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專欄 【手寫日記|五月】林立青

【手寫日記|五月】林立青

written by 林立青 2019-05-02
【手寫日記|五月】林立青

點我看今日日記

2019.5.1

今天是勞動節,可是我總覺得在5月1日放假有點妙。過去工作很多都沒有正常給假,幾個工地的朋友也依然在打卡。其實我希望以後乾脆點,放個「職業假」,讓所有人都放的到,比照大型假日辦理,可能會更好。
例如,5/1軍公教假、5/2勞工紀念假、5/3商業經濟假,全國連放個3-5天,可能更好。


2019.5.2

今天發現臉書上很多出遊照片,原來5/1大家都出去玩了,突然在想,這些服務業商家真辛苦,大家放假時還要服務客人。
今天沒看到蔡總統貼出5/1的政策追蹤,有些難過。很期待她通過的勞工政策看起來也推不動了,一例一休倒退嚕以後,總統聲望大跌至今。我對勞動政策感到悲觀。


2019.5.3

前2天都下雨,人家說下雨天讀書,我卻覺得是下雨天耍廢。
下雨會讓人生產力低落,不能施工、不好務農,只好看書。
這幾天覺得社會科學家好像都在吵架,A學者反駁B學者,B學者又指正C學者。
以前聽說文人相輕,看來在不同學者間也相輕。


2019.5.4

今天要吃母親節大餐,我阿母對於同婚議題比她的生日+母親節大餐還有興趣。
吃烤肉時變成戰神,我其實有點不能適應媽媽會用智慧型手機以後,對於政治議題的狂熱。
但也覺得她願意參與公共議題或許是好事吧!


2019.5.5

今天下午到紀州庵。每次到這裡都會覺得台北少了一座文學館,上次去台灣文學館時,有一種「搬來台北應該很好」的想法。
但其實不太可能,台灣文學館的前身是台南州廳,也受台南喜愛。那台北可以有一座嗎?
我在紀州庵看著,覺得只能期待了。


2019.5.6

今天去靜宜大學,到了以後才發現車輪胎在降壓,還好有裝胎壓偵測器,回程時一直跑加油站打氣。
在靜宜大學看到以自己為名的主題展很開心,佈展的學生們也很可愛,用心的做很多圖書的主題,像是藥酒行星和愛天使貓舍,覺得有人重視自己作品的感覺真好。即使開車回家已經快兩點,還是很開心。(只是明天要花錢了)


2019.5.7

昨天修車花了2300元。一顆小小的釘子,把整個輪胎毀了。就像下午去了百味看見徐大因為要開庭而難過。他在10年前因為要去工地而辦了戶頭,也不知道為什麼人力公司拿去當作股市吸金帳戶,他為了這個案子後來再也沒有任何名下財產。他討厭去法院,但唯一能做的是每次開庭前吃素,希望神明給他清白。


2019.5.8

今天去了花蓮演講。
我習慣在高中放影片,並用Slido開放提問。可是高一的學生似乎不知道能問什麼,表達能力也不好,有些問題還是需要引導的。例如:「廣設科和工地有關係嗎?」「有什麼工地工作很有前途?」之類,整場活動都算熱烈討論,也不錯。只可惜他們後來在Slido都問一些來亂的問題。
有一個女生後來覺得很不開心,這讓我感到難過:以後不記名提問還是要注意阿。


2019.5.9

今天早上看「聯合文學雜誌」看到海明威說自己在小說上已經沒有對手,只能找托爾斯泰。自負的海明威認為自己如果要和托翁對打,只能在「數個短篇」中取勝,因為「托老打持久戰太強了」。
托爾斯泰畢竟是貴族,能夠數年專注一本書。但連海明威都沒有辦法做到花十年寫一本,現代的創作者呢?《戰爭與和平》寫六年、《安娜·卡列尼娜》四年、《復活》寫了10年,海明威說:我要讓自己和家人活下去。


