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喜欢读书重点书评 【2019 小说出版观察】千禧世代作家的崛起

【2019 小说出版观察】千禧世代作家的崛起

written by 詹闵旭​ 2019-12-19
【2019 小说出版观察】千禧世代作家的崛起

台湾文学研究者范铭如在〈台湾小说概述——台湾小说的五代同堂〉(刊登于《2010年台湾文学年鉴》)盘点二○一○年出版的小说,她留意到不少七年级作家刚好在这一年登入文坛:「宝瓶今年一口气集体推出五个小说新人,神小风、朱宥勋、吴柳蓓、彭心楺、徐嘉泽,加上分属九歌和联文的杨富闵和吴亿伟,星光二班梯次正式启幕。」范铭如认为,从三年级的施叔青《三世人》到六年级童伟格《西北雨》纷纷在二○一○年交出重要作品,不少七年级作家亦在这一年初试啼声,诚可谓台湾小说的五代同堂。

时序推进到二○一九年的今日,读者更有幸得见七代同堂。二年级作家黄春明交出久违新作《跟着宝贝儿走》,以嬉笑怒骂的笔触讽刺社会乱象。三年级作家陈耀昌长期经营历史小说,继《傀儡花》、《狮头花》,交出《苦楝花》,宣告花系列台湾三部曲的完工。三年级诗人李敏勇化名小说家李纪,推出《私の悲伤敍事诗:一个诗人的青春小说》。四年级的王定国长期书写成年男女的孤寂情爱,睽违两年,今年再度出版《神来的时候》。五、六年级是目前台湾文坛创作主力,产量最丰,阵容最庞大,品质齐准,今年成果包括:五年级的陈雪《无父之城》、骆以军《明朝》、朱国珍《古正义的糖》、陈淑瑶《云山》、胡晴舫《群岛》、李维菁遗作《人鱼纪》问世,六年级的吴明益《苦雨之地》、张亦绚《性意思史》、刘梓洁《自由游戏》、罗浥薇薇《失恋传奇》。

七、八年级作家的表现和产量同样耀眼。七年级的连明伟《蓝莓夜的告白》、朱宥勋《湖上的鸭子都到哪里去了》、邱常婷《新神》等人推出新作,林秀赫更是一口气出版《深度安静》与《儚:恐怖成语故事》两部作品。当年范铭如笔下初试啼声的七年级作家,如今已跃升为台湾小说创作的中坚世代。八年级作家亦来势汹汹。潘柏霖虽然年轻,却已出版多部作品,尝试不同类型的创作,企图心旺盛,今年更出版《蓝色是骨头的颜色》。钟旻瑞、张嘉真则分别出版了他们的第一部作品《观看流星的正确方式》、《玻璃弹珠都是猫的眼睛》,皆有可观之处。

碍于篇幅,我无法全面讨论今年出版的所有作品,而希望集中关注七、八年级作家。美国学者 Neil Howe 和 William Strauss 把一九八○年至二○○○年左右出生的世代命名为千禧世代(the millennials),他们认为这一个世代成长于较为富裕的环境,且浸淫在网际网路和各种传播媒介交织的环境,因而培养出独特的生活方式、消费习惯与价值观。当千禧世代作家(也就是台湾惯称的七、八年级)自二○一○年代崛起,逐渐在台湾文坛占有一席之地,他们的创作关怀和主题值得留意。

世代意识是首要关怀,朱宥勋今年出版以实习老师为主题的《湖上的鸭子都到哪里去了》恰好让人一探究竟。学校向来是台湾作家的重要创作题材,但有别于前辈作家谈校园里的成长、体制、师生关系,朱宥勋新作则延续前一部《暗影》所关切的世代对立,深入挖掘教育现场盘根错节的权力黑幕。朱宥勋无疑是千禧世代最具代表性的作家之一,从他的作品一方面看见年轻世代对于世代议题的念兹在兹,另一方面,他在《暗影》以后有意识融入类型小说元素,尝试为纯文学创作另辟生机,提醒我们当代文学创作面临的跨媒介挑战。

追逐异地生活经验,反思自我存在意义是另一显著特色。连明伟短篇小说集《蓝莓夜的告白》描写来自世界各地的底层移民汇聚在加拿大班夫的一间五星级饭店。小说场景设定在大雪苍茫北国,但寄生饭店的移民们压抑炙热情感,欲望高烧,一冷一热之间,构筑出今年最让人惊艳的小说作品。《蓝莓夜的告白》主角是一名到加拿大打工度假的台湾男孩,他的移动经历反映千禧世代对于自我认同的追逐。李琴峰=《独舞》反映同样特质。《独舞》先出版日文版本(荣获二○一七年日本群像新人文学奖),二○一九年再由作者亲自翻译出版繁体中文版。这一本小说描述深受性侵与忧郁症煎熬的女同志,从台湾逃往陌生的日本,逃往世界各地,既是一心寻死,却也是自我认同治愈之旅。

同志小说今年的产量十分丰硕,且表现不俗,这在今年通过同志婚姻的台湾别具意义,展现出千禧世代勇于表现个人拥抱多元、关怀弱势的价值取向。除了上述的李琴峰《独舞》,罗浥薇薇《失恋传奇》、黄羊川《沿抛物线甩出的身体长大》、潘柏霖《蓝色是骨头的颜色》、钟旻瑞《观看流星的正确方式》、张嘉真《玻璃弹珠都是猫的眼睛》皆处理到同志情谊。

潘柏霖和钟旻瑞的创作表现最为杰出。潘柏霖《蓝色是骨头的颜色》描写毒品成瘾的同志恋人,这是沉重的议题,但潘柏霖把整篇小说营造出浪漫而甜蜜的独特氛围,却同时侧写出年轻世代空洞的心灵,让人眼睛一亮。钟旻瑞《观看流星的正确方式》是短篇小说合集,依照叙事者的年纪排列篇目顺序,每一则小说长短不一,一幕又一幕,仿佛充满青春郁闷的成长练习曲。钟旻瑞对于世事的洞察和意象经营已相当成熟。

从日治时期出生的黄春明(1935-)到二十世纪末的张嘉真(1999-),台湾小说家传承接力,谱写出二○一九年小说出版的精采面貌。我认为这一年最值得留意的就是七年级作家已成文坛中坚,而八年级作家后势看涨,构成千禧世代作家的崛起。此一世代的后续创作表现值得密切留意。


文|詹闵旭​
国立中兴大学台湾文学与跨国文化研究所助理教授,兼任台湾文学学会秘书长,曾任北京大学中文系访问学人(2010)、美国UCLA大学亚洲语言与文化系访问学人(2012-2013)。著作《百年降生:1900-2000台湾文学故事》(合著),译作《搜寻的日光:杨牧的跨文化诗学》(2015,与施俊州、曾珍珍合译)。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