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新鲜推荐编辑室报告 六月编辑室报告|谁是你想报平安的人?

六月编辑室报告|谁是你想报平安的人?

written by 王 聪威 2020-06-01
六月编辑室报告|谁是你想报平安的人?

大难之后,世界一片寂静。

名副其实的,群鸟在树叶间被绞杀殆尽,虫子逐粒悄声爆炸,云风是扯下水洗的窗帘,天空又晴又朗,覆蓋长缓弯曲的柏油小径,地面涂了鲜黄的禁止标志。他曾在相似的林旁雪地伫足,有着低矮竹编的栅栏,绑了白纸的虚弱结界,残块的白色,掷打于战国武士的墓碑,在京都深处,据说仍有红狐出没之地,他看着如伤痕毕露的细小土路往上攀爬山林,割裂所剩无几的绿草与枯石,光气退散,所有苍天大木皆破皮,一整排灰褐,字迹风化的碑石,怯生生地被不屑一顾,伟事无用。一座大大的警示牌在他的身旁「熊出没注意」,他因为遗失了一起前来的同伴,触目所及之处没有其它人类,而开始感到恐怖,原本是安逸的午后观光行程,却莫名其妙地被人夺走一切,在辽辽远远的地方,被突然的空白洗劫一空。

大难之后,世界一片寂静之时,他想起几次接近大难的经验,例如他服役那年一觉醒来,远方早已山崩地裂,死亡在早安新闻里逐渐堆高,士官长囉哩囉嗦地说著如何从营外赶回,他冷清的早餐被换成了掺杂尸块的对话,不久他便站在部队集合的教练场,依他的职责监督便当送上军用大卡,目送一辆辆军用大卡开向远方支援,毫无意外地把更多死亡载来载去。但他还有另一个职责,便是要求所有弟兄必须打电话回家报平安。在既无手机,无网路,当然也没有社群媒体的军营,长长人龙排著少数公用电话,迟缓无效率地向亲爱的人们报平安,也听取对方向自己报平安。等所有弟兄都报完平安之后,他也拨了电话回家,就如同每一次他打电话回家报平安,过去或是未来皆是如此,例如另一次接近大难的经验,他在东部遭遇前所未有的巨大台风,一路与同伴穿过残破路断的市区,水电通讯俱灭的现代化世界,才能在完全漆黑的月台,搭上时开时停的火车也一样。

「厝内有没有怎样?」

「没怎样,你咧?」妈妈说,「你要小心,自己要照顾自己啊。」

「好啦。」

他就这样挂上电话,他觉得没什么好说的,平安就好。

大难之后,世界一片寂静。

并没有,这世界距离末日还早得很,他只是坐在公车上,一路摇摇晃晃地前往公司。他塞著昂贵的高级降噪耳机听永不止歇的串流音乐,将寂静与喧闹都阻挡在外,唯一一点点与大难有关的,只有他与周遭的人行礼如仪戴着口罩,好像那大难,那惶惶威胁必须因此证明。然后,他忽然听见〈Purple Rain〉这首歌,尾段如泣声假音嘶喊时,虽然一点关系也没有,他的眼泪却无法抑止地涌出,像伏流一般流穿了口罩。因为这世界对他来说,已经再无大难可言,即便,倘若真有所谓大难的话,也没有非要向谁报平安不可了。

■ 2020六月号|428期  ■

「唯有我一人逃脱,来报信给你。」约伯记1:16 @Job

假使世界有一天突然终结,而你成为存活下来的人,会如何启动平安通讯?

不管是彼时最想做的一件事,或是物资征求⋯⋯报平安都是为了重启对未知境界的勇敢追寻。这是关于末日后人类相互依存的各种预设,以文学浪漫的设想来面对后末日,借此探索不同状态的生存模式。

【实体杂志订购】

博客来
联 经
诚 品 
▶ 读 册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