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專欄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

written by 騷夏 2019-06-02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

點我看今日日記

2019.6.1,氣候晴/雨,台北,光譜的藍風暴

是錯覺嗎?今年蟬聲來的比較晚?
下午帶貓去健康檢查,順便去確認氣喘的後續。老貓一出籠狠咬了我一口,就躲在超音波機下方不出來了。所有檢查都無法做。只好先與醫生談好鎮靜計劃再約下次就醫。
晚上和隸亞約吃拉麵、進通化街夜市談近期研習的占卜。人生是可以預測的嗎?我比較同意:當下的決定,就是未來的預言。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2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2

2019.6.2,氣候陰,地表,水晶的黃太陽

今天仍要和貓奮戰!老貓吃得很少,吃了又吐,決定就醫。先去獸醫院領鎮定劑,門診前三小時讓牠吞下,打開虎口不是容易的事,但幸好今日相當配合。
周日找到門診的獸醫也不容易,無奈只好轉院。下午五點門診,籠門打開貓仍然無法保定抽血,只好再打一支鎮定劑。心中苦樂參半,一定是身體不錯才這樣打不倒吧。驗血、X光確認氣喘等毛病,天也黑了。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3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3

2019.6.3,氣候好,儘量活在當下,宇宙的紅龍

今天是我的生日。但今天是事情很多的星期一。好的!我想能遇到的麻煩,就是可以解決的事,因為生日而請假我想並不是我會做的行為,那就如常過吧。
中午突然下大雨,吃飯回來有點措手不及,下午開會一直被罵真是倒楣,但戴著口罩的我還是笑了。這就是如常的一天——如常的喜怒哀樂,生活才是真實。
晚餐和我最喜歡的朋友吃飯,吃完抱貓睡覺,我就過完了永遠的第一天。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4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4

2019.6.4,氣候雨/晴,台北,磁性的白風

六四的那年我國小五年級,那天我看著午間新聞,電視機旁邊的水族箱巨大的龍魚遊來遊去。大人仍在餐桌上說話,爸爸用笛壺燒開水嗚嗚嗚——準備泡茶。大人說:共產黨這齣比白色恐怖還恐怖。三十年後的今天,這件事對我來說並沒有因為日常而淡忘,或許是來自我的家人對政治迫害的恐懼以及時時叮嚀:「自由不是天生就有,就像空氣,沒有時才感珍貴。(網路上看到的)」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5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5

2019.6.5,氣候宜人,台北,月亮的藍夜

起了大早幫蘭花施有機肥,早晨的空氣聞起來很潮。貓還在睡,抬頭看我可能覺得突然早起很奇怪。一定要在太陽出來前弄,葉子也不能積水,不然陽光一照水珠就像凸透鏡馬上會灼傷葉面。今日工作主要是養植物的「肉」,並非催花,看到幾棵新葉比老葉肥碩很有成就感。種花不一定得花,看它們裝草也是一種樂趣。我在此得到豐收。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6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6

2019.6.6,氣候舒服,溫度熱,一直加班的公司,電力的黃種子

收假前一天,許多人沒有來,車位也好停。許多案子趕在端午假前結清,所以大家相當忙碌。辦公室裡特別安靜,只有打字的聲音。我想到人類圖中的「意志力中心」這個中心有「亮」的人,做事容易持之以恆並成功,每次有大案子上線,我都暗自希望,自己的「意志力」中心可以滿格,幫我一把。七點半蓋上電腦,今天達成目標只有75%,剩下的只好回家再戰。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7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7

2019.6.7,熱,木柵我的家,自我存在的紅蛇

端午節。這個節日對私我來說叫做——生日過後一個禮拜,小時家人常說我是出生為了來吃粽子的。
兒時外婆總是會為我特製專屬口味的肉粽,因為我不吃豬肥肉、花生和鹹蛋黃,又特愛香菇、蝦米和瘦肉及乾魷魚,因此每年都會包好一串(十個)當我的生日禮物,鹹蛋黃沒有在粽子壓味,她會改成烏魚子,她在粽子包進對我滿滿的溺愛,對世界宣告我對她的珍貴,因為沒有任何一個兒孫(除了我)享受過這份特殊待遇。
溺愛對一個人的人格養成有什麼影響呢?於我而言,大概就是多年後,或是幾十年後,在無論自己多低潮或失敗時腦中都會閃過自己曾經是這樣倍受寵愛的孩子。我目睹過這具體的愛的能量,即使不可能回到過去此時此景,我仍然可以向下紮根重新站起來吧。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8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8

