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新鲜推荐当月精选 【当月精选】青峰歌词分析:〈窥〉/〈空气中的视听与幻觉〉/〈飞鱼〉

【当月精选】青峰歌词分析:〈窥〉/〈空气中的视听与幻觉〉/〈飞鱼〉

written by 编辑部 2020-11-10
【当月精选】青峰歌词分析:〈窥〉/〈空气中的视听与幻觉〉/〈飞鱼〉
track01
album_吴青峰《窥/寂寞的时候》2019

〈窥〉

窥视的人爱得比较深

或许这是属于单恋的人的歌词。

面目模糊的人在偷偷爱着的人身边游走,但我们看不清楚他的样子,可能因为他的手正遮著脸,偷看他喜欢的人。「也许我脸孔全都荒废/猜忌你想起忘记谁」,单恋的心情,我们都曾经历过,你不知道谁正在偷偷爱着你,他可能是你的同学、朋友,甚至是陌生人,只是你们常常在同一班公车或同一家店里相遇,你没有想起过他的脸,在你的生活中,他的脸孔是荒废的,而他却一直看着你,只看着你,像看一扇窗户,像看一台电视,你的生活就是他眼里的全部。

自尊心高的人未必爱得比较少,他只是故作轻松,窥探别人的人心里也自卑,怕不被爱。情绪无法算计,无法平静,跟着另一个人的喜怒哀乐而喜怒哀乐,不能自己,「反正这世界本来就没道理」,领悟他的世界只有你而已。天气预报其实跟心情起伏毫无关系,他爱的人出太阳,他就跟着晴空万里;他爱的人下雨,他的快乐就被浇熄。但他还是不敢承认自己内心的秘密,不敢承认是「你皱纹让我质疑像预报天气」。所以「在你指缝间我继续游戏」,听起来都像是故作洒脱,实际上你的指缝才是他的藏身之所,怎么也逃脱不了,被你左右。

窥伺让爱人的背影显得高大,而自己微小的只剩目光。他想着如果有天我有幸能站在你的前方,我将抚平你的皱纹,「放一颗星球在你的眉头/等你开口再长出宇宙」,当你终于也看向我,我会布置出最好的风景。如果只能一直待在你的背后,那也没关系,「要我伸出手在你的背后/让你挥霍哪一只脆弱」,他会用所有的手指去支撑住,在你脆弱的时候,使尽全力,用手掌心的力量捧住你脆弱的心,而不再将脸埋在手指后面,只敢在指缝间接近你。

也许有一天,窥视的视线终于被发现,对视之后,这样的行为可能会招致讨厌,不如把跟随着你游移的、整个宇宙的视线,都幻化成灿烂的漫天星光。他终于敢摊开手,露出自己的脸庞,你会看到他的美好还是怯弱?一直以来只观察你的肢体动作,这次他尝试窥探你的心意,但「拿纸和铅笔无法算计/把太阳吹熄找不到逻辑/反正这世界本来就没道理」,揣测又揣测,最后还是心里没底。

文|杨滢静
东华大学中文所博士,曾获林荣三文学奖、联合报文学奖、宗教文学奖、林语堂文学奖、 叶红女性诗奖等,出版过诗集《对号入座》(2011)、《很爱但不能》(2017)、《掷地有伤》(2019)。

track02
album_苏打绿单曲《空气中的视听与幻觉》2004

〈空气中的视听与幻觉〉

当月亮被自己的光线卡住

阿根廷诗人Lugones曾说「每一个字词都是死去的隐喻。」如果我们同意Lugones所说,那么所有完成的诗,都将不免带有一种哀悼的感觉。

抽去了旋律的歌词更是如此。当音乐终止,词便只携带着一半的死亡,让一半的意义微弱地发生:

又或许我们两个人的蝴蝶 看着飞鸟忘神地跳芭蕾
就这样沉淀在咖啡杯 渍垢未解
──苏打绿〈空气中的视听与幻觉〉

所以让我们暂且跳过「音乐性」的讨论吧,不去管那些令人尴尬的排比和尾韵,直面意象与叙事结构,看看能发现什么。〈空气中的视听与幻觉〉作为苏打绿出道单曲,虽以「我们」为叙事主体,却意在消弭「我们」与物的边界,取消引力,创造漂浮:「和影子牵起手练习跳舞/海洋中再也没有一条鱼」。 

或者进一步说,歌词中唯一的「真实」场景(当然也是虚造的),只有前两句「大约凌晨三点半醒过来/莫名其妙喝了一杯苏打」,接着就是幻妄的连续体验,一脱到底:从绿林、蝴蝶、飞鸟与天空、到月亮、人间、深水漩涡、彗星、海洋……只有一连串从熟悉到陌生的「物」,物跟物之间跳跃断裂,没有明确的受话者,没有暗示情绪、情感的词汇,乍看让人不明所以。

当然可以理解成呓语或疯狂。或者,也可以理解成,当生活突然的幻象照临,人开始无法洞悉事物的逻辑?「月亮也无法决定自己的光芒/伟人都迷惘」的对照关系不在因果、语境、或已被搁置讨论的声音,而是在隐喻层面共鸣的歧义。月亮指的是伟人吗?又或者是月亮无法控制的光线,使伟人迷惘?在月亮也坐困愁城的时刻,什么事情还堪称伟大?

