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喜欢读书斗书评 【斗书评】研究观点 vs. 青年观点 —— 读《没有名字的人:平埔原住民族 青年生命故事纪实》

【斗书评】研究观点 vs. 青年观点 —— 读《没有名字的人:平埔原住民族 青年生命故事纪实》

written by 编辑部 2020-01-03
【斗书评】研究观点 vs. 青年观点 —— 读《没有名字的人:平埔原住民族 青年生命故事纪实》

正在下的水,不是待干的雨

我有一任男友 T,第一次见到他,总觉得他的外型很「特殊」,难以分类,黑白分明的眼珠,高挺的鼻梁,浅色咖啡皮肤,说一口流利台语,却更爱说国语。那个时候我即将离开台北返乡,短暂交往不到一个月后,T 继续留在台北打拼赚钱,我回花莲从事社造工作。

某次,T 跟着我参与一个社造论坛,我在讲台上说得口沫横飞,说那些我们在部落参与和推动的公共事务。下台后,他的大眼睛转得很可爱,瞪着我不断说好羡慕,说这些事情真的很棒。T 的家乡在台南东山乡,靠近白河水库,他的爸爸说他们是西拉雅族,还有亲戚迁徙到花莲,他们社区的庙里拜三只瓶子,一个是西拉雅族的祖先、一个是美国人、一个是日本人。我对 T 和 T 的家乡充满好奇,我们用 Google Map 拉出街景图,看那些弯曲狭窄的巷道和低矮的房子,看他曾经住在哪一扇窗里的房间,我们约好有一天一起去看他长大的地方。

阅读《没有名字的人》,T 的回忆不断涌现,虽然我们结束得有些莫名其妙,始终没有一起造访白河水库旁的部落,脑海里却不断想起他说过的话,他羡慕我们什么?当下我没细问的答案是什么?有一个真正的名字?有一份踏实的认同和依归?还是不用被「难以归类」?

没有名字的人》记录 20 位平埔青年的生命史,虽然自己对平埔族已有基本的认识,读起来仍旧震惊,过去读过的文献采大历史叙事观点,平铺陈述他们从清领至当代的遭遇,即使读起来心痛却缺乏立体想像,这本书用青年一张张轮廓分明的脸庞、用力追寻根源的实践工作、具体和真切的文字,重新洗刷我对他们的认知。

书本读到将近末尾,着实感觉吃力,明明他们生长于台湾各地,来自不同部落和族群,经验却如此雷同,我好像不是在看 20 个人的生命史而是一个人。「一个人的经验是生命故事但是很多人的经验会成为历史。」作者写下这段话。

我曾经有个恶心的念头,心想他们是我们的过去,如果现在不努力做文化传承和部落发展的工作,以后我们就会变成平埔族。但看完《没有名字的人》感觉惭愧,他们并非历史文献里的过去,此时此刻,我们都一样,呼吸、吃饭、唱歌、学族语、找寻自我、努力生活。我们不是历史也不是过去,是现在进行式,是正在下的雨,不是收藏在储水槽里待干的水。

青年观点|Apyang Imiq
太鲁阁族、支亚干部落、已婚夫夫,喜欢务农也喜欢写字,曾获山海文学奖、台湾文学奖、国艺会创作补助,明年准备戒菸和出版自己的书。

从事族群运动的人,没有悲观的权利

先来说个最新国际案例:2019 年 12 月 22 日,属于 Chippewa Nation的Little Shell 这个从 1970 年代就开始寻求被联邦政府承认的部族,正式被承认为美国的第五百七十四原住民部族,享有所有权利与义务。他们的复名复权运动,是有策略的:从个人认同意志到行政体系与法律面向的争取,坚持族群权利必须完整如同所有其他被承认的族群。他们努力不懈换来「被承认」,是关乎族群集体与个人的尊严、认同与文化皆获得平反,透过被垦殖政府所恢复的族群身分,得以让追寻「我是谁」的族人得以同步修复找寻认同路上的漂泊离散之创伤。

专业训练背景让我以学术论述谈国族认同、环境正义、国家安全、司法正义、性别阶级族群等议题,但不同的是,透过流动中的认同与「我是谁」之追寻,转换成学术研究的立足视野与行动力量。二十年来我以西拉雅族人来检视、分析台湾的性别、族群、文化,以及其所面临的转型正义议题等。

我实践著透过自己的人生经验所转化成的研究动能与社会责任,也因此,这一群「没有名字的人」所书写的生命故事,令人惊艳。他们除了诉说著自己所没有看见的自己以外,也透过这些去思考族群界线,并清楚地质疑当代「原住民」的被定义与想像的侷限。「没有名字的人」,其实不是没有名字,而是名字「」消失与遗忘。从这群作者群的生命故事,可以清晰看到他们每一个人面对的冲突,以及许多尚待厘清的挑战。这些知道自己的族群身分之后而来的种种心境,包含认同、语言、文化等,具有冲突与压力,甚至自我怀疑的。但也正因为这样的冲突与挑战,促成了人生旅程追寻「我是谁」的新动能,尤其「流动中的我是谁」这个难题,除了是认同政治上的宣称,它是建构性的,可以被解构、再建构,是我们在追寻的「认同」与「被认定」之挑战。

这一群共同努力迈向族群复权复名未竟之业的年轻世代,值得我们致敬!与其说,这是帮助「没有名字的人」重新夺回自己身分的书,我倒觉得这是一本很重要、很值得台湾当代族群研究的故事叙述专书。这些生命故事让我们看到「族群」被建构的限制与挑战,而在每一个被质疑与自我认同摸索故事下,看出这群没有名字的人,企图努力找回被消失的语言、文化与名字。

研究观点|谢若兰 Bavaragh Dagalomai
西拉雅族,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司法正义学哲学博士,现任国立东华大学族群关系与文化学系教授兼任原住民族国际事务中心主任。研究专长包括集体认同与社会运动、原住民族教育、环境正义等。

没有名字的人:平埔原住民族青年生命故事纪实》, 方惠闵/朱恩成/余奕德/陈以箴/潘宗儒,游击文化

「没有名字的人」书写团队透过自身的书写与采访,希望拼凑出台湾当代平埔族群的真实样貌。被采访的对象包括二十位平埔族群的青年,他们的身分跳脱非「原」即「汉」,非「生」即「熟」的二元框架,以混血的姿态——包括族群的、语言的、信仰的、认同的,混杂存在。在面对如此杂揉的身分处境,这群青年或是感到困扰、徬徨,或是特别有想法而不断思考,进而积极追寻或选择逃避这样的身分。可是当他们想大声说出自己的名,现行的族群政策却又再次给他们迎头一击。

根据现行的《原住民身分法》,原住民身分的取得是国民政府依据日治时期户口调查簿的注记做的认定,而不是以血统、认同、文化等标的来检验山地/平地原住民的身分。然而,现在却以文化存续的程度,限缩了平埔族群回复身分的权利空间……。

族群的边界与框架是权力者认定的,仿佛当我说是「某某族」时,就必须讲甚么语言、穿着什么衣服、吃甚么食物、唱甚么歌、拜甚么神,否则就无法承认我的存在。但现实的族群样貌却是复杂的、移动的、混血的,唯有正视平埔族群部落镶嵌于资本主义社会的事实,肯认族人真实的生活处境与经验,进而重新审视族群的定义,才能让被夺去名字的人,可以重新找回自己的名字,而不再是没有名字的人。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