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普通生活灵感角落 【灵感角落】陈柔缙:捷运车厢里的那个位子

【灵感角落】陈柔缙:捷运车厢里的那个位子

written by 陈柔缙 2020-12-04
【灵感角落】陈柔缙:捷运车厢里的那个位子

常常有人问我,「都在哪里写稿?咖啡店吼?!」没那么浪漫,我必须把自己绑在家里,才能写稿。

三十多年以来,没写过一字虚构。特别十几年前开始研究日本时代的社会人情,一切都有所本,不是来自访谈老辈,就是图书、论文。左边手写笔记、右边影印资料,电脑摆书桌正中间;千本书、千张卡,近在咫尺,才能动工开写。跟水电工一样,不腰缠工具包,手提个工具箱,就不叫水电技工,就做不了事。

两年前,尝试写时代小说,终于可以「离家出走」了。

我常从郊外家里搭上淡水线,打开电脑,享受着「看着窗外也是在工作」的作家专利。一个车厢内,有两个位子与众不同,和透明隔板有大约一尺的空间,可能是给放行李箱。两个位子中,靠东方那个尤其我的最爱。坐下来,可以挪开与邻座的距离,让左臂喘息,右手臂又可以自由舒展,更避掉了午后从西边来的斜阳。

沈进这个如迷你潜艇的位子,一站过一站,乘客一个一个把车厢挤成像鱼肉罐头,我都浑然未觉。突然,一阵骚动,一抬头,台北车站到了,我也写好日本军医教十七岁女主角打针了。

二瓶军医重重的踏靴声靠近来。

爱雪低头,眼鼻皱在一起,张嘴咬牙,心想「这下糟了!」

二瓶边走边喊。

「想成是豆腐!」

「不要想成是人!」

「不需要想像会痛!」

三句喊完,二瓶医生也已走到爱雪身旁。他大声喝令,「针拿好,对准要打针的位置!」

爱雪把针头对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二瓶一边喊「豆腐、豆腐、豆腐」,一边以掌心推爱雪的手臂,针扎进去了。

痛快!我喜欢坐捷运车厢里的这个位子写小说!

文|陈柔缙
云林人,台大法律系毕业,曾任政治记者,现为作家、台大新闻所兼任副教授。主要著作有《总统的亲戚》、《宫前町九十番地》、《人人身上都是一个时代》、《广告表示》、《一个木匠和他的台湾博览会》等。首部时代小说《大港的女儿》于今年十二月出版。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