2019.5.10

早上去了人生百味開理監事會議。很高興百味去年沒有賠錢,營運的很好,這是最近少數的好事。但有一件事讓我很在意:台北市至今沒有女性無家者的專門安置空間。
幾年前芒草心想辦一個,但台灣對女性街友的排斥更勝男性,社會局也不願支持。阿勇說:「過去以來,整理女性資料時發現無家的女性可能比男性更弱勢、更需要幫助,卻沒人聞問……。」


2019.5.11

昨天阿勇說,大部分的女性無家者需求的生活都沒被看見,除了公部門沒有專門機構外,社會大眾的想像和現實也有落差。例如一般人都以為男街友會欺負女生,但事實上大多數的騷擾都來自於認識的人。例如過去的房東、同事、雇主等,似乎都是認識的人,這讓人感到悲哀,也讓她們更害怕人群,沒有安全感。
說到底,我們社會總是欺負弱者,由於是女街友,更是弱勢。


2019.5.12

昨天下午組一台洋垃圾電腦去給教會的孩子,他開心的不得了。
一來這電腦效能超好,可以順利「吃雞」,這台電腦的價值立刻變高,不是因為多貴,而是因為孩子開心。
我突然在他臉上想到我的第一台電腦和第一台車,現在我好像沒有辦法回到過去那個時刻了。一台2萬元的電腦能帶給人的價值不同,在我手上,只是用來存擋;在孩子手上,卻開心的不得了。
我覺得他開心影響了我,這是這週最快樂的事。


2019.5.13

今天頭痛欲裂,最近好像要變天了。骨折的腳趾有痠痛感,下午真的太累,請勝涵幫我刮瘀,才覺得好了些,整天身體都難受的日子真不好過。
但刮痧真的是好重要的技能,能夠立刻解除痛苦,我覺得應該列入基本教材,我一定會認真學習,這比國英數重要多了。


2019.5.14

今天寫書寫到一半看到上下游的報導,覺得有些作品題材不快一點寫就會被人寫走。到底應該開心在寫作上其實自己品味是業內人,還是該哀傷自己速度太慢呢?
文字寫作和作工程真的不一樣,工程到別人家作一樣的,價值不減,但文字雖然都不一樣,卻會搶快、搶獨特性。


2019.5.15

今天聽完黃律師的演講後,回家感覺很沈重,也覺得自己要看的書還有很多。
我一直覺得文學能夠理解人,清楚人是什麼樣的存在。很高興黃致豪律師也是這樣認為,感到有知音真好。
演講結束後,我覺得法律或許應該從真實人物去寫才能感動人。


2019.5.16

今天看了許多的臉書,主要是因為明天同婚表決,不管什麼版本,同志都可以受到更好的保障,但還是不免難過起來。2年前的人權進步太令人振奮,反倒是2年內,跌跌撞撞了好久。我依舊希望明天通過的是政院748法,可是卻一點信心也沒有….


2019.5.17

同婚過了,這是大好消息!
今天到淡江大學評文學獎,一結束就發現正在表決,我和沐子在車上聽到通過真是太快樂了,連寫字都在抖。
從2年前的開心到去年公投的憤怒,搞連署的無奈,一直到了今天才放開心笑了出來,這是今年最快樂的事。


2019.5.18

很期待同志大婚禮,空下了5/24的所有工作日、時間,我想去看看他們結婚。
很可能會讓社會大眾知道他們和異性戀一樣,也會有婚禮、婚宴,以及各種慶祝活動。
一旦可以結婚,過不了幾年,社會就能慢慢接受。下一米就是跨國婚姻,可能要3年、5年、甚至10年……


2019.5.19

今天想寫一篇文章來談談勞安觀念。有人說思想是最大的武器和力量,這話不假,但難的是如何讓人「願意聽」,或許要用專業先行,先說專業知識比較能讓人認同……
不過,這兩天還是滿腦子同婚的喜悅,這真是令人開心。


2019.5.20

今天一整天幾乎都下雨。這幾天以五月來說也真的太熱了,下一兩場大雨可能會好些。
同婚法案通過後,我每天在臉書上都會看到各種彩虹商品,想來是各種「同婚發大財」在發揮。我真心希望在5/24後,台灣社會接受度會更高,也更友善。


