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专栏 【手写日记|五月】林立青

【手写日记|五月】林立青

written by 林立青 2019-05-02
【手写日记|五月】林立青

这次,我们邀请到 林立青 老师,从他的视角开肠剖肚分享工地的人、写字的人,像你跟我一样,普通人的生活。如果还不曾阅读过,跟着我们一起将作家还原成人,在林立青的手写日记中,看见生活的各种景色吧。

点我看今日日记

2019.5.1

今天是劳动节,可是我总觉得在5月1日放假有点妙。过去工作很多都没有正常给假,几个工地的朋友也依然在打卡。其实我希望以后干脆点,放个「职业假」,让所有人都放的到,比照大型假日办理,可能会更好。 例如,5/1军公教假、5/2劳工纪念假、5/3商业经济假,全国连放个3-5天,可能更好。

2019.5.2

今天发现脸书上很多出游照片,原来5/1大家都出去玩了,突然在想,这些服务业商家真辛苦,大家放假时还要服务客人。 今天没看到蔡总统贴出5/1的政策追踪,有些难过。很期待她通过的劳工政策看起来也推不动了,一例一休倒退噜以后,总统声望大跌至今。我对劳动政策感到悲观。

2019.5.3

前2天都下雨,人家说下雨天读书,我却觉得是下雨天耍废。 下雨会让人生产力低落,不能施工、不好务农,只好看书。 这几天觉得社会科学家好像都在吵架,A学者反驳B学者,B学者又指正C学者。 以前听说文人相轻,看来在不同学者间也相轻。

2019.5.4

今天要吃母亲节大餐,我阿母对于同婚议题比她的生日+母亲节大餐还有兴趣。 吃烤肉时变成战神,我其实有点不能适应妈妈会用智慧型手机以后,对于政治议题的狂热。 但也觉得她愿意参与公共议题或许是好事吧!

2019.5.5

今天下午到纪州庵。每次到这里都会觉得台北少了一座文学馆,上次去台湾文学馆时,有一种「搬来台北应该很好」的想法。 但其实不太可能,台湾文学馆的前身是台南州厅,也受台南喜爱。那台北可以有一座吗? 我在纪州庵看着,觉得只能期待了。

2019.5.6

今天去静宜大学,到了以后才发现车轮胎在降压,还好有装胎压侦测器,回程时一直跑加油站打气。 在静宜大学看到以自己为名的主题展很开心,布展的学生们也很可爱,用心的做很多图书的主题,像是药酒行星和爱天使猫舍,觉得有人重视自己作品的感觉真好。即使开车回家已经快两点,还是很开心。(只是明天要花钱了)

2019.5.7

昨天修车花了2300元。一颗小小的钉子,把整个轮胎毁了。就像下午去了百味看见徐大因为要开庭而难过。他在10年前因为要去工地而办了户头,也不知道为什么人力公司拿去当作股市吸金帐户,他为了这个案子后来再也没有任何名下财产。他讨厌去法院,但唯一能做的是每次开庭前吃素,希望神明给他清白。

2019.5.8

今天去了花莲演讲。 我习惯在高中放影片,并用Slido开放提问。可是高一的学生似乎不知道能问什么,表达能力也不好,有些问题还是需要引导的。例如:「广设科和工地有关系吗?」「有什么工地工作很有前途?」之类,整场活动都算热烈讨论,也不错。只可惜他们后来在Slido都问一些来乱的问题。 有一个女生后来觉得很不开心,这让我感到难过:以后不记名提问还是要注意阿。

2019.5.9

今天早上看「联合文学杂志」看到海明威说自己在小说上已经没有对手,只能找托尔斯泰。自负的海明威认为自己如果要和托翁对打,只能在「数个短篇」中取胜,因为「托老打持久战太强了」。 托尔斯泰毕竟是贵族,能够数年专注一本书。但连海明威都没有办法做到花十年写一本,现代的创作者呢?《战争与和平》写六年、《安娜·卡列尼娜》四年、《复活》写了10年,海明威说:我要让自己和家人活下去。

