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駐站作家 【八月駐站作家】馬欣:孤獨的(美食)寫作家

【八月駐站作家】馬欣:孤獨的(美食)寫作家

written by 馬欣 2021-08-26
【八月駐站作家】馬欣:孤獨的(美食)寫作家

借用日劇《孤獨的美食家》之名,寫作者心目中的孤獨美食,究竟是哪些料理呢?單元邀請馬欣開出孤獨美食菜單,如同日劇中主角井之頭五郎對食物的自言自語,請馬欣為每一道料理寫下誠實告白。

主餐:牛雜刀削麵

味覺有著頑強的記憶感。我不刁嘴,但對食物很偏執。趕稿時熱個包子就可以的我,如能好好坐下來吃一頓,會以麵食為主,最好可以重溫我母親味蕾的記憶。

以前假日,我母親會帶我走去吃刀削麵。賣刀削麵的館子,都有著削麵的俐落功夫與麵香。我母親沒失智前最愛吃牛雜刀削麵了。

它比人們愛點的木須刀削麵不同,湯有著牛骨味,還飄著香菜的氣息。看似湯頭寡淡,但喝起來鮮香。牛雜包含牛的內臟,煮得清淡入味是真功夫,而那些肉看似零碎但很有嚼勁,配上刀削麵的紮實,不華麗但口齒留香。

配餐小點:紅油抄手

這四川美食吃的是辣油香,最好是讓小餛飩吸得油光飽滿,並浸了花椒的紅通通。以前會去一家東區頂好地下室去排一家抄手名店,只有一排位置的小店,那老遠的辣油香吸引了人排得像蚊香一樣。

這次驚喜的嘗試加了麻將的紅油抄手,芝麻的濃香加上花椒辣香氣,翻新了我味覺的記憶,但不自覺一口一口地呼嚕嚕地吃著,吃的是滑口的香氣,還有餛飩皮一口吞下地熱辣感,超爽口。夏天最好的滋味仍是吃點辣,醒腦的麻香加上包得跟尾小魚一樣的餛飩,雖份量不多,但一口一個大滿足。

甜點:仙草加芋圓

芋頭與芋圓是吃冰時就會想加的東西。能咬很久的Q彈食物都讓我很滿足。

咬著那些QQ的東西,就彷彿回到童年悠緩的時光,一個小時慢慢喝一杯珍珠奶,放空咬著吸管或是粉圓。吃這種東西,時間好像也可放慢步調。吃的是一種隨意的假日感,不忙著吞嚥,像是在跟食物玩耍般地咬著,大芋圓與粉圓這種都有坐上時光穿梭機的感覺。

仙草與芋頭是我母親愛吃的,尤其是煮得軟爛的芋頭,無論放在火鍋還是冰品裡都好吃,黏呼呼的質樸,類似所有純真的記憶。

文、圖|馬欣
多年寫評論與流行文化觀察,文章看似是憤青寫的,但自認是溫暖的少女前輩。文字散見於《聯合報》、博客來OKAPI、《自由時報》等。著有《反派的力量》、《當代寂寞考》、《長夜之光》、《階級病院》、《邊緣人手記》。

食物攝影|編輯部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