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平常相遇焦點人物 【焦點人物】錯誤裡的輕中之重——專訪Tizzy Bac

【焦點人物】錯誤裡的輕中之重——專訪Tizzy Bac

written by 蘇曉凡 2023-01-03
【焦點人物】錯誤裡的輕中之重——專訪Tizzy Bac

十二月五日,Tizzy Bac 全新專輯《Human Error》的首波主打歌曲〈從地心竄出〉MV 正式上線,YouTube 上的第一則留言寫著:「這個樂團經過二十年終於瘋了(愉悅、開心與讚賞)(Bravo)」。看著樂迷欣喜於 Tizzy Bac 顛覆過往的形象與曲風,惠婷、前源滿足到不亦樂乎,「玩團二十幾年,想說來惡搞一下,其實有點期待第一首歌丟出來之後,大家會說『咦,這什麼東西?』或是『TB 壞掉了嗎?』」

這是貝斯手哲毓癌逝後,由惠婷、前源兩人創作出的第一張專輯,在前導影片裡大玩毛怪外星人形象,首波主打〈從地心竄出〉更是有別以往的舞曲曲風,要你一起跳舞跳起來。

〈從地心竄出〉MV 側拍(相信音樂提供)

「前一陣子我們做了很多很重的嚴肅主題,有點想要讓自己有新的態度吧,也想要找回年輕時候的那種輕巧。很沈重的,或所謂大器的音樂,我們已經做很多了,這次反而想走回直覺、輕鬆,甚至是幽默的路線。」惠婷說,這張專輯想玩「輕」一點的音樂。

與其說是抓取輕重之間的平衡,更像是拍掉積在肩上,看待生命的嚴肅,改而輕鬆地回望年輕時候——走過人生中很沉重的死別,這一回,要輕輕地開始。

「其實這是我們本來的樣子,只是因為人生經歷而越來越嚴肅,嗎?」看惠婷稍顯疑惑,前源接著說:「正好也是那段時間,但也沒辦法,那段時間成為我們的經歷,音樂自然而然就會變成那樣。但某種程度,我們都知道時間到了,前一個階段該畫下句點。」

所謂本來的樣子,是雖然都非天生幽默性格的人但好愛幽默,甚至從小癡迷喜劇演員威爾·法洛。〈從地心竄出〉MV 裡的誇張裝扮與舞步,就是致敬威爾·法洛,「我是覺得這首可以直接下一個標題:『我想成為威爾法洛』」惠婷說,想在音樂裡玩喜劇的元素,藉此找回年輕時候做音樂的初衷。

二〇二〇年上映的美國喜劇《歐洲歌唱大賽:火焰傳說》,由威爾·法洛飾演男主角,一位從小夢想站上歐洲歌唱大賽的瑞典小鎮歌手。疫情期間看了這部片,電音舞曲遂成為 Tizzy Bac 製作〈從地心竄出〉的曲風想像。正巧,專輯製作人陳建良(小馬老師)認識瑞典音樂製作人 Tony Malm,「他丟回來的第一個版本,我們就覺得『中了』。」透過 Tony Malm,〈從地心竄出〉搖身成為正宗歐陸電子流行舞曲。

從三人變為兩人

專輯製作人陳建良是在今年初確認加入專輯製作,惠婷、前源非常感謝老師參與,「老師加入有點撥雲見日的感覺,今年初在公司會議上確定找小馬老師,接下來專輯進度飛快。」在此之前,專輯是兩位成員自己摸索,前源坦言前期頗受煎熬,「這是哲毓離開後的第一張專輯,對我們來說,心理壓力蠻大的,對於這張專輯的期待也很高,是自我期待,而不是別人對這張專輯的看法。因為期待都很高,也有自己的畫面,所以一開始花了很多時間在彼此溝通。」

「對於這張專輯,我自己的想法是想加入新的元素,讓 TB 有新的畫面感。我們都提了很多想法,也有想說找人來念饒舌,前期很多這些討論,製作過程中也再邊修正。」

除了費心思討論新的專輯元素,從三人變為兩人,討論狀態也完全不一樣,前源稱之為「恐怖平衡」,「以前是三個人的時候比較能夠討論,現在可能會停在,我想做成 A 樣子,惠婷想做成 B 樣子。」疫情期間彼此無法見面,陷入僵局就彼此冷靜,一次冷靜可能就是一個月之久,專輯進度緩慢也可想而知。

另一方面,面對樂團變為兩人的現況,《Human Error》找來許多知名音樂人合作,像是由曾以電影《瀑布》獲金馬最佳原創電影配樂的盧律銘操刀〈Human Error〉,更與五十人的管弦樂團現場錄製;找來浩子合唱 Tizzy Bac 第一首台語歌曲〈一條美妙的歌〉;與宇宙人小玉編曲〈愛嬌〉,由方Q彈奏 bass⋯⋯。

「其實出發點也算簡單,這一次寫的歌剛好畫面多一點,對應歌詞也都有鮮明的印象,若是這首歌想長成某個樣子,那誰可以讓它更快靠近那個樣子,我們就找誰合作。」但這不會是唯一的作法,「日後變成我們都不要跟人家合作,兩個人就硬弄,也是有可能。」惠婷說。

如果做了其他選擇,現在的我會是怎麼?