2019.5.10

早上去了人生百味开理监事会议。很高兴百味去年没有赔钱,营运的很好,这是最近少数的好事。但有一件事让我很在意:台北市至今没有女性无家者的专门安置空间。 几年前芒草心想办一个,但台湾对女性街友的排斥更胜男性,社会局也不愿支持。阿勇说:「过去以来,整理女性资料时发现无家的女性可能比男性更弱势、更需要帮助,却没人闻问……。」

2019.5.11

昨天阿勇说,大部分的女性无家者需求的生活都没被看见,除了公部门没有专门机构外,社会大众的想像和现实也有落差。例如一般人都以为男街友会欺负女生,但事实上大多数的骚扰都来自于认识的人。例如过去的房东、同事、雇主等,似乎都是认识的人,这让人感到悲哀,也让她们更害怕人群,没有安全感。 说到底,我们社会总是欺负弱者,由于是女街友,更是弱势。

2019.5.12

昨天下午组一台洋垃圾电脑去给教会的孩子,他开心的不得了。 一来这电脑效能超好,可以顺利「吃鸡」,这台电脑的价值立刻变高,不是因为多贵,而是因为孩子开心。 我突然在他脸上想到我的第一台电脑和第一台车,现在我好像没有办法回到过去那个时刻了。一台2万元的电脑能带给人的价值不同,在我手上,只是用来存挡;在孩子手上,却开心的不得了。 我觉得他开心影响了我,这是这周最快乐的事。

2019.5.13

今天头痛欲裂,最近好像要变天了。骨折的脚趾有酸痛感,下午真的太累,请胜涵帮我刮瘀,才觉得好了些,整天身体都难受的日子真不好过。 但刮痧真的是好重要的技能,能够立刻解除痛苦,我觉得应该列入基本教材,我一定会认真学习,这比国英数重要多了。

2019.5.14

今天写书写到一半看到上下游的报导,觉得有些作品题材不快一点写就会被人写走。到底应该开心在写作上其实自己品味是业内人,还是该哀伤自己速度太慢呢? 文字写作和作工程真的不一样,工程到别人家作一样的,价值不减,但文字虽然都不一样,却会抢快、抢独特性。

2019.5.15

今天听完黄律师的演讲后,回家感觉很沈重,也觉得自己要看的书还有很多。 我一直觉得文学能够理解人,清楚人是什么样的存在。很高兴黄致豪律师也是这样认为,感到有知音真好。 演讲结束后,我觉得法律或许应该从真实人物去写才能感动人。

2019.5.16

今天看了许多的脸书,主要是因为明天同婚表决,不管什么版本,同志都可以受到更好的保障,但还是不免难过起来。2年前的人权进步太令人振奋,反倒是2年内,跌跌撞撞了好久。我依旧希望明天通过的是政院748法,可是却一点信心也没有….

2019.5.17

同婚过了,这是大好消息! 今天到淡江大学评文学奖,一结束就发现正在表决,我和沐子在车上听到通过真是太快乐了,连写字都在抖。 从2年前的开心到去年公投的愤怒,搞连署的无奈,一直到了今天才放开心笑了出来,这是今年最快乐的事。

2019.5.18

很期待同志大婚礼,空下了5/24的所有工作日、时间,我想去看看他们结婚。 很可能会让社会大众知道他们和异性恋一样,也会有婚礼、婚宴,以及各种庆祝活动。 一旦可以结婚,过不了几年,社会就能慢慢接受。下一米就是跨国婚姻,可能要3年、5年、甚至10年……

2019.5.19

今天想写一篇文章来谈谈劳安观念。有人说思想是最大的武器和力量,这话不假,但难的是如何让人「愿意听」,或许要用专业先行,先说专业知识比较能让人认同…… 不过,这两天还是满脑子同婚的喜悦,这真是令人开心。

