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栏 【手写日记|八月】施清元

【手写日记|八月】施清元

written by 施清元 2021-08-02
【手写日记|八月】施清元

适逢 2020 东京奥运,联合文学杂志网站邀请著有《日本老舖居酒屋,干杯!》一书的施清元担任八月手写日记专栏作家。曾于东京从事设计业,并挂著自由撰稿、摄影以及饕客的头衔,流连于日本各地大众酒场、拜访人情味老店。这个八月,期待透过施清元的视角,看见不同角度的日台生活。

2021/08/01

因为三年 B 组金八老师而著名的演员武田鉄矢说:「只要拿个两三面金牌,大家就会忘记巴赫会长的失言,忘记一切纷扰。」很高兴我们不需要像日本人一样纠结,不用像平野启一郎一样,孤单地在推特疾呼奥运中止,只要打开萤幕,全力加油,这样就好。

2021/08/02

​​六月初,颇负盛名的维也纳 Hotel Sacher,宣布只要买满 80 欧(也就是两个经典巧克力蛋糕)就全世界各角落皆免运。一边感叹疫情对观光打击之深,一边与几位嘴馋的朋友下单,笑着说,照订购的热门程度来看,寄来时,应该已经解封了吧。

经过两个月的等待,刚刚寄到了,准备开箱。也是与好友们睽违两个月的小聚。尚未完全解封,人们放眼、并建立 new normal,但心底,还是忘不掉 old normal 吧。

2021/08/03

2012 年开始连载的漫画《排球少年ハイキュー!!》,受到其影响的少年少女,在本届东京奥运有明体育馆的地板上,迎来发光发热的机会。

身着龙神 NIPPON 11 号球衣的西田有志,是其中一人。纵使场上居于下风,对方身材也明显占优,他却从未露出认输的表情,一球一球,往以世界为名的高墙扣杀下去。然后怒吼。

观赏今年奥运的台湾少年少女们,不知道何时,也能再带给我们一样的兴奋呢?

2021/08/04

在两个多月的远端访问后,今天总算见到真人(?)。所谓的空气感、氛围,原来是这样子的触感啊!很喜欢。比起视讯镜头下呈现的形象,果然还是相机镜头捕捉的妳,更好。

2021/08/05

15 岁的滑板选手冈本碧优,在最后一次滑行仍勇于尝试大招,以求能够夺牌的拼搏,可惜以失败滑倒告终。

当冈本妹妹落寞地走上 U 型管的瞬间,其他参赛选手纷纷上前簇拥,少女转涕为笑的那一刻,应该是开办前纷扰不断的奥运,所能带给我们最美好的价值。

2021/08/06

08/06,是原子弹落在广岛的日子,当初落在一家诊所上头,而 75 年后,子嗣们继续从事医疗业,诊所变成了小型病院,身后的市街,也早已经恢复活力。

原爆追悼式典,电视不再转播,总理念错致词,越来越少人谈论战争的现在,读今日町子的《COCOON》,就越感沉痛。

2021/08/07

自己怀抱着回忆的场所,在 google 之后,发现永久歇业,以这两年的时势来说,虽然不舍,但也只能接受。

可是连翻阅新发行的杂志,想在地图上做标记时,都会发现「已休业」的字眼,未免也太快,太苦了⋯⋯

2021/08/08

完成了一篇日文的撰稿,原来一两年没有使用,就会掉到如此不堪的程度⋯⋯。

写这篇文章,不免就会想把坪内祐三的《东京》拿出来再读一次,然后叹息自己努力不够,手脚太慢,错失了与他合作的可能性,如今,只能等到在天国,才能干到杯了。

对了,奥运闭幕忘了看⋯⋯。

2021/08/09

社群媒体的页面上,满满都是南瓜。十年前,第一次造访直岛,那时我刚从医学院毕业,对于自己的生涯,怀抱巨大的迷惘。

十年过去了,虽然好像还是在漂来漂去,至少,是有着自主意志的漂,不像南瓜仔那样,最后又能以破裂的状态,重新出现。

2021/08/10

来顾店。人多时辛苦,但人少时更辛苦,不过在疫情时代,拿瓶酒精,到处喷喷擦擦,看起来倒也不像在装忙,而是实际必须完成的义务。
写着写着,雨又更大了。我继续好好打扫。

AT 鹿港富贵堂

2021/08/11

到南部采访。

搭公车至高铁,搭到嘉义,再开车,回程重复一样的动作,加上等待的时间,花了七个多小时⋯⋯。

如果以时薪计算,当然不太合算,但如果能让一个人,一块土地的声音被纪录、被听见,那都无所谓了。

2021/08/12

听闻港府要加强控制出入境的力道,听闻香港人口净移出 75,3000 人。
这些年,还有什么东西能比 COVID-19 可怕?不言自明。

2021/08/13

为了明天的七夕「七娘妈生」,鹿港人们今天就在忙碌采买,以及家家户户搓「糖粿」装眼泪,也就是在汤圆上用指头压个凹痕,我一直以为这是全国通行的习俗,出去绕了一圈才知道,原来怀抱着不同的文化资产在身上。

