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駐站作家 【十月駐站作家】雲門舞者 Q&A

【十月駐站作家】雲門舞者 Q&A

written by 林巧棠 2020-10-08
【十月駐站作家】雲門舞者 Q&A

訪問時間是下午兩點,舞者的吃飯時間,姿君打開了她的便當,主菜是一隻很大的炸雞腿。舞者排練中間肚子餓了會吃什麼?會不會規定自己不能吃高熱量的東西?舞者平常怎麼保養身體?訓練一天之後,怎麼排掉肌肉中累積的乳酸?

受訪舞者:李姿君、黃立捷

Q1:舞者一天的開始,是排練之前的暖身。這段時間你們是各做各的,還是有人帶?

李姿君(以下簡稱姿):週一到週五會有不同的課給我們暖身,正規課有芭蕾、現代舞、太極導引、內家拳,這些是一定會有的。最近因為宗龍想要讓我們來點不一樣的課程,所以加入了街舞。舞者也想要接觸不同類型的舞蹈,看街舞老師跳就覺得他很帥(笑)。

黃立捷(以下簡稱捷):因為街舞的文化,跟我們這些科班生習慣的現代舞風格差滿多的,他們對身體有完全不同的理解,不同的元素。

Q2:等一下我們有機會看到彩排。到時候你們會體力全開嗎?或者會保留一些力氣?

姿:彩排就等同正式演出,當然要全力以赴!在彩排前,會有走位,讓舞者感覺舞台空間、燈光。

捷:我覺得要看排練是走位還是正式彩排。彩排當然要full out沒錯,如果只是走位,我們也會利用這個時間,去練特別需要練習的片段。像我可以跟搭擋說好,等一下走位到我們雙人舞的地方,就正式來跳。

Q3:訪問時間是下午兩點,舞者的吃飯時間,姿君打開了她的便當,主菜是一隻很大的炸雞腿。想問舞者排練中間肚子餓了會吃什麼?會不會規定自己不能吃高熱量的東西?

姿:不會!我們有時候很需要這些垃圾食物,從不忌口。因為我們體力消耗算特大的,要靠吃來補充。我們也會各自準備喜歡的食物帶來吃,像是上完課,排練之前會有十五分鐘休息,吃香蕉、堅果或餅乾就是補充體力最快的方法。

捷:我排解壓力的方法,就是暴飲暴食(笑)。平常我不大喜歡在休息時吃東西,所以除了早餐午餐之外,整個工作時間我通常不會再吃。我比較常抽煙放鬆,而且我是自己捲煙,這樣可以抽少一點。

姿君的炸雞腿便當
立捷說為了拍攝好看,帶了這份便利商店微波便當

Q4:工作中的總監 vs. 私底下的總監,有什麼不同?

捷:他私底下滿好相處的,我們還會一起抽煙。他不會給人上下關係的感覺。工作中他會用引導的方式,讓我們找到身體更多的可能。不過,我的壓力大部分是自己給的,因為我今年才開始跟宗龍一起工作,還在慢慢習慣。

姿:宗龍工作時的表情很不一樣,看臉就知道他已經進入編舞的狀態,這時他的眼睛會放大,眉毛會皺起來,眼神轉來轉去,還會加一點碎碎念⋯⋯你會以為他在跟你說話,但其實他只是在自我對話啦。

Q5:萬一今天你狀況不好,總監會罵人嗎?還是會關心你?或是兩者都有?

捷:狀況好不好,我們自己會先知道。

姿:對,那如果真的有狀況,他會先關心我們,不會生氣。他很少生氣,就算真的生氣也不會大吼,不會有很明顯的情緒發洩。他關心的方式就是問:「啊你好無?食飽未?」所以大家都會台語,就算不會講也聽得懂。

Q6:舞者平常怎麼保養身體?訓練一天之後,怎麼排掉肌肉中累積的乳酸?

捷:我就暴飲暴食啊,大睡一把啊。乳酸的話,有些人會用滾筒和按摩球,但是要看每個人的習慣,像我就不太去找人按摩,只要抽根菸就好了。

姿:因為每個人的肌肉狀態都不太一樣,有些人就是需要把肌肉弄鬆。像我覺得睡覺就是最好的休息。不用怕失眠,因為真的太累。

捷:我還是會失眠啦,就是一種下班後的補償心態:我想再看一集動畫,再玩三十分鐘遊戲⋯⋯不知不覺就失眠了。

姿:但有時候痠痛真的會影響睡眠,有時候還會被痠醒,或是小腿抽筋到醒來,真的很痛。基本上按摩很重要,泡溫泉也是,或是去泰式按摩。我會挑明後天不用工作的日子去,還有看醫生、整脊之類的。

Q7:下班後會追劇嗎?

姿:美劇韓劇日劇都看啊,我都看Netflix。舞者很需要下班之後放空,一邊吃晚餐一邊無腦地看劇情跑過去,就是我最快速的放空方式!

捷:我是個臭宅男啦,我喜歡打電動跟看日本動畫。我還滿⋯⋯偏向那一塊的。像是大家都在看的《鬼滅之刃》我就很喜歡。

Q8:有沒有什麼休閒娛樂是舞者/運動員才會做的?

捷:我週末會去體操館,像三重、蘆州都有。其實它就是一間鐵皮屋,裡面鋪滿體操墊,有很多彈簧床、海綿池,算是我的發洩管道吧!去飛一飛,炸一炸,很紓壓!會去的人都是練特技或街舞的,像是 tricking(極限特技)、breaking 和卡波耶拉(巴西戰舞)等等。

姿:但我們平常體力消耗很大,所以運動的休閒比較少。我是能坐就不站,能躺就不坐⋯⋯要儘量休息。

Q9:會想要跟舞蹈圈/劇場圈/表演藝術圈的人談戀愛嗎?

姿:我不一定要跟藝術圈的人談戀愛啦,就是看緣分。可是他他他他他——他有!

捷:我跟我女朋友是班對,從大一開始交往,到現在十二年了。今年在冰島的時候,我跟她在極光下求婚了。我們是一起考進雲門的,只是她先進來,我先去當兵一年。

Q10:如果有人想學跳舞,但是對自己的身體很自卑,你會怎麼鼓勵他?

捷:跟其他國家比起來,我一直不太喜歡台灣這個環境,因為台灣對肢體的態度是相對封閉的。跳舞應該是一件開心的事情,但是在台灣或多數華人文化裡不是。所以平常教課我都跟學生說,請你要開心!像是詩經說「手舞足蹈」嘛,我都建議大家可以回到最原始、最根本的方式去思考,跳舞就是情緒最自然的表達方式。

姿:我覺得每個人與生俱來都有跳舞的能力,你一舉手就是一個動作,不要去定義舞蹈一定要漂亮。至於自卑這件事,有時是別人給的,有時是看到鏡中的自己覺得不好看。但我覺得,只要願意去學跳舞就是很大的勇氣,願意跨出第一步,接下來就不難。中間遇到的困難,像是協調性不夠好,那都是過程。最重要的是要喜歡自己!

採訪撰文|林巧棠
新竹人,臺大外文系學士,臺大臺文所碩士。現居台北。半個舞者,新手譯者,對於身為女性一事,有太多必須要說的話。研究舞蹈、身體與心靈之間的交互作用。曾獲時報文學獎首獎、林榮三文學獎、臺大文學獎等。

攝影|汪正翔

場地|雲門舞集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