2019.5.20

今天一整天几乎都下雨。这几天以五月来说也真的太热了,下一两场大雨可能会好些。 同婚法案通过后,我每天在脸书上都会看到各种彩虹商品,想来是各种「同婚发大财」在发挥。我真心希望在5/24后,台湾社会接受度会更高,也更友善。

2019.5.21

山上电脑坏了一台,最近又开始找各种零件修理。后来我才想到,自己还没有进入工地前,有很长一段时间是在修电脑,那时的技术到了现在都还很有用,还能维修整理这些设备。我突然觉得技术和专业,才真的永远无法被拿走。

2019.5.22

今天发现整理录音档真的很不容易,听着听着就会不耐烦起来,觉得都是废话。现在开始佩服那些记者们了,听录音档的过程,简直像淘金,在蛮长的时间中找寻各种细节,来求出一个完整的故事。

2019.5.23

今天去了嘉义,总是觉得台湾各地高铁站的计程车排班都很混乱,几乎可说是各有各的地下秩序,每个司机也都有各种传说,例如台中的曾经因客人斗殴等。 计程车是一个古老,却很难纳管的职业。即使高铁站有大量旅客,也有管理和排班都还有这些问题,而每个司机都对UBER很不满……

2019.5.24

今天一大早就带妈妈和妹妹去了信义行政中心,看「同志婚礼」。现场记者多到不可思议,甚至吵架。 今天一整天都因为看到他们的婚礼而开心。陈雪和早餐人、莉莉和昭昭在今天都很美,倒是我看了男同志后觉得自己该作一套西装了。

2019.5.25

今天去台北城市散步带万华漫步。原本我安排了活动后半到茶室和玲姊对谈和聊天,但玲姐却喝醉了。 她一直道歉,我却有点心疼,她一个老朋友从远方搭车来看她,谈自己生活的不如意,同时来看玲姐。这几天玲姊的身体不好,看到朋友不喝不快,只是导览到一半时她大哭起来……

2019.5.26

今天下午去了新住民协会,发现东南亚的饮食和台湾差异其实很大。印尼、越南和菲律宾的水果入菜做的比台湾人好太多,也非常好吃。倒是吃完以后才发现现在是斋月,印尼人其实是饿肚子做给我们吃的,我吃完才觉得自己好失礼……

2019.5.27

今天写了一篇序,但总觉得没有写好,接着自己的文章也写不好。 这阵子突然有一种越写作越不顺的感觉,一下子是发现自己写过类似的作品,一下子又觉得自己被其他人影响,无法静下心来好好书谢,结果是整理环境,或打电动起来……

2019.5.28

今天去了静宜大学,谈书写的技巧。这次其实很喜欢静宜的活动,同学还给了我手做卡片,也算是夏日书房结束了,很完美的结束了。两次来台中,都感到学校的用心:而学生们有很多是真的想学写作,这让我受到鼓励,看到有很多年轻人对文字阅读写作有兴趣,其实是快乐的。

2019.5.29

今天晚上看陈俊志导演的「台北爸爸,纽约妈妈」感觉有很重的失落:如果他看到524这一天,他会不会拍出新的作品?会不会给我们留下值得纪念的影像?会不会在他的镜头下看到同志的幸福?他写姊姊的文字让我受到强烈震撼,而写回父亲的镜头,在姐姐葬礼的那一段,让我失眠了……

2019.5.30

今天看到桌上2本新来的书,分别是厌世姬的《厌世女儿》和《安柏不在家在南美洲》。现在成为一个「有新书可以看」的作家,其实蛮幸福的。虽说如此,很多书其实也没有看完,实在汗颜。自己的杂事的工作真的太多,这是我自己要检讨的。today

2019.5.31

今天是纪州庵馆庆。每一次我看到封姐,都有一种安全感,让我有一种:被重视、被当作宾客的感觉,今天也是如此。有音乐会,有和歌山拉面、有茶会,每一次都觉得到了纪州庵会被宠坏。「到了上流社会」「贵族生活」的强烈感受,可是又很爱封姊这个人。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