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專欄 【手寫日記|一月】鄧九雲

【手寫日記|一月】鄧九雲

written by 鄧九雲 2020-01-02
【手寫日記|一月】鄧九雲

點我看今日日記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

2020.1.1

醒來時想到人與人之間的對話,聽不懂是一回事,但無法試著理解話語中的情感,是另一回事。
起床後,還是以德文讀書會開啟新的一年,然後,又不小心睡回去了。

看了《兔嘲男孩》喜歡劇本的巧思,但某些東西無法鑽入。可能是前幾天《燃燒女子的畫像》餘溫還在燒,其他的溫度都無感了。

台南演出的美術有了方向,劇本大綱交出去,那應該是給導演最好的新年禮物。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2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2

2020.1.2

很久沒好好睡飽,今天起來近中午竟然還充滿著笑意。陽光很好的下午,又重看了一部份《夏日之戀》,女主角說完美的愛只能持續片刻,但這片刻不斷重複。

晚上和好友去了朋友新開的店吃飯,Blue Cheese 蔥油餅真的好有創意,又好吃,改天自己也試試看。

睡前想到昨天電影裡的 Rilke 就是里爾克,又趕緊找出我的聖誕禮物,《最好的里爾克》學一個單字:Einsamkeit(陰性)寂寞。

Einsamkeit wie ein Regen.  寂寞像雨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3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3

2020.1.3

今天的瑜珈課在練習骨盆的穩定,雖然動作都很小,但腿都在抖。鍛鍊骨盆似乎會讓心情穩定一些。下午回到家,趁著太陽光能照到時,艾灸了一個多小時,果然沒有午睡,精神也很好。

晚上和家人吃飯,慶祝媽媽退休了,41 年都沒換工作,很了不起,或是那是一種別無選擇。我說我也沒換工作,但感覺每接一個案子,就是全新的工作。走著走著,身份也慢慢改變了。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4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4

2020.1.4

新的德語課本上是一位熟男帥哥,接下來又要盯著他一年。
班上有些新同學又要自我介紹,每次我都會從「演員」、「作家」2 選 1 說。老師都會再和同學解釋是什麼意思(還好沒有更多問題了)老師問每個人為什麼學德文?只有我和 H 是沒什麼目的,我說喜歡德國電影,但講完又想我也喜歡法國、義大利、日本……,就講不完了。可能我的目的要等我學到不想學了,才會知道吧。(甜點日吃了檸檬磅蛋糕,和栗子派)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5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5

2020.1.5

我想算算看能做出幾種口味的義大利。
今天用蒜味台式香腸加香菜,但因為太少吃香腸,總怕沒熟。

為了讀《馬爾泰手記》去市圖辦了借閱帳號。圖書館阿姨從倉庫裡幫我取出來,後來我帶上公車看,鼻子過敏了一整天。發現家附近的市圖原來藏書很足,有點開心。或許下次試著翻一座小山來也蠻好的。

劇本進入最後 2 場,發現很難寫一個說的話都對,但其實是個差勁的人的角色。尤其在這種限制之下。


2020.1.6

今天去了一個神奇的地方受訪,常常訪問後我都覺得自己似乎又說多了。總是會擔心對方回去不好寫,所以就拚了命地講,事後都覺得好笨,其實大家可能根本不需要知道那麼多啊。

睡前忍不住看了一下兩廳院女兒房的票,緩緩進入五成……離開台北的票真的不好賣,又是在這段尷尬的時間。但今天燈光設計談得很開心,小巧有小巧的做法,就慢慢調整成 5 年前第一次在台北做讀劇的心情吧。還是好期待台南的牛肉湯哦。
( p.s 有人發現前幾天的「派」寫錯了嗎?難怪看起來怪怪的,派、派、派……)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7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7

2020.1.7

七點半就起床工作的感覺很好,又完成了一場戲。
重新拿出女兒房的文本和台南的空間圖紙上排戲。週日就提前下去辦工作坊,所以早早就開始打包道具,想到自己還得帶一顆大氣球坐高鐵,會不會有問題啊?

