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普通生活灵感角落 【灵感角落】蔡琳森:街续

【灵感角落】蔡琳森:街续

written by 蔡 琳森 2017-12-31
【灵感角落】蔡琳森:街续

若是镇日闷困在家,我便例行对自己郁郁的身体掷一句:出去绕绕吧。它便顺从了我的提案。逢凛冬,大衣长袜。若遇炎夏,轻装简从。我已养育固定的路线,自赁居处出发,这拐角转去是一淡定的超商,那巷弄钻入有一喧嚷的黄昏市场……偶尔,也按捺性子,刻意绕远,迂回探勘。

近日,学姊分享了文法书上读到的一句:「问题是阳性的,解方是阴性的。」我倒觉得,这说法也适用于各种生活函数。譬若,意识是阳性而情绪是阴性。感官是阳性而位移是阴性。我热衷吟味它们的不同变项,不同数值,反映在体感上的殊异。我谨慎地拿捏著,细细地调度,以换取暂时的调和与一瞬平衡。故而,我再往大街上晃荡。

该是缘于我南投水里乡间的童年记忆。那时祖厝缘山而建,临街左右分别是一间晦暗旅店,一户红灯晕的茶室。斜对街有文具行,正前方则是义民庙。祖父母常晨起,偕我推车赶赴水里车站前的市集。车上有后山刨来的山笋,有自栽自售的果物。沿途经过山产店、药房、食铺……于我,是三界九地细碎纷纷扳转开来的一幅卷轴,教人连「脚趾头都竖起来观望」。

多年后返乡,老屋历震灾,又重建。原来,那条熟悉又陌生的街市何其窄短。如今我有了只身走街的习惯。我寓居的城市时时矜住它蒙尘的历史,供予市井生民搏生的空间。风景里满盈他人之记忆,他人之欢乐与忧伤。何其真实,何其饱满的荣枯流转,杂陈的入世情感。卡尔维诺老早便晓谕过了:唯有认识事物的外表,才能进一步探索其底邃。但事物的表象却无可穷尽。于是,口袋里揣着我的笔记小册子,我又出门溜达了。

 


蔡琳森

一九八二年夏日生,迷恋舒淇。出版诗集《杜斯妥也夫柯基:人类与动物情感表达》(南方家园)、诗文集《寡情问题》(南方家园)两种。

 

◆本文原刊载于《联合文学》第399期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