2019.5.21

山上電腦壞了一台,最近又開始找各種零件修理。後來我才想到,自己還沒有進入工地前,有很長一段時間是在修電腦,那時的技術到了現在都還很有用,還能維修整理這些設備。我突然覺得技術和專業,才真的永遠無法被拿走。


2019.5.22

今天發現整理錄音檔真的很不容易,聽著聽著就會不耐煩起來,覺得都是廢話。現在開始佩服那些記者們了,聽錄音檔的過程,簡直像淘金,在蠻長的時間中找尋各種細節,來求出一個完整的故事。


2019.5.23

今天去了嘉義,總是覺得台灣各地高鐵站的計程車排班都很混亂,幾乎可說是各有各的地下秩序,每個司機也都有各種傳說,例如台中的曾經因客人鬥毆等。
計程車是一個古老,卻很難納管的職業。即使高鐵站有大量旅客,也有管理和排班都還有這些問題,而每個司機都對UBER很不滿……


2019.5.24

今天一大早就帶媽媽和妹妹去了信義行政中心,看「同志婚禮」。現場記者多到不可思議,甚至吵架。
今天一整天都因為看到他們的婚禮而開心。陳雪和早餐人、莉莉和昭昭在今天都很美,倒是我看了男同志後覺得自己該作一套西裝了。


2019.5.25

今天去台北城市散步帶萬華漫步。原本我安排了活動後半到茶室和玲姊對談和聊天,但玲姐卻喝醉了。
她一直道歉,我卻有點心疼,她一個老朋友從遠方搭車來看她,談自己生活的不如意,同時來看玲姐。這幾天玲姊的身體不好,看到朋友不喝不快,只是導覽到一半時她大哭起來……


2019.5.26

今天下午去了新住民協會,發現東南亞的飲食和台灣差異其實很大。印尼、越南和菲律賓的水果入菜做的比台灣人好太多,也非常好吃。倒是吃完以後才發現現在是齋月,印尼人其實是餓肚子做給我們吃的,我吃完才覺得自己好失禮……


2019.5.27

今天寫了一篇序,但總覺得沒有寫好,接著自己的文章也寫不好。
這陣子突然有一種越寫作越不順的感覺,一下子是發現自己寫過類似的作品,一下子又覺得自己被其他人影響,無法靜下心來好好書謝,結果是整理環境,或打電動起來……


2019.5.28

今天去了靜宜大學,談書寫的技巧。這次其實很喜歡靜宜的活動,同學還給了我手做卡片,也算是夏日書房結束了,很完美的結束了。兩次來台中,都感到學校的用心:而學生們有很多是真的想學寫作,這讓我受到鼓勵,看到有很多年輕人對文字閱讀寫作有興趣,其實是快樂的。


2019.5.29

今天晚上看陳俊志導演的「台北爸爸,紐約媽媽」感覺有很重的失落:如果他看到524這一天,他會不會拍出新的作品?會不會給我們留下值得紀念的影像?會不會在他的鏡頭下看到同志的幸福?他寫姊姊的文字讓我受到強烈震撼,而寫回父親的鏡頭,在姐姐葬禮的那一段,讓我失眠了……


2019.5.30

今天看到桌上2本新來的書,分別是厭世姬的《厭世女兒》和《安柏不在家在南美洲》。現在成為一個「有新書可以看」的作家,其實蠻幸福的。雖說如此,很多書其實也沒有看完,實在汗顏。自己的雜事的工作真的太多,這是我自己要檢討的。today


2019.5.31

今天是紀州庵館慶。每一次我看到封姐,都有一種安全感,讓我有一種:被重視、被當作賓客的感覺,今天也是如此。有音樂會,有和歌山拉麵、有茶會,每一次都覺得到了紀州庵會被寵壞。「到了上流社會」「貴族生活」的強烈感受,可是又很愛封姊這個人。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