下午帶 Cookie 去山上走了一圈,看到一大片植物像被燒過一樣,但好像只是枯萎。肚子就突然痛了起來。Cookie 一路夾著尾巴陪我走完,真是一隻敬業的小狗。

這幾天再看《巴黎評論》實在太精彩了。
我真的好愛看訪談文章哦。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8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8

2020.1.8

昨天把我喜歡的作者的《THE FIRST BAD MAN》看完了。
看到她說自己要出新書就好期待,不知道這次又要搞什麼怪。

想起這幾個月陪一群舞者發展獨白,這是一次很過癮的經驗。創作就是只要遇上有想法的夥伴,東西就會一直擴散、延伸,這和我去年書寫課的感覺很像。工作時大多得一個人躲在家一直寫一直寫,但如果有一些外部的調和會比較不會撞牆。

看《夏日之戀》時,就想來討論原著和電影的表現方法。也許可以開始慢慢累積課綱,自己研究研究。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9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9

2020.1.9

這種公開日記的感覺很奇妙。到底要當成沒人在看還是像跟讀者說話的感覺呢?日記的私密性是否成為了一種工具?曾經我也是有寫日記的習慣,但當我發現我只是紀錄了許多負面的情緒和想法,那是一種發洩,但不是我想未來的自己看到東西。我就不太寫了。那些當下的情緒來得快去得快,沒什麼建設性的價值,我就很少寫了,只是記下看過的書和電影,有時也來不及。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0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0

2020.1.10

一起床就發現廁所漏水,最不會處理這種事了,人都還沒醒就被嚇醒了,感覺是麻煩的問題,又快過年了。
今天瑜伽和上星期的主題一樣,平日自己有練習,所以昨天就沒那麼吃力了,骨盆的穩定真的好重要。如果柔軟和肌力我會選後者,不需要使用到那麼極致,但有能掌控的身體。
明天就要投票了,氣氛有些緊張,希望是好天氣。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1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1

2020.1.11

一早起床投票後,又無法專心做什麼事,打開 Netflix 看了好幾集《The OA》,實在很怕追劇,一看就沒完沒了。
晚上一個人在家改劇本、看開票,不管怎麼樣今晚一定要好好睡覺才是。今晚 Cookie 也不在,希望她也能睡好。小狗下午看醫生,挨了 2 針,也處理了脖子上的東西,她好勇敢,一聲都沒叫,乖 Cookie。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2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2

2020.1.12

到台南了,晚上的自由書寫工作坊不小心太多人。第一次要遊走在 3 個房間裡帶活動是很特別的,雖然有點吃力,最可惜的是我沒辦法和大家一起寫。最後大家都帶走了自己的詩,還有那份小禮物,相信會是 2020 全新的方向。

明天就要進場了,最後一場硬仗,期待也興奮。這幾天有室友,會演戲也會畫畫的舒勤。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3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3

2020.1.13

出外工作很容易睡不好,今天在空間工作了一整天,燈基礎的部份都完成了,裝置的部份完成了一坐拉線,沒完全弄好前看起來都和心裡想的有些落差,不過能有自己的團隊是很滿足的事,不像寫劇本一個人奮鬥到死…。
劇本的部份也完成了,只要再順一次,就能交給導演了,我就更能專心處理《女兒房》的演出了。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4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4

2020.1.14

第 2 天進場,台南新的演員加入,一切在慢慢累積起來。中午吃飯時,花椰菜上好多蟲,因為有心理準備,就沒那麼大反應,或許生活就是累積這些心理準備,真的經歷過的、或是聽過的,等到發生時遇到就知道怎麼應對。當導演也是這樣,一點點發現學習,一件件解決,明天就會更確定了。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5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5

2020.1.15

劇場就是一個會失去時間感的地方。幕簾拉起來外面的世界就不存在了。附近有間看起來很厲害的日本料理,但是我已經連去四次都沒吃到。:(
晚上的身體工作坊,來了些沒見過的面孔,夥伴帶了些新活動,依然可以看到大家的創造力,以及人與人碰撞的火花,真的好希望看見大家都在創作,因為那是唯一的解藥。today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6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6

2020.1.16

今天還是沒吃到日本料理,公休日,明天再戰。
晚上技術彩排終於能看到全貌了。就算文本不變,只換了一個演員,加了音樂,換了場地,一切都不一樣了。而且在最後幾天票如願賣完了,剩下就是專心演出了,明天就首演,對於自己又創造了一個全新的房間,感到不可思議。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