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Author
Author

羅毓嘉

  • 岱穎的嘴很刁,很壞,又很好。——那是任何具體與抽象意義上的刁,壞,與好。讀詩,唱歌,飲酒,抽菸,吃飯。以及,評論。 認識岱穎十多年來我真的怕死他也愛死他了。也是具體與抽象意義上的怕與愛。怕他(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