未來都說不準的。走了四十多年的人生經驗,兩人開始發現生命這種東西,掌握不了。進到四十中年,卻沒跨過不惑之年的領悟,反而隨著年紀一再增長,面對事情依舊是無法理清楚的困惑,「人家都說四十不惑,才怪,超疑惑的。別人對我說,過了三十歲、四十歲的檻會怎麼樣,但那個檻在哪裡?哪有什麼跨過。」

沒有不惑,那就只得學著看開。前源說:「很多事情真的都無法控制,你以為你都安排好了,沒有,要出事的時候還是出事,要出包的時候還是出包,手是無法掌握全部的,那不如就放手。」

惠婷在一旁補上一句:「我們只是造物者的一顆棋子。」

新專輯《Human Error》的概念設定也是由此出發:在宿命論的架構之下,只有「人為錯誤」作為反抗命定與自由意志的救贖。

關於錯誤,人到中年,忍不住試想平行宇宙的生命樣子,「也是人生經歷夠多了,累積了一些懊悔或錯誤,開始會想到以前做的決定,如果選擇了B,而不是現在的 A,那我現在會是怎麼樣?」

唱過小情小愛、時間與疼痛,這回,Tizzy Bac 想討論錯誤,「錯誤這件事,其實也是生命中很重要的課題,假設我們用音樂去討論愛情、失落和傷感,那錯誤應該也值得作為一個概念,拿出來討論。」

輕中之重,Tizzy Bac 看來無法全部甩開嚴肅與牢騷。《Human Error》專輯裡,除了〈Human Error〉,〈Small Talk〉說著也許人生便是由一個錯誤接著一個錯誤累積而來,〈愛嬌〉唱出相遇的錯過與遺憾,〈不願具名的訪客〉則是愛錯之後的自我成長之旅⋯⋯都是帶上錯誤的故事。

在真實與不真實之間連結人

專輯設定成科幻故事,兩位成員都愛科幻故事,其中,惠婷更是極致癡迷者,專輯做成科幻電影,倒也不足為奇。惠婷說,科幻電影最吸引人之處,在於可以用以分享很難懂的議題,「給它一個科幻的外衣,忽然這些事就變得很酷,不會無聊聽不懂。」前源也說:「科幻電影有趣之處在於它有一部分真實,又有一部分不真實,我覺得這部分很吸引人,故事在真實與不真實間跑來跑去,增加很多幻想空間,又可以帶到難懂的,跟人有關的議題。」

有時候,惠婷會在臉書寫文分享心情,也是透過科幻電影來述說難以成句的人生體會。這一回的歌曲,比照辦理,外星人之外,還有地獄犬、雪怪、具有靈魂的機器人等不思議生物,問起這些意向如何與詞曲創作連接一起?「這些意象就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所以算信手捻來。我大量吃這些東西,不只是科幻書,還有怪奇類的影集小說。」

關於〈不曾有過就不會弄丟〉一曲的地獄犬故事設定,「我只是想要用另一種諷刺的方式去說愛情,我以前就對地獄犬很感興趣,想說如果愛是地獄的話,那地獄犬就是守門犬。講情傷,想說用被地獄犬咬一口來形容,會不會更有趣一點。」至於〈Finding Yeti〉裡的雪怪,則十九世紀科學家追尋雪怪的足跡,擺放至一個人的生命歷程——就算徒勞,也是認真活過。

二〇二〇年,寫歌期間正好撞到疫情爆發,待在家的時間也看了多集的老高,惠婷笑著說:「老高似乎也在這次歌詞創作上,佔了很重要的一部分,遇到一些專有名詞,我會先看老高怎麼解釋。」

走到中年,犯了這麼多錯誤,寫了那麼多的錯誤之歌,是否變得坦然?「還是超不安啊。」疫情帶來的末世感,反而讓惠婷在那段時間卯起來創作,「你會發現自己不能控制的事情越來越多,所以我現在都只想今天的事,過著『我明天死掉,今天也不會後悔』的人生。」她特別強調,雖然是看似負面的前提,實則是非常積極的生活態度。

宿命歸宿命,是造物者的棋子也罷,Tizzy Bac 的音樂仍任性地長出自由意志,在浩瀚無邊境的宇宙中飛翔。

採訪撰文|蘇曉凡
文字工作者。畢業於政大新聞所。喜歡故事、認識人和社會。曾任職於藝文雜誌、新聞媒體。

攝影|YJ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