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喜欢读书联文选书 【联文选书】造物主的真貌,《谁是葛里欧》

【联文选书】造物主的真貌,《谁是葛里欧》

written by 邱常婷 2020-05-15
【联文选书】造物主的真貌,《谁是葛里欧》

《谁是葛里欧》的前五分之四,可说是这些台湾女性的群像剧,出身花东地区的女性、年轻的女性、探索情欲的已婚女子、挣扎于不知道死去丈夫是否性侵女儿的老妇,她们各自在漫长的生活中茫然若失,寻觅答案又不知该往何处……

葛里欧(Griot)是说话的人,是音乐家也是诗人,在非洲,当葛里欧拨弄独特的乐器,吟唱歌曲,故事便缓缓降临……《谁是葛里欧》开端,也像是一名不知身分的说话者娓娓道来一段神祕的故事,老母龟和老树精仿佛持续永恒的对话,读者理所当然知道并非真实,神话与传说却往往诞生于想像当中,作者于焉扮演造物主的角色,试图创造神话。

于是当有了光、有了时空背景之后,物种与精灵随之出现,紧接着人类诞生,而这个世界的造物主是如此倾心女性角色,创造了身为阿美族后裔的拉侯,摆荡于过去对祭典与神话的记忆之中;人格分裂的家庭主妇纯丽,做为C的身分在情欲之路上寻求自我;以及专门蒐集独特人物故事的记者阙沛盈、人生胜利的苏玉映、怀有巨大秘密与疑问的英凤。

小说的前五分之四,可说是这些台湾女性的群像剧,出身花东地区的女性、年轻的女性、探索情欲的已婚女子、挣扎于不知道死去丈夫是否性侵女儿的老妇,她们各自在漫长的生活中茫然若失,寻觅答案又不知该往何处,数条故事的支流最终在结尾汇聚成海,女子们相逢后的一见如故、各自都在生命中某个阶段看见树精与海龟精,本以为结局将是女子们彼此治愈坐看东海岸日头升落,精灵却突然找上门来,真实与传说的界线被打破,精灵与人类相遇后,故事仿佛再也无法承受地轰然崩塌,葛里欧的歌声亦断裂,几乎是急转直下地,精灵带来女子们仅仅是书中角色的消息。

魔幻的神话氛围骤然成为后设的「剧中人寻找作者」,我们无从得知树精与海龟精如何自我认知存在的错误,它们一如经过设计而出现bug的程式错误,变异后成为病毒,借由语言文字感染五名女子,以至于前面精心描写女性生活遭遇到的复杂写实困境,也突变为极为单纯的:她们必须夺回自己存在的权利。

私以为这是后设小说的陷阱,它能让作者清晰表达自己欲传达的理念和技巧,但一旦使用,角色立刻失去个性和背景,因为一切都是设计,是小说之虚,尽管如此,读罢全书我仍想,这或许是更加适合书中女子们的结局,经历充满困惑、磨难、空虚的一生,到头来依旧只是虚无,那莫名出现的男作家,也像极了女性生活中经常突兀出现,紧接着便要蛮横掌控一切的男性权威者。

因此她们要挣脱,要重塑形体与文字,要重新取得话语权。

最终借由五名女子与两名雌性精灵一同写就属于自己的全新故事,在虚实交界处经营葛里欧饭店,像一个美梦、一个幻想,一个理想性的标的物,同时这间饭店也将帮助所有遭逢困难的女性。做为故事中的角色,她们真的创造了神话,隐然成为故事自己的葛里欧,看见了造物主的真貌。

书籍资讯:

《谁是葛里欧》/方梓 /联经出版

《谁是葛里欧》,方梓/著,联经出版

深入自然地域的奇幻书写,演绎山海神话与部落生态。方梓化身葛里欧,是角色的故事,是「创作者」祛邪的过程,是女人们互助、迁徙、寻找桃花源的自我人生。
 
葛里欧,源自西非传统部落,集吟游诗人、赞美歌者、口述历史传诵者于一身的特殊职业,是部落庆典不可或缺的表演者,也是丧葬悼亡至关重要的致词者。活了几百岁的老母龟阿绿和树龄超过千岁的胖茄冬,自从相识后每几年便会脱壳神游,见面叙旧。这一回她们发现,居然有人看得到她们?!
 
方梓继《来去花莲港》、《时间之门》后又一力作,透过文字葛里欧之口,让角色娓娓道出自己的神话和传说,进而改写自己的结局。

延伸阅读:

《我们‧一个女人》,颜敏如/著,酿出版

《我们‧一个女人》,颜敏如/著,酿出版

这是三个女人的声音、三个女人的故事,三种不同音色的乐器,交织成丰沛的葛里欧之歌,高唱女性集体的命运。清代名为平姑的海盗、日治时期做为艺旦的玉英、光复前后的阿琴,三个时空背景下她们的悲欢离合究竟能有多大的差异?作者运用独特的文字写作手法,让三名女子在不同的时空中穿插讲述,时而跳跃、时而绵延,形成阅读的滞难与乐趣,也像是一幅巨大的拼图画作,需要不疾不徐拼凑书中人物的生命经历,方能看见完整故事图像。

新书资讯员|邱常婷

生于一九九○年春,东华大学华文所创作组硕士毕业,目前为台东大学儿童文学研究所博士生。著有《怪物之乡》、《天鹅死去的日子》、《梦之国度碧西儿》、《魔神仔乐园》、《新神》。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