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藝文行事 文學啊,渾無定姿:2020臺灣文學金典獎決審觀察

文學啊,渾無定姿:2020臺灣文學金典獎決審觀察

written by 余欣娟 2020-11-04
文學啊,渾無定姿:2020臺灣文學金典獎決審觀察

2020年6月底,信箱捎來詢問,預約了9月開學的第一個周末,將在臺南展開三天的評審活動。8月中旬後,就收到三十本入圍書籍,一開箱,我馬上先從詩集開始啃食,本來還是悠哉悠哉,逐一記下對各本的想法,但隨著開學日子逼近,總覺得耳邊有警車驅離鳴響。畢竟,悠哉,是季節限停的。

評審名單是匿名且單向作業,直到9月18日早上11點,在臺南古根文旅的六樓圖書室,才揭曉這次的評審除了我之外,尚有:舞鶴、陳幸蕙、蔡珠兒、言叔夏張國立、彭瑞金,共七人。我們都是電腦抽籤遴選出來的。其中蔡珠兒去年也受電腦青睞,擔任過複審。評審名單同時兼顧了文類領域與性別平衡。

第一天會議就進行了三個小時,評審各自圈選八本,再逐一討論,看是否可以形成交集。在三十本入圍的優秀作品中,首輪有票數的共21本:一票的8本、兩票的3本、三票的3本、四票的3本、五票的3本、六票的1本。

我們先從一票的開始討論起,有投票的委員先發表意見,每位評審也隨之發言,除了抽刀切開光芒,當然也有提出質疑。為了怕有遺珠之憾,討論氣氛不知不覺從「和緩」趨向步步「緊縮」。

在一至三票部分,受到比較多討論的是沙力浪《用頭帶背起一座座山:嚮導背工與巡山員的故事》、林新惠《瑕疵人型》、吳鈞堯《重慶潮汐》、楊双子《臺灣漫遊錄》、蔡翔任《日光綿羊》、陳昌遠《工作記事》陳淑瑤《雲山》以及馬家輝《鴛鴦六七四》。陳淑瑤的長篇小說《雲山》獲得小說家們的推薦,這本長篇小說幽澹細聲,極需讀者耐心品讀,而長篇作品還有馬家輝《鴛鴦六七四》,充滿港式電影的視覺感、速度感,聲光俱足,讓人看得十分過癮。楊双子《臺灣漫遊錄》,以羅曼史、飲食為軸,包裹族群、殖民等議題,欲舉重若輕,別開生面。關於書籍的虛構譯筆以及情節敘事是否足以撐開大敘述,評審們展開非常久的攻防與討論。接著,依序討論四票到六票的書籍。大抵上,評審們先就主觀感受,做綜合直覺地說明:好不好看?有沒有被感動?我是不是看得津津有味、愛不釋手。對於閱讀老饕來說,要被取悅何其困難,但能被取悅又何其有幸,更是拍案激賞;在席間,評審無一不層層言理,為心愛拉票。

評審就是讀者,當然各自有固著的審美品味。後話再提,評審彼此刀光磨礪,原先票數票較少的林新惠《瑕疵人型》、陳昌遠《工作記事》也因有充分討論,得以彰顯創作的特殊性與時代性,這兩本都是以新人之姿奪得金典獎!而蔡翔任《日光綿羊》也因不落言詮,以詩質表現哲學之難度,獲選蓓蕾獎。可見,第一輪的交鋒討論,何其重要。

經過充分討論三十本書後,第一天決審投票的結果,稍具共識,再次投票,共有13件作品進入第二天會議的討論名單:共有沙力浪《用頭帶背起一座座山:嚮導背工與巡山員的故事》、周芬伶《雨客與花客》、林新惠《瑕疵人型》、郭強生《尋琴者》、林巧棠《假如我是一隻海燕:從日治到解嚴,臺灣現代舞的故事》陳思宏《鬼地方》、陳昌遠《工作記事》、廖瞇《滌這個不正常的人》黃春明《跟著寶貝兒走》、蔡翔任《日光綿羊》、蘇致亨《毋甘願的電影史:曾經,臺灣有個好萊塢》、楊双子《臺灣漫遊錄》、劉宸君《我所告訴你關於那座山的一切》。第二天至第三天的會議討論,因為事關金典獎的決選以及百萬大獎的得主,因此在討論上就更為激烈、精細,許多言語都必須裸露在桌面相互推磨了。

決審評審謹慎圈選提名作品 / 圖片提供:台灣文學館。
評審間的相異觀點交會遊說 /圖片提供:台灣文學館。

紀實性資料是否能消化於情感,文學性是否能穿透事理,主題是否過於單一,乃至蒐集難度、結構脈絡的敘事美感,這份情緒是個人式或具普遍性?甚至觸及年紀大的資深作家,是否也要將年紀納入寫作考量?倘若有蓓蕾獎的設置,那麼持續不輟的作家在晚年的寫作是否更顯難得?評審之間對於上述有著相當不同的看法,造就聲浪波波。而九月的臺南,也不時傳來廟宇迎神活動。神在人間嗎?或許!但可以確定的是,我們的桌上並沒有神靈降臨。當我們越是開展討論的細項,越是觸及一些文類特質、作者創作歷程與讀者反映時,越是感到不同文類都各自在其審美規律與寫作脈絡中,這更顯得決審的困難!

這次徵選作品有的是舊作新編,有的由友人蒐集遺作,進行編輯,就一本書的理念與完整度來說,尚缺少了作者的參與。因此也有評審建議下次徵選作品是否要排除過世者與再次集結者。同時,蓓蕾獎與金典獎是否有必要重複得獎,需要雙重鼓勵,還是得了金典獎已獲肯定後,就不必重複得蓓蕾獎?不過也有評審指出,棒球最佳新人獎跟勝投王是不同獎項,可以重複得獎沒有問題。無論如何,這次無法作成決議的,就交付主辦單位事後研議了。

評審團日夜交鋒,充分討論 / 圖片提供:台灣文學館。

最後,在金典獎的八名之中,必須選出百萬大獎得主。評審們在投票前再度展開攻防,彼此說出自己的心頭好,述明理由。最後由陳思宏《鬼地方》與黃春明《跟著寶貝兒走》捉對廝殺。黃春明《跟著寶貝兒走》,熟練道地的人物刻劃,老辣地從「性」切入人欲,扣合時代的性產業文化,可說是寶刀霍霍。而陳思宏長篇小說《鬼地方》,架構恢弘,引人入迷,語言轉換緊湊而極富聲色,擴及性別、記憶、情慾、家族情感等議題,人物眾口鑠鑠,形成今昔鬼魅。幾經討論,最後投票,百萬大獎由陳思宏《鬼地方》奪得。接著,還需選出三名蓓蕾獎,由於此獎項與金典獎是分開審議,評審們又將三十本入圍名單中的初次出版作品,再做重新檢視與討論。金典獎獲獎作品中的林新惠《瑕疵人型》與陳昌遠《工作記事》,依據大會徵獎辦法,可同時得到蓓蕾獎。經評審投票,最後一個名額,由蔡翔任《日光綿羊》獲選。

這次三十本金典獎入圍作品,質量俱優,風格迥異,許多嶄新議題與厚積實力的創作,使人煥然耳目。在這麼選擇困難之中,硬是要選出八名金典獎及蓓蕾新秀,真是勉強而為。不得不說,2020年的臺灣文學金典獎著實燦爛可觀、生氣充沛。

0 comment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