波赫士在诗论《The Craft of Verse》(波赫士谈诗论艺)中,提到了隐喻的活力问题。他写「如果我们查阅任何一个字,我们都一定会找到一个在某个地方就已经卡死的隐喻」。在网路时代,我们可以验证一下这段陈述:在 Google 中打入「月亮」两字,首先出现的是维基百科的「月球」条目,第二个结果是气象局天气预报,再来是李白的静夜思。

有意思的是,当月亮被这些意义的卡榫「卡住」,月亮或「月亮」这个词,还能不能决定自己的光芒?

文|杨智杰
一九八五年生,有诗集《深深》、《小宁》、《野狗与青空》。

track03
album_苏打绿单曲《飞鱼》2004

〈飞鱼〉

放自己好过──听〈飞鱼〉

在十五年前,苏打绿的小情歌几乎出现在每个人的手机答铃、随身听之中,我所就读升学国、高中的校车巴士也是整天的播,我最喜欢的是〈飞鱼〉这首歌,那似乎代表了我某段青春中被强烈否认、拒绝的部分。

这首歌故事性很强烈的,是由两个被赋予生命的物件——老船、汪洋的对话而开始:

老船说 这海上我都看过/老船说 这海浪我都触摸过/老船说 这海我都聆听过
生活我已全然看透 没有什么想要做

老船的形象像是偏安一隅且无所欲求的老者,虽是有些自得意满的感觉,但却莫名地使我羡慕,可爱却又常常让人觉得无法沟通。是啊,都这把岁数了,生活我已经全部领略过、努力过了,已经没有什么想要做了啊。又或者,我会想到受郁症所苦的朋友,痛苦都是藏在比海洋还深的地方。

汪洋说 云你没有摘过/汪洋说 深水你没有泅潜过/汪洋说 对岸村庄你没去过
眼泪还没有流透 笑得整夜不熄灯火

而汪洋回答著老船:你没摘过云呢,你没泅潜过深海呢,甚至没去过对岸村庄呢!以一种高人一等、见高识广的知识份子形象出现,汪洋真是讨厌死了。打开视野、走出房门、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虽然从世道眼光中,这或许才是面对事情所该具备的态度,但我总会碎念想:不出门难道不行吗……

十多年前我看歌词,总觉得汪洋真的好坏,笑到都流出泪来了呢。但因为这次的机会,细看下,或许汪洋的意思是,你还有好多的眼泪还没流,还有很多事情还没有经历,很多的欢笑跟痛苦可以品尝,为什么你拒绝去体验呢?

不要躲 会看到更多感受/不要捉 或把自己逼到角落

不管飞行还是蹉跎 都仍是自己的生活/烦恼不会凭空 不如捕捉笑声涂上耳朵
换一个轮廓 快乐比较多 放自己好过

虽然这样很芭乐,但这首歌的确给了我继续著每天上下学、面对课本、考试这些数不尽的痛苦日常中的一点能量,据说青峰在大学时因为抑郁,总将自己关在房间,后来苏打绿团员馨仪拉着他到了春天呐喊音乐祭,看着大海,写出了这首〈飞鱼〉后,病情开始转好,总觉得有点说教的意味在,但青峰总是可以毫无疑问地说服我们,像是他唱的「开花不结果又有什么?是鱼就一定要游泳?」

文|陈延祯
东华大学华文所毕,教育部文艺创作奖首奖、奇莱文学奖首奖、国艺会创作补助、统一发票六奖,诗集《南回》双囍出版。

■ 2020十一月号|433期  ■

「放一颗星球/在你的眉头/等你开口/再长出宇宙」从第一首作品〈窥〉到苏打绿乐团,再到个人专辑《太空人》与《册叶一:一与一》,同时也为多位歌手作词谱曲。歌手青峰创作诗歌的时间已超过二十年,其诗意之锻造,歌词之崭新,无疑是当今台湾乐坛最独特的声腔。
 
本期重启两天一夜访问形式,邀请青峰的大学教授,现任教清大台文所的诗评家李癸云,与青峰静心做最深入的文学谈话。以及由十二位当代青年诗人自选青峰作品,进行全方位的歌词分析。说著「写出每首歌的当下,我已经死了」,将内心诗意幻化为歌的青峰。或许连他本人也不知道,那些他细心接枝结果,人们热爱着,歌颂著的诗词里究竟藏匿了什么。
 
【本期杂志介绍】

《联合文学杂志》NO.433:青峰两万字长访谈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