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專欄 【手寫日記|一月】鄧九雲

【手寫日記|一月】鄧九雲

written by 鄧九雲 2020-01-02
【手寫日記|一月】鄧九雲

點我看今日日記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

2020.1.1

醒來時想到人與人之間的對話,聽不懂是一回事,但無法試著理解話語中的情感,是另一回事。
起床後,還是以德文讀書會開啟新的一年,然後,又不小心睡回去了。

看了《兔嘲男孩》喜歡劇本的巧思,但某些東西無法鑽入。可能是前幾天《燃燒女子的畫像》餘溫還在燒,其他的溫度都無感了。

台南演出的美術有了方向,劇本大綱交出去,那應該是給導演最好的新年禮物。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2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2

2020.1.2

很久沒好好睡飽,今天起來近中午竟然還充滿著笑意。陽光很好的下午,又重看了一部份《夏日之戀》,女主角說完美的愛只能持續片刻,但這片刻不斷重複。

晚上和好友去了朋友新開的店吃飯,Blue Cheese 蔥油餅真的好有創意,又好吃,改天自己也試試看。

睡前想到昨天電影裡的 Rilke 就是里爾克,又趕緊找出我的聖誕禮物,《最好的里爾克》學一個單字:Einsamkeit(陰性)寂寞。

Einsamkeit wie ein Regen.  寂寞像雨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3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3

2020.1.3

今天的瑜珈課在練習骨盆的穩定,雖然動作都很小,但腿都在抖。鍛鍊骨盆似乎會讓心情穩定一些。下午回到家,趁著太陽光能照到時,艾灸了一個多小時,果然沒有午睡,精神也很好。

晚上和家人吃飯,慶祝媽媽退休了,41 年都沒換工作,很了不起,或是那是一種別無選擇。我說我也沒換工作,但感覺每接一個案子,就是全新的工作。走著走著,身份也慢慢改變了。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4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4

2020.1.4

新的德語課本上是一位熟男帥哥,接下來又要盯著他一年。
班上有些新同學又要自我介紹,每次我都會從「演員」、「作家」2 選 1 說。老師都會再和同學解釋是什麼意思(還好沒有更多問題了)老師問每個人為什麼學德文?只有我和 H 是沒什麼目的,我說喜歡德國電影,但講完又想我也喜歡法國、義大利、日本……,就講不完了。可能我的目的要等我學到不想學了,才會知道吧。(甜點日吃了檸檬磅蛋糕,和栗子派)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5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5

2020.1.5

我想算算看能做出幾種口味的義大利。
今天用蒜味台式香腸加香菜,但因為太少吃香腸,總怕沒熟。

為了讀《馬爾泰手記》去市圖辦了借閱帳號。圖書館阿姨從倉庫裡幫我取出來,後來我帶上公車看,鼻子過敏了一整天。發現家附近的市圖原來藏書很足,有點開心。或許下次試著翻一座小山來也蠻好的。

劇本進入最後 2 場,發現很難寫一個說的話都對,但其實是個差勁的人的角色。尤其在這種限制之下。


2020.1.6

今天去了一個神奇的地方受訪,常常訪問後我都覺得自己似乎又說多了。總是會擔心對方回去不好寫,所以就拚了命地講,事後都覺得好笨,其實大家可能根本不需要知道那麼多啊。

睡前忍不住看了一下兩廳院女兒房的票,緩緩進入五成……離開台北的票真的不好賣,又是在這段尷尬的時間。但今天燈光設計談得很開心,小巧有小巧的做法,就慢慢調整成 5 年前第一次在台北做讀劇的心情吧。還是好期待台南的牛肉湯哦。
( p.s 有人發現前幾天的「派」寫錯了嗎?難怪看起來怪怪的,派、派、派……)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7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7

2020.1.7

七點半就起床工作的感覺很好,又完成了一場戲。
重新拿出女兒房的文本和台南的空間圖紙上排戲。週日就提前下去辦工作坊,所以早早就開始打包道具,想到自己還得帶一顆大氣球坐高鐵,會不會有問題啊?