2021/08/14

《东京人》前总编坪内祐三在接了杂志上日记连载后,太太说,本来在家工作的他,到了傍晚也不得不跑出门寻找灵感。

在目前的时势下,一直在家工作的人,确实偶尔会有更深的与世隔绝感,不过我想到之前采访《生活手帖》主编北川史织的话:「希望这本杂志能作一扇窗,让风吹进家家户户里。」翻著翻著,确实有这种感受呢。

2021/08/15

继赤坂 BLITZ、ZEPPTOKYO 之后,STUDIO COAST 也宣布要在明年一月结束营业,转眼间,常去的 live house 竟然就少掉一半,只剩下武道馆、NHK ホール 这种外租场地。
仿佛是在哀悼时世般的,终战纪念日的这天,各地下著大雨。虽然雨终会停歇,但有些记忆,已经不会再回来。

2021/08/16

看到大家对于斯卡罗的热烈讨论,更加深感历史考证的困难,与重要。

目前正在写一篇历史相关的采访,一整天写下来,感觉人都瘦了(?),每一个单词的使用,都得斤斤计较,相比之下,日记真是太轻松了。

2021/08/17

这本日记一直还没出远门,明天终于可以带去台东啦……结果原定的受访者生病……可是机票、住宿都订了,退也是一笔损失,好吧,就去放假吧!明天之后,暂时可以脱离暗沉的书桌背景了。

2021/08/18

映像作家高城刚的著作「LIFE PACKING 2.1」里,分享了为了在未来各种环境生存,行李打包时所放入的物品,轻便,且具高机能是一大特色,但对于每天都还是揹著传统单眼出门的我而言,好像不太实用,不管移动去哪,行李永远都无法轻便呢……。

2021/08/19

慢慢地恢复内用了,有的采梅花座,有的摆隔板,不过今天在花莲遇到的咖啡店「龙宫」,无疑是将防疫措施弄得最别致的。在暂不开放的座位前,摆上假珊瑚、瓶中信、漂流木、苔玉,一件件都花费了相当的精力制作,明明可以贴张纸,打个叉就解决,他们却不愿妥协,想要多支持这样认真的店。

2021/08/20

在这样的景色前,
好像反而没有什么好写的了,
就静静地过一天,也可以。

2021/08/21

一早从花莲出发,回台北、回彰化采访,然后再回家,开线上读书会。
到深夜,当然累。
但看到同一时间底片洗好的成果,至少可以开心地睡了。

2021/08/22

纸浆价格的上涨,似乎也影响到了普渡,站在金炉前,手上的四方金纸很明显地变薄了,不过不管纸张厚薄,金炉的火再大,也迟迟无法将金纸烧成完全的灰烬,大概是同时涌入太多汇款、银行有些当机吧,就这样看了二十多分钟。

2021/08/23

奥运门票退款的信来了。
虽然意味着一笔不小的钱会回到身边,但可以的话,真希望这一切都是梦。

题外话,8/24 是日本的爱酒之日,为的是纪念嗜酒如痴的歌人若山牧水,可惜,并不是一个能够一起高举酒杯的时代。

2021/08/24

家人来房间,一个不小心,「喀」,储存所有照片的硬碟,应声落地,一动也不动⋯⋯。(痛哭)比起来,化作文字、写作日记安全多了,不管从哪里落下,字还是字。

2021/08/25

师傅在世时,独立出去开业的弟子们的店里,不会出现跟师傅一样的菜色,避免被世人比较,是对师傅的敬意;

而当师傅过世后没多久,「京味」的料理,却立刻出现在弟子们的餐桌上,传承师傅的味道,这时成了最大的责任。

没办法吃到老师傅的「京味」,是人生一大遗憾,但今后会试着去弟子店试试。

2021/08/26

疫情下的另类影响:
宅配不收货到付款了,因此,才有得拿来写日记。
为了寄这些宅配,家里多了不少争吵,想当然一点都不值得。

2021/08/27

想写日记,但满脑子都是C罗转会的消息。

晚上的金曜 ROAD SHOW(周五夜固定会播一部电影)选的是宫崎骏的「风起」,当初上映首日,一早就在梅田的戏院收看,不管是关东大地震、二战,充满了让各年龄层落泪的情节,甚至有老人家过度换气,如果我们无法去理解这些历史场面之影响,往往就会对日本人,做出过度扁平的想像。

2021/08/28

比起来,帕奥的讨论热度真的差很多,甚至还输给已经结束一周的 FUJIROCK(日本乡民质疑主办单位的防疫措施,以及活动期间无人确诊的公告),明明这些选手,光是能站在这舞台上,就已经是个故事了。

2021/08/29

村上大叔在今晚的广播节目「村上 RADIO」里,果然还是对时势提出了批评:「要真正看见(隧道的)出口,看来只能努力多活一阵子了」,以回应总理先前过度乐观的发言。

是啊,我们只能努力多活一阵子了。

2021/08/30

在台湾最喜欢的居酒屋「天晴」关门了。不过在闭店公告里,没有太多对于疫情的埋怨,只写着:我们在心爱的台湾,做了一个幸福的梦。

觉得想哭。

today

2021/08/31

8 月的最后一天长了针眼,而且还双眼……东大的教授,在 NHK 上发表研究,帕奥的选手们,脑部会进行「重新分配」的动作,就算执行相似的运动,用的脑区,也会不同,不过像我这样急性发炎,是不可能重新分配的,无法看手机,好痛苦!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