2019.6.8,熱,台北,超頻的白世界橋

今天去剪頭髮,大概固定了髮型的樣子「大型的安全帽」和「小頂的安全帽」就是我頭髮的樣式變化。拿手錶去換電池,發現「手錶」似乎也是手機發明後漸漸變成非必要的物件。鐘錶店的老師傅手腳很快,換電池一百元,我戴了第十年的精工錶又再度復活了。
今天是連假第二天,下午有從香港移民來台的朋友拜訪,他們正在尋找適合的教會,亦祝他們精神和現實都在台灣覓得居所。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9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9

2019.6.9,悶又沒下雨,台北的某處,韻律的藍手

朋友在端午節撿到一隻黑貓,小小的手掌大,很像肉粽裡包的香菇,所以暫時喚名「香菇」。等待有緣人認養回去需要拍超萌奇蹟美照,但是黑貓又超難拍,很容易拍成寵物失敗攝影的參展作品。
明天要收假了,社群的討論動態又是哀鴻遍野。今天是瑪雅13月亮曆的「藍手」日,手作達到療癒的平衡——做菜、插花、剪貼應該屬此範圍,因此我下午幫蘭花上板,但心中仍懸念香港反送中的遊行。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10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10

2019.6.10,氣候溫柔,現實人生,共振的黃星星

今天我的同溫層都在討論香港反送中遊行,一天103萬人上街,然入夜仍遭受鎮壓驅離。同日的報紙各類頭版呈現平行世界的觀點,大家似乎也沒有太意外?
只是覺得很驚懼,同一件事會有完全不同的理解,儘管如此似乎法案仍往二讀三讀路上去了:或許到結果我們仍得到「除以一」的徒勞,但過程依舊珍貴,任何事都可套用:感情、工作都是。聰明的方法我只有想到:只要專注,時間就會為你而打開。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11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11

2019.6.11,雨,台北,銀河系的紅月

今天去廟裡求籤。家裡附近土地公廟,本來我就會定期去拜拜,但近日睡前常聽到「八音」,也就是廟會科儀演奏之樂。想說為何出現幻聽是否有什麼訊息,下班後即去參拜。看到籤詩也就笑了:

富貴由命天註定,心高必然誤君期*注意態度

不然且回依舊路,雲開月出自分明。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12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12

2019.6.12,雨,台北,太陽的白狗

看著香港的新聞,一夜不能成眠,實在是太痛太憤怒了。有一種眼睛跟著流血的感覺。
會特別有感主要是一班好友、長輩都在那,自己也很喜歡那城市,那對我來說並非無關就像看到家人被打那般。#香港加油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13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13

2019.6.13,雨,行星的藍猴

這是在和我開玩笑嗎?不行這局我快唱不下去了,如果這樣登出,我豈不就大輸了,信用破產?名譽和民主一樣重要,雖然真的一時之間不能當飯吃。但就像不呼吸會死一樣。可惡!可惡!但這是不是一場戲呢?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14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14

2019.6.14,雨,高雄,光譜的黃人

今天回高雄,好久沒回家了。捷運坐過頭,回頭搭回草衙站下車。
四月出了人生第一本散文集(《上不了的諾亞方舟》),出書後就幾個月也沒回來,沒有辦法分別出就幾個日的改變,就是出現了登革熱疫情,雖然也已經很悲哀的「習慣」這事,我自己也在作品中記錄過廣播車放送噴藥的情景,但絕跡似乎是不可能的事,只能控制。如果公部門沒有心,也就變成蔓延的疫情了。如果要說代表家鄉的關鍵字,我一定會提 #登革熱
母親像小女孩一樣站在客廳的窗前等我,開心向我揮手,等我吃飯。
好久沒看電視,吃完飯新聞台掃一輪,看到香港仍掛念。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15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15