下午帶 Cookie 去山上走了一圈,看到一大片植物像被燒過一樣,但好像只是枯萎。肚子就突然痛了起來。Cookie 一路夾著尾巴陪我走完,真是一隻敬業的小狗。

這幾天再看《巴黎評論》實在太精彩了。
我真的好愛看訪談文章哦。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8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8

2020.1.8

昨天把我喜歡的作者的《THE FIRST BAD MAN》看完了。
看到她說自己要出新書就好期待,不知道這次又要搞什麼怪。

想起這幾個月陪一群舞者發展獨白,這是一次很過癮的經驗。創作就是只要遇上有想法的夥伴,東西就會一直擴散、延伸,這和我去年書寫課的感覺很像。工作時大多得一個人躲在家一直寫一直寫,但如果有一些外部的調和會比較不會撞牆。

看《夏日之戀》時,就想來討論原著和電影的表現方法。也許可以開始慢慢累積課綱,自己研究研究。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9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9

2020.1.9

這種公開日記的感覺很奇妙。到底要當成沒人在看還是像跟讀者說話的感覺呢?日記的私密性是否成為了一種工具?曾經我也是有寫日記的習慣,但當我發現我只是紀錄了許多負面的情緒和想法,那是一種發洩,但不是我想未來的自己看到東西。我就不太寫了。那些當下的情緒來得快去得快,沒什麼建設性的價值,我就很少寫了,只是記下看過的書和電影,有時也來不及。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0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0

2020.1.10

一起床就發現廁所漏水,最不會處理這種事了,人都還沒醒就被嚇醒了,感覺是麻煩的問題,又快過年了。
今天瑜伽和上星期的主題一樣,平日自己有練習,所以昨天就沒那麼吃力了,骨盆的穩定真的好重要。如果柔軟和肌力我會選後者,不需要使用到那麼極致,但有能掌控的身體。
明天就要投票了,氣氛有些緊張,希望是好天氣。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1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1

2020.1.11

一早起床投票後,又無法專心做什麼事,打開 Netflix 看了好幾集《The OA》,實在很怕追劇,一看就沒完沒了。
晚上一個人在家改劇本、看開票,不管怎麼樣今晚一定要好好睡覺才是。今晚 Cookie 也不在,希望她也能睡好。小狗下午看醫生,挨了 2 針,也處理了脖子上的東西,她好勇敢,一聲都沒叫,乖 Cookie。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2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2

2020.1.12

到台南了,晚上的自由書寫工作坊不小心太多人。第一次要遊走在 3 個房間裡帶活動是很特別的,雖然有點吃力,最可惜的是我沒辦法和大家一起寫。最後大家都帶走了自己的詩,還有那份小禮物,相信會是 2020 全新的方向。

明天就要進場了,最後一場硬仗,期待也興奮。這幾天有室友,會演戲也會畫畫的舒勤。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3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3

2020.1.13

出外工作很容易睡不好,今天在空間工作了一整天,燈基礎的部份都完成了,裝置的部份完成了一坐拉線,沒完全弄好前看起來都和心裡想的有些落差,不過能有自己的團隊是很滿足的事,不像寫劇本一個人奮鬥到死…。
劇本的部份也完成了,只要再順一次,就能交給導演了,我就更能專心處理《女兒房》的演出了。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4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4

2020.1.14

第 2 天進場,台南新的演員加入,一切在慢慢累積起來。中午吃飯時,花椰菜上好多蟲,因為有心理準備,就沒那麼大反應,或許生活就是累積這些心理準備,真的經歷過的、或是聽過的,等到發生時遇到就知道怎麼應對。當導演也是這樣,一點點發現學習,一件件解決,明天就會更確定了。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5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5

2020.1.15

劇場就是一個會失去時間感的地方。幕簾拉起來外面的世界就不存在了。附近有間看起來很厲害的日本料理,但是我已經連去四次都沒吃到。:(
晚上的身體工作坊,來了些沒見過的面孔,夥伴帶了些新活動,依然可以看到大家的創造力,以及人與人碰撞的火花,真的好希望看見大家都在創作,因為那是唯一的解藥。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6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6

