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普通生活 文豪的秋天|德国:秋天来柏林风月

文豪的秋天|德国:秋天来柏林风月

written by 陈思宏 2018-11-05
文豪的秋天|德国:秋天来柏林风月

哪个季节访柏林最宜人?春雨恼人,夏暑炙肤,冬雪及踝,选秋,白日舒爽,夜有凉意,雨柔风轻,树木准备迎冬,叶子一夜转黄,整城像是刚从油锅捞出的炸鸡,金黄酥脆。穿上薄大衣,晚饭后出门散步,踩过沙沙脆叶,去酒馆听诗人朗读,去电影院看场艺术片,在街上听街头艺人吟唱,风时而针扎时而轻抚,炎夏远去,脑子开始清晰,适合开始阅读长篇文学小说。

秋季是德国艺文界的重要时分,人们七八月举家度假,艺文活动都休止,九月孩子开学,人们从度假胜地回到城里,国会开始运作,交响乐团开始新乐季,剧场舞台灯亮,片商祭出大片,出版社推出新书。从九月开始,德国各大城都有重要的国际性的文学节庆,这些大型文学活动背后都是政府的公共资金,文学是文化命脉,德国政府没有轻忽。

九月的柏林国际文学节(Internationales Literaturfestival Berlin),是柏林大型的文学活动,许多国际知名作家受邀至柏林参加朗读、工作坊、辩论、表演。一般非文学读者乍听「文学节」,心里可能就先筑起抗拒,担心枯燥,身体与文学保持距离。如果文学节只让作者上台朗诵,许多作者宅居伏案书写,出门见众生,不见得都能言善道,亲自朗读作品,不一定让文字作品加分。但柏林国际文学节策展活泼,常见创意,例如让诗人住进特定公寓,读者去按门铃就会听到诗人隔着对讲机朗诵。文学节的活动不限大型场地,也深入校园、社区、独立书店,提高一般民众的参与意愿。儿童文学方面,主办单位与学校合作,让孩子们与作者近距离互动,阅读延伸成玩乐。此文学节有个红色逗点的标志,已成柏林人习惯的文学象征,常见读者把可容纳上千人的场地挤满,向隅的读者在外头求票。许多人言文字盛世已过,但只要亲自拜访柏林秋季的国际文学节,或许改观。

柏林国际文学节有个红色逗点的标志,已成柏林人习惯的文学象征。

十月法兰克福书展登场,各国出版人飞到法兰克福,版权交易热络。其实对于一般读者,书展的趣味在于追星,各国展览摊位都有自己的驻馆作家活动,主办单位的官方活动邀请许多大师上台,电视转播,文学偶像众多,读者参与热烈,媒体深度报导。钧特‧葛拉斯(Günter Grass)在世时,就是法兰克福书展的常客。法兰克福书展的文学大奖「德国图书奖」(Deutscher Buchpreis),是德国的长篇小说指标,之后的销售、讨论效应都很可观。另外一个国际性的文学奖指标「德国书商和平奖」(Der Friedenspreis des Deutschen Buchhandels)也是在书展期间颁发,中国作家廖亦武就曾经得过此奖。

从九月到十一月,全德国有规模各异的文学活动,出版社为了推广新书,安排作者至全国书店巡回,文学爱好者很容易找到文学活动。我推荐读者来柏林,花点时间散步去寻找社区里的独立书店,许多书店的装潢、主题都具有经营者特色,看社区的邻居进门买本书,与老板喝杯咖啡,激辩难民议题,握手拥抱道别。秋天思绪多愁,脑袋敏感,正是阅读好时刻,直接挑战长篇小说,史诗大河都不怕,夏季的恋情远去,叶落人孤,阅读可驱寂寞。柏林有许多二手书店,许多甚至是秤重卖,秋季是二手书店货源最丰富的季节,读者花点时间掘宝,常有惊喜秋割。台北有不打烊的诚品,柏林则有杜思曼(Dussmann)书店,这家位于市中心的大型书店,每晚营业至半夜十二点,里面有收藏丰富的各类书籍、CD,还有一家只卖英文书的书店,内装非常舒适,店员文学音乐知识丰富,搜寻碰壁,请记得开口询问。这家书店具有指标性,许多畅销作者会选此发表新书,秋夜在书店里听写作者谈甘苦,午夜前去喝杯小酒,身体里有文字有醇酒,不怕酷寒的冬天在街角埋伏。

纳博科夫(Vladimir Nabokov)的柏林故居。

克里斯多福‧伊薛伍德(Christopher Isherwood)的柏林故居。

阅读宜慢,吃食多嚼,走路请慢,秋天,最适合漫步。柏林一直以来都是文学作家聚集之处,在手机里输入导航目的,暂时忘了宝可梦,走去布莱希特(Bertolt Brecht)故居,他生前的起居空间都完整保留,然后走去他的「柏林剧场」(Berliner Ensemble)看出舞台剧,布莱希特生前,总是这样在家里与剧场间散步来去。围巾蛇上脖,戴帽,走去纳博科夫(Vladimir Nabokov)的柏林故居,门前一块纪念碑提醒后人,这里发生过传世文学。英国作家克里斯多福‧伊薛伍德(Christopher Isherwood)二战前住在柏林,他把柏林的身体情欲写成小说,记录下慢慢走向纳粹癫狂的柏林,他的故居安好,门前也是一块纪念碑,附近有许多情欲场所,世纪交替,柏林风月仍浓。

秋月多情,骚人吟诗,来柏林驻足、漫游,加入风流阅读行列。

 

图片提供:陈思宏

◆原文刊载于《联合文学》384期


陈思宏

一九七六年在彰化永靖出生,农家的第九个孩子,现居德国柏林。曾获全国大专学生文学奖小说奖、彰化县磺溪文学奖散文奖、南投县文学奖小说与散文奖、国军文艺小说金像奖、台湾文学奖小说奖、入选九歌九十一年度小说选、文建会文学人才培土计画小说创作补助、九歌年度小说奖、林荣三文学奖小说奖。当过演员,现任记者,热爱写作。曾出版短篇小说集《指甲长花的世代》、《营火鬼道》、《去过敏的三种方式》、长篇小说《态度》,散文《第九个身体》。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