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新鲜推荐当月精选 【当月精选】青峰歌词分析:〈他举起右手点名〉、〈回音收集员〉、〈水仙花之死〉

【当月精选】青峰歌词分析:〈他举起右手点名〉、〈回音收集员〉、〈水仙花之死〉

written by 编辑部 2020-11-27
【当月精选】青峰歌词分析:〈他举起右手点名〉、〈回音收集员〉、〈水仙花之死〉
track10
album_苏打绿专辑《冬/未了》2015

〈他举起右手点名〉

众声喧哗中的诗意

接到本期联合文学评论青峰歌词诗意的任务时,我恰恰在和学生的段考作文奋战着。内外交逼,膏火自煎,却多少有那么一点无巧不成书的意味,迫使我从满纸认真的荒唐之言中抬头,去瞻望这个真实世界不堪推敲的脆弱现实。

建中段考的作文题目来自一则报导:英国BBC以叙利亚难民的真实经历为背景,设计出一款互动式网页游戏《叙利亚人的历程》,却遭致各方抨击。命题老师要求学生以「新闻是否可以游戏化」为题,写出个人看法。我原本预期正反两面的意见各半,孰料支持的学生竟占了九成之多。其中大部分人的理由是:「如果以游戏取代传统媒体为新闻的载体,能够吸引更多人对某一议题的关注,何乐而不为呢?」

我不会说学生们对于科技的美好想像是一件坏事,但以科技为手段来加速人们认知的进程,却无疑是一种简化。我想起钧特.葛拉斯在〈与乌托邦赛跑〉中说的,如果人们放弃看电影而选择阅读,也会因思想分散和时间紧迫而感觉艰难,会因为「认为这样做不合时宜、毫无意义、耗费时间而感到耻辱。」当体验等同于体会,见闻等同于理解,我怕真实的体会与理解也就随之消亡,因为那其中的繁难与劳苦,正是人们因不乐而不愿为的发端。

然后我们可以来谈谈文学、诗、以及青峰这首〈他举起右手点名〉了。我以为文学的本质,至少有一部分,是在于呈露与揭示,由此及彼,以寡推众。前提是内有众生心,遍览众生相,才有了本心本相衍化而出的那个文学的声音。〈他举起右手点名〉以纳粹集中营为背景,用众声喧哗的方式,让每一个被毒害的异端呐喊出他们心中的恐惧、愤怒、痛苦与疑虑。每一句歌词都代表一个受苦的灵魂,而一首歌则代表着数以百万计的无可名状的死亡。那不是简化,而是涵括,是繁复无已的折射,也正是诗意真正的本质。

对我而言,诗的任务之一,乃在于穿透、揭露,给出不解释的解释,指出一条可能的思想的道路。阿多诺说:「奥斯威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透过青峰的歌,我想我或许懂得了这位德国哲学家的反省,但愿我的学生们也能懂。

文|吴岱颖
台湾省花莲县人,师大国文系毕业。曾获林荣三文学奖新诗首奖、时报文学奖新诗首奖、国军文艺金像奖小说首奖、教育部文艺创作奖散文首奖,及花莲文学奖、后山文学奖、全国学生文学奖等。曾获全国语文竞赛中学教师组作文第一名、朗读第一名。现任教于台北市立建国中学。著有个人诗集《群像》、《冬之光》、《明朗》,与凌性杰合著散文《找一个解释》、《更好的生活》。

track11
album_吴青峰专辑《太空人》2019

〈回音收集员〉

收集回音的房间

在疯子的世界里,疯的是别人,清醒的是自己。也难怪,这是个最多疯子的时代。

〈回音收集员〉一曲开头就表明,这是疯子的自传。在MV中,收集员揹著有如太空人的透明箱子,里面是色彩艳丽的回音/记忆。「盘算和谁/和谁相见/相见相见/一篇疯子自传/疯子自传谁看/自传谁看谁看」歌词里以大量的反复词语、字,进行一连串拆解与重组,乍读之下语意尚不明,但配上旋律诡谲的音乐,文字意象就立时显得立体。

又如「这个是我收集的『不爱』/来自他说『不可能不爱』」,回音的本质是孤独,当发话者将意念藉呐喊式的语言传送出去,却未如预期得到来自对方的回应,甚至应该说,「对方」在此是不存在的,在声音传送的尽头只有另一个自己。然而,因为这样的传递含有必然的遗漏,所以话语被敲毁,嵌合成另一个面貌。在这张专辑「太空人」中,吴青峰大玩文字游戏,又如「我的重听,以为你说『继续』,原来你说的……/是『离去』」,借由谐音的巧妙关连,将关系的若即若离诠释得淋漓尽致。

这样的沟通方式是否令人感到熟悉?