2020.1.16

今天還是沒吃到日本料理,公休日,明天再戰。
晚上技術彩排終於能看到全貌了。就算文本不變,只換了一個演員,加了音樂,換了場地,一切都不一樣了。而且在最後幾天票如願賣完了,剩下就是專心演出了,明天就首演,對於自己又創造了一個全新的房間,感到不可思議。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7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7

2020.1.17

終於在首演的中午吃到日本料理了,還見證到客人和老闆吵架,結果前面的 6 個人就離開了,後面的客人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幸運啊。
首演順利結束了,當導演和演員最大的差別也就是,此刻導演的工作就告一段落了,而演員才正要開始,台南的走位設計改了一些,結束的時候,我讓安琪離開了房間,因為「父母給孩子最好的禮物,就是走得越遠越好。」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8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8

2020.1.18

《女兒房》演出圓滿結束了。這 3 場,從彩排開始,每次講到「永遠的輩子」時,有一顆燈就會閃,Timing 非常準確,我們相信那是表達共鳴的一種方式。
搭上最後一班高鐵回台北,12 點多的捷運竟然滿滿的,或許這就是快過年的感覺。這一週像一場夢,一下就醒了。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9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19

2020.1.19

早上睡眼惺忪去開會。第一次以劇作家的身份和製作團隊開會,整個人充滿力量,立刻清醒。導演對劇本有感覺,算是鬆了一口氣,期待演員讀本。
今天下午連續看了 2 場在展覽空間做的演出,讓我重新思索大家是如何看待「表演」這件事,以及所謂的「跨媒」。創作者在跨越後能否真的把腳踩深下去,還是只是單純跨越形式和媒材就稱為跨媒了嗎?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20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20

2020.1.20

晚上去和舞者們排戲,這幾個月看著他們從害怕說話到可以享受講獨的時刻,看著看著充滿了成就感。搭上最後一班捷運,很晚很晚才睡。
手邊的事情都告了一段落,想休息又害怕那突如其來的空虛感,學會放鬆一直是我的課題。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21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21

2020.1.21

今天幫好朋友慶生,喝了一杯 Sherry 酒,開始喝的時候,覺得味道有點太重,但後來吃東西配著感覺很不錯。
一整天幾乎都在休息,把《The OA》看完覺得空虛,因為聽說不會有第三季了,我很喜歡裡面用了一些榮格的東西,其實概念是很深的,或許過好些時間再看會更多人能接受。覺得好久沒去看電影了,明年趁過年前走走。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22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22

2020.1.22

身體太累睡到中午都爬不起來。下午去看了修復版的《在黑暗中漫舞》哭得頭都痛起來,那種創作者的殘忍一直都是讓我非常佩服的,但每每在創作過程要對自己所愛的角色下重筆,都讓我很抗拒,或許這就是目前最大的一關。
下午去花市買了 2 盆植物,心情就好些了。我的小小植物園又增添了新朋友,家裡那盆半枯的艾草也漸漸回神了。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23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23

2020.1.23

原本只是想稍微做打掃一下,結果也是弄了一整天。清空磁磚一塊塊刷,但刷完的好像也看不出來有什麼不同,最值得說嘴的大概是清抽油煙機吧,還有陽台的廢物,哦,還有除塵蟎。
每次打掃時都覺得心情特別愉快,我說是不是可以去應徵清潔小幫手,潛入陌生人家裡找有趣的事,像 Sophie Calle 一樣,哈,只是開玩笑的,像我之前說要去賣車一樣(我根本不懂車啦)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24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24

2020.1.24

下午和凱西拿《馬爾泰手記》,原本約的咖啡店關了,結果我們去了麥當勞,才開了幾天而已。有趣的是那裡在 20 幾年前就是麥當勞,我們小學的回憶,走在巷口看到一個大 m,瞬間回到 10 歲星期三下課的感覺,而凱西正是從小學就認識的好朋友。
家裡年夜飯這一代只剩我了,平時的晚餐,家人依然健康,過年的氣氛少了,但生活依舊便是最好的了。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25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25

