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新鲜推荐当月精选 【当月精选】漫游道艺之际 跟着李丰楙、林文义取经《西游记》

【当月精选】漫游道艺之际 跟着李丰楙、林文义取经《西游记》

written by 李学人 2022-09-14
【当月精选】漫游道艺之际 跟着李丰楙、林文义取经《西游记》

时序甫入秋,燠热却如夏,我们怀着求道般的心思,顺新店溪畔山丘小径而上。寻思来时路:从熙来攘往的市区骑着机车而至,沿途所见人间烟火气盛,无端炽热或生于外,归显于心,犹如一个个朝圣路上的关卡。

 

抵达门外,一位身着棉麻藏青衬衫,发间仿佛透著山中隐者之气、垂眉慈颜的长者为我们开门,蔼蔼地说:「快进来!外头很热。」这位正是号称全台唯一具有道士身份的中央研究院新科院士──李丰楙老师。

 

随其入内,逍遥清凉,眼前所见,皆是法宝。正当眼花撩乱之时,忽地一理著俊朗平头,身着牛仔衬衫的潇洒长辈信步走出,爽快地说:「今天是聊《西游记》嘛。坐啊!坐啊!」这位是现以散文为志业,其实早年以漫画闻名于世的林文义老师。

 

眼前这幅景象,一位是道士兼院士,一位被是散文耽误的漫画家,《西游记》竟是两位可以共同畅谈的话题?且让我们继续看下去。

李丰楙
中央研究院院士、政治大学名誉讲座教授、中央研究院中国文哲研究所兼任研究员。学术领域为道教文学、道教文化及华人宗教,曾出版专著六种、论文两百余篇。擅长用道教角度重新解释《西游记》,并想出一本专书,以及自己的点评本。

林文义
五十年来专志散文的作家,职业生涯丰富,当过副刊主编、立委国会办公室主任、电视节目主持人、政论节目名嘴等。曾获二○一二年台湾文学馆图书类散文金典奖、二○一四年吴三连奖文学奖散文类。著有散文集《遗事八帖》等四十四册、小说集《革命家的夜间生活》等六册、新诗集:《旅人与恋人》等三册。除此之外,他还曾是一位漫画家,画过《漫画西游记》。

漫话当年如初识

这不是两位老师的初识。早在四十三年前,他们便相识于第二届「时报文学奖」的奖台上,当时他们分别以〈小巷之歌〉与〈千手观音〉获得散文奖优选,与之同列的还有夏宇、舒国治等人,首奖是高大鹏。那一年美丽岛事件将要爆发,乡土文学论战方歇,社会脉动冲击着他们年轻的文学心灵。如今再度坐在彼此身侧畅聊之余,犹如于时间之流中冥冥注定般相逢、共振。

著作等身的林文义虽然以散文写作见长,但他行走江湖其实带着多把刷子。为人熟知的身分包括副刊主编、国会办公室主任、广播电视节目主持人等,但他年轻时的梦想其实是读美术系、当漫画家。

他与李老师一同细数年轻时喜爱的漫画:叶宏甲《诸葛四郎》、刘兴钦《阿三哥与大婶婆》,更不能不提的,便是牛哥的《牛伯伯打游击》─在应当努力课业的高中岁月,他直接拜入牛哥门下成为最后一位徒弟。与此同时,十八岁的林文义开始写散文,高三投稿就获得联合副刊刊登,主编平鑫涛写了亲笔信,说他的散文文风特殊,一定要好好写,将会成为一位很特别的作家。

一九七○年代,是痖弦主掌《幼狮文艺》的时代,林文义为《幼狮少年》绘制给国中生看的连载漫画,最早是画《成语故事》。林文义说,当时这种救国团刊物的漫画理应严肃教化,但他却画得非常好玩,因为他希望带给孩子们自己过去从漫画中得到的快乐──没有想到要编成丛书时,竟无法通过戒严时代国立编译馆的审核,理由是因为人物嘴巴画太大,与现实不符。

紧接着就是《西游记》,因为编辑们认为,这是所有人的阅读记忆。林文义不以铅笔打稿,凭著驿动的直觉下笔,将小说放于案头、枕边,如同与唐僧一行人共赴取经之路,将一百回的西游记提炼成廿回的《漫画西游记》。现在我们若回头看其序文,其中有一幅「日夜勤画《西游记》的人」,如写散文般「我手写我心」,便是当时他的写照,犹可见伏案绘稿至朝日始出的青年林文义。