2019.6.15,陰,台中,水晶的紅天行者

今早移動至台中梓書房,藏身在民宅的獨立書店特別溫馨。
書店的格局內有中庭,植物和貓咪們可以自由生長,與牠們連線,充滿粉紅色的光,今天像是討論課一樣談自己創作的失敗和爬起來的過程,我想並沒有突破瓶頸這件事,不同的生命歷程定有不同的天花板產生。
梓書房是很令人呼吸舒服的空間,討論會後看到陸續有客人來逛書店覺得好開心,書店正在做困難但有意義的事。我們也因相聚在空間得到美好的照顧,家人陪我去演講但因害羞沒留下來一起聽,雖然《上不了的諾亞方舟》這本書談的就是兒時共同回憶。晚餐回高雄家人一起到新國際牛排館幫我慶生,那間餐廳已經開好久了,充滿懷舊。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16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16

2019.6.16,宇宙的白巫師

香港加油,二百萬人上街不是容易的事。
密密的人群,我在想若是政府仍聽不到?那是多大的憤怒。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17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17

2019.6.17,台北,磁性的藍鷹

什麼是更高的視野呢?所有的逆風或是困境都能推到更高的境界嗎?所有的上坡走起來都比較辛苦嗎?或是根本就搞錯了,走得辛苦不一定是上坡道。
在情緒崩潰的邊緣,我用各種方式讓自己冷靜,最常見的方法就是換角度思考。這好空泛,實際的操作就是冥想:現在的自己不是自己——像靈魂出竅那樣抽離看自己,看這一場人間戲。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18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18

2019.6.18,台北

今天想抄一首詩:記住憤怒又失敗的一天——

我是一隻廉價的熊,保養皮膚的方法,就是曬太陽,把自己曬得很黑。我的手沾滿汁液,不想拔出來,拔出來的時候,不小心把別人的心都挖出來了。我要騙很多人跟我上床,我會說故事讓她們溼,然後叫我爸爸。隔天睡醒後,會見到一隻穿粉紅色兒童內褲的熊,內褲是她們小時候穿過的。  ——〈我是一隻廉價的熊〉,《橘書》,騷夏,逗點文創結社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19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19

2019.6.19,熱,台北,電力的紅地球

想起小時候的一個故事,大抵是父親形容一個情境,問問我們三個孩子的反應:如果你身上只有二百元,但你想吃四百元的大餐,你會怎麼做?妹妹的回答很正確,她只會買五十元的便當吃飽,畢竟錢存下去才是安全;弟弟回答:不是再領就有了嗎?他會買一百元的餐。我呢?我只記得我父親難看的臉,我回答——

我會把二百元塊都拿去買彩券。

三、四十年後印證我們三人的經歷,或許就如人類圖所說每個人的「原廠設定」其實都註定好,三歲定八十,不用勉強自己變成別人才是最好的策略吧,突然感慨。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20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20

2019.6.20,熱,台北,夏至的前一天

晚上的時候去「撥筋」。民俗療法一向是我的最愛。
大抵在夏至之日來臨前清理體內寒氣應該是不錯。刮痧、撥筋、整骨像是神秘的儀式,身體像是隨身碟,你以為儲存記憶的只有腦嗎?我不認為!皮膚也會儲存快樂悲傷和恐懼的,不然為什麼會有傷痕文學?但似乎扯遠了。我支持身體在運動或是按摩等過程會釋放一些可供寫作的素材,疼痛需要聆聽。
身體就是今生的修行。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21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21

2019.6.21,夏至,台北,超頻的藍風暴

今日是某個能量的高點(其實我也沒有太明白)日日是好日有點難執行,那是心的問題。大抵今日又是一個被工作佔據身心的一天,但至少接下來是假期。去朋友家的園子照顧花草,朋友種植大量蘭花、玫瑰、茶花等需要高度照顧的植物,我認為她用的澆水器相當頂級,高溫和悶是植物殺手,所以有「渡夏」一話,其實動物也是。
真心希望身邊的動物和植物、家人平順渡過夏天。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22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22

2019.6.22,悶,韻律的黃太陽

今日和垂水千惠教授、詩勤、秉晨午餐。
談及自己作品中「三七步」、「飛蛇」等篇,發問的是垂水老師,主要是篇名,因為是慣用語看不懂,所以我很不好意思的用「親自示範」的方式解釋什麼是「三七步」以及背後的涵意。「飛蛇」的故事涉及宮廟文化和偏方,因為日本沒有這樣的傳統,到最後我們都聊到各自與蛇這種動物生命中的各種相遇。
創作對我來說和經驗密不可分,每次回望都有故事。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23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23

2019.6.23,雨,台北,共振的紅龍

我臣服、我放手,我把一切交給大地媽媽來安排,讓太陽父親照亮內省的光,看到黑暗。
就像今天的雨溫潤的下,漫出水塘、滲進土層,循序漸進,下一次見面又是全新的你、進化的你,新的願景。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24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24