不只在情感关系中,恋人之间的争吵与分合经常陷入「鸡同鸭讲」的窘境,身旁的家人、朋友、同事,扩及不同信念的团体、宗教、政党之间,经常能见到应该由两方所完成的对话,最后却像各说各话般的闹剧。就如在同专辑中的另一首歌曲「巴别塔庆典」中所说「这里是自说自话王国欢迎光临/在这里胡言乱语才是正常事情」,不禁令人想起石黑一雄的小说《无可抚慰》中所描述的奇异小镇,仿佛陷入集体催眠,众人囿于记忆的松动,应该作为说明的语言却引发更多疑问。加深沟通恶化的是,每个人只能看到自身的困难,不断地诉苦,也就越无法听见他人的回应。

你好/我是收集回音的人类」,尽管如此,创作者并未放弃人类的角色,反而重新以收集员的姿态担负起这个身分。又或许每一首歌曲都是一段回音的收集,在这座收集回音的房间里,记录着人与人之间语言的误读、情感的误解。而我们不都在这场误会的风暴中旋转着,希冀能找到被理解的机会?

文|夏夏
著有散文集《傍晚五点十五分》,诗集《德布希小姐》、《小女儿》、《闹别扭》及编选《沉舟记—消逝的字典》、《一五一时》诗选集、《气味诗》诗选集,小说《末日前的啤酒》、《狗说》、《煮海》、《一千年动物园》。

track12
album_吴青峰专辑《太空人》2019

〈水仙花之死〉

再死一次的纳希瑟斯

水仙是自恋的象征,这源自希腊神话。在神话里,纳希瑟斯(Narcissus)只爱自己的水中倒影,最后抑郁而终化为水仙;而钟情于纳希瑟斯的厄可(Echo)女神,却因先前受了希拉(Hera)惩罚无法自主发声,只能重复他人所说的话尾,于是以回音来佯装「水中精灵」,让纳希瑟斯自我对话。

纳希瑟斯和厄可最后都是悲剧下场,在〈水仙花之死〉这首歌的前半部中,也将这「两种爱」列出:以假乱真的回音,自欺欺人的幻影。两种爱是殊途同归的,以回音显现的爱,仿佛是我们对象化自己后,世界所产生的回应─拉冈(J. Lacan)的镜像理论提出,当幼童第一次凝视镜像,才能由破碎的感官凝聚成为「自我」整体;因此,镜象并非是真实自我的投影,反而是镜中的形象趋使了「自我」的塑成。

所以自恋者爱的是谁呢?原来是一个被客体化、甚至理想化的固著形象,是一个面对世界的雕像,是原音已被截断的回声。歌词里说:「你爱上镜花水月反射出的卖弄/你爱上孽影魔障修饰以后的面容/你爱上高矮胖瘦不存在的自我」,这是展演后的自我,对完美形象的偏执,困在被注视的客体中,这些将带来终不可得的爱。

于是纳希瑟斯最后心力交瘁死了。企图让镜像越完美,便只能把自己越缩越小,最终成为一朵瑟瑟发抖,有限绽放的水仙。

如果这首歌到此为止,那便只是重述纳希瑟斯神话而已。但歌名题为〈水仙花之死〉,显然有更多的企图;在这首歌的后半部,纳希瑟斯不只死而化为水仙,还要让水仙再死一次。比如透过梦来模糊物我:「如果你渴望做梦/我就是你的梦」,枯萎后再次重生,从大地泥淖里蜕出,回到婴孩,回归感官,不再追求完美的「我」的模型,如其所言:「回到新的生活/别再找寻我/最危险的生活/就是找寻我」。

归返与原生不同,有过记忆才能选择遗忘,看到了界线,才有泯除界线的可能。而自我永远是最困难的,这仿佛成为一种忘情的功夫论,近似于佛道思想了。于是专辑里紧接着下一首歌〈男孩庄周〉,便设想了一位初生的孩童,没有立场与语言,仿佛把宇宙拥入怀中,只为了看见一朵花。当然,这朵花也是他自己。

文|郭哲佑
一九八七年生,建中红楼诗社出身,台湾大学中国文学研究所硕士毕业。著有诗集《间奏》、《写生》,诗作并可见于《台湾七年级新诗金典》、《生活的证据:国民新诗读本》、《我现在没有时间了:反劳基法修恶诗选》等选集。

■ 2020十一月号|433期  ■

「放一颗星球/在你的眉头/等你开口/再长出宇宙」从第一首作品〈窥〉到苏打绿乐团,再到个人专辑《太空人》与《册叶一:一与一》,同时也为多位歌手作词谱曲。歌手青峰创作诗歌的时间已超过二十年,其诗意之锻造,歌词之崭新,无疑是当今台湾乐坛最独特的声腔。
 
本期重启两天一夜访问形式,邀请青峰的大学教授,现任教清大台文所的诗评家李癸云,与青峰静心做最深入的文学谈话。以及由十二位当代青年诗人自选青峰作品,进行全方位的歌词分析。说著「写出每首歌的当下,我已经死了」,将内心诗意幻化为歌的青峰。或许连他本人也不知道,那些他细心接枝结果,人们热爱着,歌颂著的诗词里究竟藏匿了什么。
 
【本期杂志介绍】

《联合文学杂志》NO.433:青峰两万字长访谈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