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Author
Author

言叔夏

  • 秋天到了就想吃野菇椎茸炊飯了。或者栗子南瓜蒸飯也不錯。總之是各式熟爛物事。將洗淨的野菇與薑絲以麻油清炒,放入鍋中與米慢慢炊熟。厚沉沉的土鍋在瓦斯爐的小火上發出嘟滋嘟滋的聲響,從鍋蓋的孔洞那裡(閱讀更多)

  • 離家幾年,二十一世紀便過了幾年。某日想起高雄,驚覺那竟真是上個世紀的事了。回想起來,像是琥珀浸泡在一透明玻璃瓶裡,遙遠得幾乎是羊水。羊水裡隱約有個胎印。若在席間拿來談笑:「我記得……」;「我(閱讀更多)

  • 記不得那清晨入睡、午後轉醒的日子,究竟是從我年輕時代的什麼時候開始養起的。像養大一個孩子那樣地,白晝的日子漸漸矮小,夜晚慢慢長高。直到後來,照鏡子的時候,我就忽然有了一個臉面漆黑的孩子,陰影(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