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新鲜推荐编辑室报告 七月编辑室报告|再也不愿一个人孤独……

七月编辑室报告|再也不愿一个人孤独……

written by 王聪威 2020-07-03
七月编辑室报告|再也不愿一个人孤独……

和我这个年纪的许多人一样,第一部看的日剧是《东京爱情故事》,但我看的方式可能跟大部份的人不同。那时候,我已经上了大学,住在台大男一舍427室,宿舍里并没有电视,当然也没有电脑、宿网这种东西,我唯一拥有的私人影音电器是一台单声道的大同牌收录音机。台大男一舍当时非常有名,我在《作家日常》的一篇〈宿舍〉写过,「本宿舍向来以学校宿舍群的拉斯维加斯闻名……到了半夜十二点整,地下室福利社老板便会以一百吋的大银幕播放色情电影或盗版日本偶像剧,几坪大的阶梯式电影室必然挤满了嗷嗷待哺的观众们。」我便是在这里看了全部的《东京爱情故事》。当然,也会接着看色情电影。

想起来真是奇怪的时光,差不点十一点多,人潮会开始向电影室聚集,但所谓的电影室只是一个方形洞穴,没有任何隔音设备,甚至连门也没有,那硬绷绷的塑胶座位大概只有二、三十个吧,旁边有一条小走道,一百吋大银幕前有一小片空地,头顶有台投影机。本来好像没有一百吋大银幕,只有一台大型电视一类的,因为这个地下室每年都得由学生投票选择经营福利社的厂商,我记得曾经收过厂商传单,强调会设置一百吋大银幕的电影室,真的在眼前实现时,给人一种满溢的奢侈与幸福感,真是不可思议的单纯。啊,人生最好的是能端著一碗泡面看电影,于是整个敞亮的电影室里充满浓郁混杂到恶心的各种泡面味道,以及唏唏嘘嘘的吸面声音,银幕仍是一片空白,我也是其中一位,至少提前半小时,已经坐好等著开映。

放映千篇一律,一直在做的色情电影的时候人非常多,也得提早占位,但首播《东京爱情故事》时,人更是多到令人觉得这世界仍然有救。来自其它宿舍的人一直涌入,座位早就坐满,银幕前的空地坐满了,小走道也塞满人,有人开始到处搜罗福利室的三脚椅子,排在电影室最后一排座位后方,一个一个站上去,手里捉著宵夜,可能迟了几分钟还没播,就会听到有人在干谯老板怎么还不演。然后电影室忽然暗了,投影机的光柔和地抚摸那空白的一百吋大银幕,像是抚摸亲爱恋人白洁无瑕的温暖脸庞,一些记忆片段短暂重现,主题曲小田和正的〈ラブ.ストーリーは突然に〉开始响起。

我当然和相近年纪的许多人一样爱上赤名莉香,痛恨那个虚伪软烂,根本不值得她施舍一瞬眼神的永尾完治,但她就是爱他,这多么叫人悲伤。(为什么不来爱我呢?)跟许多人一样,我买了柴门文的漫画原作,买了盗版的小田和正精选辑卡带,也买了铃木保奈美的写真集。但或许跟大部份人有一点点不同,我在写真集扉页写了一写诗〈故事的记述〉(收录于我的诗集《微小记号》,2019),那是1993年的事了,诗的最后一句是:「再也不愿一个人孤独……」这是引用了莉香对完治的倾诉。即使到今天想起来,都还是觉得痛心得要命,对以前,对现在也是。

PS.铃木保奈美演过的日剧里,我最推荐的是又深又暗的悲剧《爱没有明天》(この世の果て),搭配主题曲尾崎丰的〈OH MY LITTLE GIRL〉,像是易碎的水晶一般美丽。

■ 2020七月号|429期  ■

自九〇年代见到莉香的笑容那一刻起,日本电视剧的黄金年代就此展开。往后三十年间,我们沉浸在坂元裕二的纯爱,着迷于宫藤官九郎的奇想,也为古泽良太的犀利所震撼。

日剧不只是青春的载体,也是时代的印记。我们在对白中找寻自我,在场景中探索文化,发掘戏剧与创作所带来的共鸣与力量。

【实体杂志订购】

▶ 博客来
▶ 联 经
▶ 诚 品 
 读 册

⊕本期设计两款封面⊕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