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新鮮推薦 十一月編輯室報告|改留長髮的她開懷地笑著

十一月編輯室報告|改留長髮的她開懷地笑著

written by 王 聰威 2018-11-02
十一月編輯室報告|改留長髮的她開懷地笑著

t與l是青梅竹馬的好友,國小國中都唸同樣的學校,因為是小學校的關係,要嘛不是同班,要嘛就是隔壁班同學,感情好到相當老套,每天會一起吃便當,也會一起上下學,別的同學會開他們男生愛女生這類一般性質的玩笑,不過這沒什麼大礙,一來是因為他們兩個功課都非常好,都當過全校的模範生,而且要嘛是班長要嘛是副班長,幾乎學校老師都疼他們疼得要命。高中沒辦法在同個學校唸書了,因為兩個人分別考上男女生第一志願的高中,有三年的時間很少能見面,畢竟是高中生了,不可能像孩子似的一直膩在一起不被說閒話,想起對方的時候,只能寫信,雖然沒有很固定地寫,但三年下來兩人都集了厚厚一本活頁簿。正是因為寫信的關係,特別花心思鍛鍊文筆,每天看報紙副刊,也買了課外的散文集和詩集回家讀,結果高中畢業前兩個人都變成了熱愛文學的文藝青年。

我是唸大學時,在一個跨校詩社裡同時認識他們的,我跟t是同一間學校,l讀另一間國立大學。那時候的我還只是個鳥不啦嘰的文學菜鳥,但他們一個已經得過全國級的小說獎,另一個則是,呃,也是得了全國級的小說獎,還是報紙副刊特別介紹的新銳詩人。他們那麼相親相愛,聚會時總是坐在彼此身邊,為對方挾菜添茶,有蝦子的話,t一定會為l細心剝好蝦殼,而我呢,沒有人想要我為她剝蝦殼。但奇怪的是他們卻從來不是情侶,l的男朋友是同校的商管科系學長,有時會來一起聚會,接她回宿舍,即便這樣,t還是會自然而然地為l剝蝦殼,l也會自然而然地把他放進碗裡的蝦子吃掉。大四那年,t努力準備考試,一次就考上本科系的研究所,但很少來詩社了。l也很少來,聽說被男朋友甩掉,不知道是不是有因果關係,她得了精神分裂症,在我的大學的附屬醫院裡進進出出,嚴重的時候自殺未遂幾次,有段時間住院住很久。我只去看過她一次,和t一起去的,那次她看起來精神不錯,大概是過幾天就可以出院的關係吧。她準備了些日常用品,拜託t去幫她探視已經去南部工作的男朋友,另外也說了她母親前兩天來探望她的事。但很遺憾,她母親在她唸小學時已經過世了,t後來沒有見到她男朋友,只把l準備的東西,留在那家公司大門口的警衛室。

這些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我和他們早就沒有連絡,不過這兩年偶爾我會去他們的臉書看看,t是追蹤我的臉友,研究所畢業後就不再寫作,結了婚,有一個國小三年級的小女兒,現在是個熱衷三鐵競賽的3c產品經理。l不是我的臉友,她的臉書大都是分享各式各樣藝文資訊,個人資料簡單地填了小學到大學的校名,感情狀態填了已婚,個人照片只有一張大頭貼,(或許因為不是臉友,所以無法看到其它照片)不知何時改留長髮的她開懷地笑著,有一點點疲憊的樣子,穿著紅色格子襯衫,背景是一片青綠山丘。她得了精神分裂症之後也不再寫作,而我多麼喜歡她以前寫的小說,我常想要是自己有她一半的才華就好了。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