2020.1.25

大年初一陪爸爸媽媽,乖乖當女兒。其實每年過年聽到他們在廚房鬥嘴都會覺得有趣,客廳是他們追劇的地盤,我在餐桌複習德文,偶爾也追劇,只是東追西追,最後不知道自己看了什麼。前幾年過年都在寫東西,今年沒寫心裡卻有點空虛,什麼都沒做,有種越休息越累的感覺。
新年快樂,平安。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26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26

2020.1.26

下午抽空去看了《她們》。Greta Gerwig 是我喜歡的創作者,從《Frances Ha》開始,雖然《Lady Bird》差強人意,《她們》裡的選角也不是非常完美,但我還是認同每個時代都要有自己的「小婦人」,那麼我們呢?我們的那個是什麼?

「像月亮一樣,生命確實有不斷背向我們的一面,但它不是與生命的對立,而是生命的補充,使它達到完善,達到豐盈,達到真正完滿和充實的存在之球。」——里爾克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27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27

2020.1.27

今天看了洪尚秀的《北村方向》是 2011 年的電影,相較起來和他前幾年的電影沒有太大的不同,說故事的方式和演員的表現依然是亮點。
另一部是《The Souvenir》。大多數的時候,非敘述性的情節都是比較吸引我,因為在觀看的時候,會出現許多自己的想法,有些和電影有關、有些則無,但敘述主軸明顯的電影,就會跟著走,或說被牽走,不容易出現靈光一閃的東西。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28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28

2020.1.28

翻起中國大陸過期的攝影雜誌,從 2011 年開始搜集到雜誌被禁,改版再上,似乎沒有舊版本的好看,雖然是前幾年的東西,每次看都有新的靈感。今天看到的美國攝影師 Alec Soth。其實攝影計劃和寫作計劃很像,總能從中獲取不熟悉和新的資訊。
還找了 Lars Von Trier 2011 年的《驚悚末日》來看,特別喜歡第一顆鏡頭,還有第一部分。但我喜歡看 Charlotte Gainsbourg,甚至還聽了她的專輯。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29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29

2020.1.29

今天看的電影實在太難看,不值得一提。我很容易被主視覺吸引,而且主題如果是講女演員的,通常都一定會看,但往往都不怎麼好看,不是演得太過用力,就是劇本不夠精準。
快把 Lydia Davis 的《The End of the Story》看完了,真是本有趣奇妙的小說。每次看她和 Mirada July 都有種好點子都被她們用完,我還能寫什麼的感覺。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30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30

2020.1.30

發現蘿蔔是很會變身的食物。蘿蔔糕、柳丁蘿蔔泡菜(自己做的)、辣蘿蔔丁,還有蘿蔔排骨湯全是不一樣的味道,但紅蘿蔔就沒這能力了,所以害怕紅蘿蔔的人,永遠都害怕。
在家躲了一整個假期,今天也終於踏出家門了。整個下午陽光普照卻冷得發抖,大家都戴上了口罩,我卻想不起以前 SARS 的時候口罩也那麼難買嗎?但一直記得國家劇院那張全體觀眾戴口罩看演出的照片,希望今年不會再嚴重下去了。today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31

手寫日記|1月|鄧九雲|1/31

2020.1.31

今天意外上了一堂陽瑜珈,有點不太習慣,平常都照自己的呼吸,一下要跟著老師的口令,總有點來不及換氣。
日記來到最後一天了,以為一年已經過完一個月,好像沒做什麼事。回頭翻看,才發現其實完成了一個規模不小的劇本,完成《女兒房》的演出,過了年,然後正要開始新的計劃。原來寫日記的目的,是為了感謝自己每一天努力生活著,有時快樂、有時低落,就像月亮一樣,月圓時溫暖亮著,殘月也是一種苦笑:)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