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新鲜推荐编辑室报告 编辑室报告|期盼在任何一处与您相遇

编辑室报告|期盼在任何一处与您相遇

written by 王聪威 2017-12-29
编辑室报告|期盼在任何一处与您相遇

当您打开这一期《联合文学》一定会有些惊讶,从目录页开始就跟几年来您所读过的《联合文学》大不相同,我不打算在这里直接向您报告我们到底做了些什么改变,希望您能随心所欲地读读。

明明二○一六年我们才获得金鼎奖「最佳人文艺术类杂志奖」以及「年度杂志大奖」,二○一七年又得到金鼎奖「最佳美术设计——个人奖」,大可以将二○一四年来逐渐精炼成熟的《联合文学》样貌继续维持下去,可是其实早在二○一六年底我就跟小我十几二十岁的同事们说了:「也许二○一七年还能使用旧版型,不过二○一八年我们要再做一次改版,这一次,要让《联合文学》变成是你们的《联合文学》,而不是我的。」二○○九年六月,我接掌《联合文学》的前夕已经对这本杂志的未来有张明确的预想图,于是在九年之间,我和永远小小的编辑团队,几乎是一再打掉重做地朝着我设定的一切去编辑《联合文学》,如您一路以来看到的那样,有做得极好的部份,当然也常常有惨不忍赌的时刻,但《联合文学》终究成了一本颠覆许多人想像,并且从来没有人完成过的文学杂志。更好的是,总是有作家、读者、杂志同行和年轻朋友愿意告诉我,这几年我们的思考方式、团队运作、内容创意与视觉设计如何影响,并且激励了他们对实体刊物的热情。

只是当时我所想像与期盼的未来,不管是杂志制作或文学本身,都一定跟此刻的文学杂志人所想像与期盼的未来截然不同,他们所看见的风景必然比我过去所见的要更激烈变动许多。这几年来出自于我个人任性的改版计画,一直受到大家的支持与包容,接下来我想当支持与包容别人的那个人,让比我对未来更敏锐,更有想法的年轻同事真正实践他们对文学与杂志的理想,而我在必要的时候,帮他们压平跷起的边角,或是拉拉不够伸展的皱折,这样的程度就好。

好吧,虽然前面说不打算直接报告我们有什么改变,还是忍不住要说一点点,例如《联合文学》已经有了专属的线上志,(请用手机扫一下右下方的QRCode)除了部份的实体杂志文章,也将有大量原生内容。同时,我们会在每期杂志内制作三十二页的「书评别册」,所有内容都是当年度华文文学书评,如您所知,几乎没有实体刊物大规模地做这件吃力不讨好的事了。所以,此刻的您有两个选择,立刻扫瞄QRCode去逛逛全新的《联合文学》线上志,或者也可以直接翻到「书评别册」去读读不合时宜的正统书评,对所有读者来说,都可以依个人喜好、重度或轻度,重新体验阅读《联合文学》的乐趣,而这两个做法正代表了《联合文学》未来两种并存的风格定位:「随时可以在行动中享用的文学生活,以及理所当然做为核心的深度文学阅读。」

不过,或许我不该侈言「未来」,因为按照这世界的快速变化,我们目前的尝试顶多只能说是有限程度的「近未来」,那么从二○一八年开始,我们要这么跟大家报告:线上《联合文学》加上实体刊物的《联合文学》,才是《联合文学》做为文学新媒体的「近未来」完整样貌,期盼在任何一处与您相遇。

 

◆本文原刊载于《联合文学》第399期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