陳怡絜在前幾次的跨界合作中,都藉著商品視覺,讓人對企劃留下深刻的印象。她說到,因為前幾次的成果太過成功,要在視覺設計上做出區別,相對變成另一道難題。

即使每一次跨界合作都面臨不同的挑戰,過去受到肯定的經驗,讓《聯合文學》雜誌有了底氣,加上小美給予充足的發揮空間,這回策劃的過程不僅更加駕輕就熟,也更有自信做出變化與嘗試。

在雪糕中,浮現一座想像的咖啡館

這一次「詩光浮現咖啡館」的企劃,是從小美近年頗受歡迎的「雲霧系雪糕」發展而來。團隊依據雪糕的特性,希望能在包裝上,將霧氣散去、雲朵飄移的視覺效果,與詩的特質彼此結合。

在這其中,企劃上思考的,主要是如何將抽象概念具體化。為了突顯「吃冰」的獨特性,讓文學在商品中不僅只是包裝,決定以「浮現」的概念作為核心,將盒面上藏起的詩句印在冰棒的木棍上,直至雪糕融盡、雲霧消散,在最終浮現出詩眼的一瞬頓悟。

這樣的設計,巧妙地讓短詩自然地融入冰品之中。同時,也讓詩句不僅是包裝上的點綴,與消費者之間更具互動,由此使得「吃冰」不僅是純然的消費與飲食活動,更改變了閱讀文學的方式。

此次從內容策劃到視覺包裝,全然是為小美量身打造。陳怡絜提到,最初的構想,是以四種冰品構劃出想像中的空間,「就像是在霧氣瀰漫的冰櫃裡浮現出一座咖啡館」,以及能在其中放鬆、閱讀的片刻悠閒。

在設計口味時,《聯合文學》雜誌提出了幾種常見於咖啡館的飲料,並且由小美依據冰品開發的專業,提出實際執行上需要修正之處。譬如說原本希望能加入 café-goers 偏好的黑咖啡,但要製造出雲霧系雪糕的效果,還是需要調入牛奶。最終在彼此的合作與協調之下拍板定案的四種味道,都既能扣合企劃概念,又兼顧口感考量。

打開詩的另一種面貌

編輯部選定李豪、王小苗、林婉瑜與盧建彰等性格各異的詩人,搭配咖啡拿鐵、玫瑰奶茶、抹茶歐蕾與荔枝蘇打,除了依據雪糕的性質,當然也在其中偷渡了偏愛與私心。

幾位詩人的作品早已累積充足的人氣基礎,相對輕盈、靈活的創作性格,更能與冰品的特性彼此融合。

其中,從 PTT 詩版為基點展開創作的李豪,總是能捕捉當代人寂寞與浮動的狀態。林婉瑜詩裡的意象,往往能表現人與人之間偶然的聚散。王小苗的文字大膽又親密,詩裡呈現的身體感,更能讓人在閱讀的時候感受到不同程度的溫差。盧建彰是詩人,更是專業文案與廣告導演,文字精簡明快,其中的影像感與故事感卻總能令人浮想聯翩。

王聰威說,編輯們希望與更多風格各異的詩人合作,有些早為讀者所知,也有些相對陌生,讓熟悉或不熟悉文學的人,都能從「詩光浮現咖啡館」看見文學不同的樣貌。

詩人們原本的詩句未必能貼近雪糕的特質,因此這次都是由《聯合文學》雜誌委託創作。王聰威認為,花費更多的溝通成本,為小美量身打造新作,會是更好的選擇。編輯們將視覺設計、雪糕口味交給詩人,讓他們由此發想、書寫,不再只是天馬行空的自由創作。

陳怡絜提到,因為前導工作中花費了許多心力溝通、協調,詩人們完成的詩句未必直白,但多數能與設計中的元素隱約對應。消失的句子浮現出來的時候,更能呼應整體詩句和盒面設計。

除了包裝盒面上經過轉化的設計巧思,譬如蘇打氣泡折射出的輕快顏色、咖啡豆與抹茶的暖色、玫瑰的花瓣與葉片,以及配合著不同口味,設計咖啡館裡調製飲料的高腳杯、磨豆機、茶具,陳怡絜此次更進一步在盒面上放大詩句比例,用對比色彩突顯文字,讓文學成為這項特別企劃中的主角。

文學一定比我們想的,有更多可能

經歷過這麼多的跨域嘗試,實則也可看見《聯合文學》雜誌如何重新思考文學的各種可能,使得文學在任何生活範疇都可以實踐,「讓大家一想到《聯合文學》雜誌,就能想到它是與生活緊密相關的。」

文學作為生活的一部分,早自 2014 年改版以來就成為《聯合文學》品牌精神。王聰威認為,文學實則是一道漫長的光譜,也擁有各種不同的面貌,隨著載體不同,將發揮不同的功能。譬如《聯合文學》在雜誌內容策劃上,仍會滿足目標讀者對於深度與廣度的需要;與商品合作,就不再會以嚴肅的方式談論文學,只會用到文學中很小的片段。透過合作夥伴與消費者的反應,可以知道,這樣的方向可能是行得通的。

這道漫長光譜的最大公約數,大概是因為喜歡文學,讓生活變得有所不同。王聰威期待能透過書本以外的媒介,讓對閱讀陌生的人們,也能體驗到文學為生活帶來的改變。文學也將在種種靈活、多元的形變之中,逐漸生長出各式各樣不同的面貌。

採訪撰文|許楚君
一名從雜誌編輯台長成的雜食者,正透過各種路徑緩慢學習。

攝影|YJ

0 comment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