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喜歡讀書聯文選書 【聯文選書】多物種共生的歷史迴返-伊格言《零度分離》

【聯文選書】多物種共生的歷史迴返-伊格言《零度分離》

written by 林新惠 2021-06-11
【聯文選書】多物種共生的歷史迴返-伊格言《零度分離》

在《人類大歷史》,哈拉瑞提到,距今兩百萬年到一萬年前,地球上其實有許多物種的人。就像獅子、老虎、美洲豹,都屬於生物學上的「豹屬」,當時地球上有許多「種」人,被歸納在「人屬」之下:例如直立人、尼安德塔人、魯道夫人等等。而我們所身為的「智人」,只是當時眾多種人的其中一種。換句話說,曾有一段時間,是「智人」和其他許多「和智人相似的人」共存於地球。

這段歷史讓人聯想到《零度分離》所構想的未來,一個許多「類人生物」共同存在的未來。在《零度分離》的世界中,人類和生化人、AI,以及眾多由「類神經生物」演化成的各式各樣「類人」共存。「類神經生物」是能夠模仿特定生物中樞神經的一組系統。小說中,鯨豚學家Shepresa(人類),為了和虎鯨溝通,而在自己腦內植入模仿虎鯨神經系統的「類神經生物」。從此,Shepresa的人類神經模組和虎鯨的神經系統相互纏繞,使得她也不再是「很純」的人類,而是介於虎鯨與人類之間的「類人生物」。

又或者,當類神經生物模仿的對象是人類,它也將演化出類似,甚至超越人的思維模式——這正是小說中的Phantom。Phantom不是AI,不是一組程式,而是一團神經系統。這團神經系統演化出意識,並且嘗試創造更多像它自身一樣的意識體。

當人類不再是地球上唯一一個「人模人樣」的物種,倫理問題便隨之而來。相較於大量科幻著墨於「人和仿人的差異」,《零度分離》更著墨於「罪惡的艱難」。例如前述的Phantom被人類「定罪」,原因是它集結多個意識體「謀反」人類,但是Phantom的自白卻逼著我們反省「犯罪」和「謀反」的依準是如何地人類中心。又或者,如果人能藉由類神經生物而進入另一個夢境般的世界,在其中犯下的竊盜和詐騙,到底算不算犯罪呢?

或許我們正不斷逼近這些難解的問題。就如同《人類大歷史》最末,哈拉瑞指出,人類未來將與基因改造、賽伯格、以及人工智慧共存。這是歷史的回返:多種類人生物共存的未來世界,就像百萬年前尚存多種人種的地球。然而不同的是,智人並未創造出直立人和尼安德塔人,但是從今而後將與我們共存的類人物種,都是由我們創造的。而如此開展的歷史,或許將是《零度分離》所言的「於神意之外造史」。

⊕書籍資訊:

《零度分離》,伊格言,麥田出版

「噬夢人宇宙」來了!
神秘的事件、難以靠近的心智、不可思議的犯罪……
一部盪氣迴腸,重新劃定小說疆界的小說

《零度分離》從人的終末到物種的糾纏,都碰觸廣義的後人類問題。令人著迷的是,他的大哉問一面質疑、解構人的存在與意義,但同時又指向一種古典的關懷,那就是如何度量(後)人類時代的親密關係,如何辯證愛與親情及其逆反——背叛——的定義。恰是在這樣的主題上,《零度分離》的後人類敘事帶來了對自身零度分離的挑戰。

⊕延伸閱讀:

《我,機器人》,艾西莫夫/著,葉李華/譯,貓頭鷹出版

《零度分離》的訪談錄形式,讓世界觀退為遠景,近景則是類人物種和訪談者的交辯。這種形式讓人想起《我,機器人》,其中也以一位機器人心理學家的訪談串連所有故事,並讓讀者無法直視未來世界,只能從人和機器人的互動中略窺一二。沿著訪談的軸線,《我,機器人》帶出的,是機器人(類人物種)的演化:從笨重而不會說話,到介於人機之間的模糊地帶。演化拉出了歷史的軸線,而當軸線到達端點,我們也許都會記得那受訪者的感嘆:「故事講完了。⋯⋯你將會看到下一波的發展。」

新書資訊員|林新惠

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博士生。著有小說集《瑕疵人型》。碩士論文《拼裝主體:台灣當代小說的賽伯格閱讀》獲台灣文學館年度傑出碩士論文獎。曾任《聯合文學》雜誌編輯。研究主攻科技人文、生態人文。

0 comment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