2019.6.24,雨,台北,銀河的白風

夏天是創作的季節,我通常在這個時節做很多嘗試,不同寫作文類的實驗,或是更多題材的挖掘。
有時候,應該是很多時候,不會有任何產值,這是騙不了人的。需要對自己有耐心和無盡的自我感覺良好,才能撐下去吧!
不然夏天真會很快就離開了,就像運動員有限的創作生命一樣。我仍舊著迷身體、運動和寫作的神祕關聯。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25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25

2019.6.25,雨,台北,太陽的藍夜

雨忽大忽小的。新聞很有趣,從來沒有想過領獎合照可以那麼多創意。
今天我邀請了兩顆石頭來參與我的生命,我喜歡半拋光的礦物,自己也收集不少礦物標本。
喜歡的理由從小到大都沒有變:我看到時間經過的痕跡。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26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26

2019.6.25,行星的黃種子

你是美麗的舉手,我是憂傷的答有

在各自詮釋的時間流,祝福對愛忠誠的白狗

 

閉上眼,送一道光,給相遇的所有未知圖騰

甦醒的蛇吐出欲望的信,射出幻術

於是頑皮的猴,誤殺了一頭不噴火的龍

 

打破鏡子,裂痕在心臟

當我們談論啟蒙,啟蒙伴隨暴力或意外而來

不似課本的雷與電 一如引火沿脊椎燃燒 ,發出呲呲呲的聲音

讓肉身交給花開的力量指引,讓骨骼成為魚群熱愛的居所

我懷念你美麗的舉手

你已是空座 ,時間順流時間,從不答有

——《空座》騷夏老師尚未發表新作品!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27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27

2019.6.27,雨,板橋,光譜的紅蛇

晚間十點收到訊息,板橋車站有民眾帶鳥上火車被攔,民眾棄鳥走去。
於是決定接幼鳥送野鳥協會中途,黃口嗷嗷待哺,但千萬不能餵食是救傷鳥類第一步,許多好意變成殺生。
在救傷的案例中,許多幼鳥被食物噎死的。十一點半送到協會,鳥翅和鳥腳均有拉傷,精神良好有食慾但行動力無法達到野放標準。野鳥籠養是殘忍的事,你以為的愛,其實不是。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28

2019.6.28,忠孝東路,水晶的白世界橋

今天去探望一個長輩。她見到我便開始打嗝,並覺得胸口心輪疼痛,她是會用體感連通外界的人士。
如果她的那些不適是我的黑暗能量引起,那也太可怕了,她一直問我怎麼了,最近去了哪裡?
我也是不知從何說起,如常的生活自然就會累積負能量吧!不去哪裡,自我即是地獄。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29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29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29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29

2019.6.29,台北,宇宙的藍手

六月即將尾聲,暑假來臨。今天是金曲獎頒獎典禮,《玫瑰少年》得獎實在太好了,蔡依林的致詞也很棒。
前天撿到的野鳥在中途之家調養,仍不太會飛,懷疑被私養了一段時間,今天終於可以站在棲木並且自行喝水、吃木瓜。
人類耽誤這隻鳥幾天,差點害牠一輩子。今日重新閱讀幾位作家散文覺得眼睛發光—江鵝、張亦絢、黃麗群。
倥傯生活又因此有些著力點,右腳摔傷、又腫又痛,需要泡溫泉。today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30

手寫日記|六月|騷夏|6/30

2019.6.30,晴/雨,淡水,磁性的黃星星

今天採訪作家隱匿。去了「有河Book」的舊址。「玻璃失依定要有觀音山和淡水河。」我站在這裡看著許多美好的字句,像是羊皮紙複寫的概念,在玻璃、在淡水河波光粼粼。詩人在此投入全身力氣,愛著貓、愛著空間,我聽她敘述,腦中播放電影。
愛貓與自我與疾病間的共時,像是預言、像是不可抗拒的天意。我知道我今天必須來,來記錄這個故事,擔任抄寫者:一如貓選擇飼主而非飼主選貓。
六月的手寫日記即將結束,這一個月也要謝謝編輯宣羽的照顧及更新,迎向下半年度了。


👉🏻👉🏻👉🏻延伸閱讀:【手寫日記|七月】張西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