李丰楙老师在学术研究上享誉盛名,年少时却兼擅诗、文,热爱林琴南(林纾)的翻译小说,为那种镕铸古典与现代的语言所着迷。为了致敬林琴南,他将笔名取做「李弦南」,后来考量笔名三字不好记忆,于是删去南字,成了诗人「李弦」。

两位老师都自认思想有些内在的叛逆成分,文学思考不免受到当时的乡土文学论战影响。但李丰楙后来受到当代文学批评大师王梦鸥先生的启发,转向研究道教,历经数十年不辍。李丰楙认为,有创作经验的人会比一般研究者更具理解作品的敏锐度。说起《西游记》他读过许多次,从早期是床头书唸给小孩听,几年之后,心态转趋严肃,进而开始精读,做起密密麻麻的笔记。李丰楙慎重地指出,《西游记》是东方文化里大有可观之作。

林文义师从漫画家牛哥,虽然谦称已经停笔多年,但一讲起漫画还是不免技痒,信手就画起牛哥的经典角色「牛伯伯」,说明他如何借此发想自己笔下的「阿Q」漫画形象。

林文义老师的《漫画西游记》(幼狮文化/图片提供)

由小观大见真睛

「相较于其他古典章回小说,《西游记》版本相对单一,仅有世德堂本。写定者经由改编历代诗话本、戏剧本,所叙述的虽是佛教的取经故事,却可以从许多细节里发现,这位写定者十分娴熟宗教仪轨,否则无法镕铸成书。故从『道教』角度观看这部作品,可发现其有别以往的诠释风貌。」说到此处,诸君可见得李丰楙老师双眼若有光,身体坐直,双手轻提比划,紧接着提揭了不同的视野。

首先「试炼」是一个极具宗教、道教色彩的主题。李丰楙说道:「从观音选定了三藏以后,从头观察他们到底的就是『护法群』,而太上老君在书中借了三次护法给海上菩萨:观音。具有道教色彩的『试炼』是这部小说很重要的主题,也最能够推进角色的形塑历程。」

他又说:「护法群在书中担纲的角色是『监护之眼』,观其是否通过层层考验,也扮演了守护师徒一行西往的关键,甚至到最后还得向观音菩萨报告他们是否顺利取经,以及一行人『心性如何』。配角们的眼睛一直注视著三藏师徒,这种自小观大、由旁观主的写作方式,这是全世界的文学、文化所罕见的。」李丰楙也打算借由这部经典开展自己的叙事理论。

其次是土地公。如果我们结合明代的社会及制度史,则可以看见故事推进的另一要角──土地公。诸君试想,倘若我们今天欲至地方上抓捕当地恶霸,会先去询问何等角色?自当是里长、管区警察之类人物。

李丰楙说道,「自唐宋到明代,里甲制度已臻成熟,而在《西游记》中具备『里长伯』功能的即是土地公。在孙行者欲寻逃跑之妖魔精怪时,会唸咒将土地召唤而出,因其对妖精、妖魔有『故纵之嫌』」,这之中暗藏了对明代地方政治现实的讽喻。而他进一步指出,孙悟空召唤土地所唸的咒语是流行于明代文人之间的密教「准提咒」,但整套持咒、召唤的叙事,却是极具道教色彩。

最后可以观察妖精与妖魔。两者其实不太一样,妖精会被孙悟空金箍棒一棒打死,妖魔一半从佛教菩萨那边来,一半从道教天尊这边来。他们会把法器偷下人间,孙悟空也没办法,必须找到原来的主人才能把妖魔和法宝收回去──这其实是试炼。表面上妖魔偷走法宝,其实也是菩萨天尊对他们的试炼。

出于宗教研究兴趣,李丰楙老师家中藏有不少与《西游记》相关的雕像与图绘。为了本次采访,李丰楙老师特别找出了家中所藏的百年雕像,经过岁月淘洗,颜色不免斑驳,但仍可见到过往民众对于小说人物的具像想像。《西游记》中的孙悟空与猪八戒是民间常见被神格化的角色,在民间信仰中,拜「齐天大圣」可以让小孩比较好教,特种行业常拜「天蓬元帅」。而随处可见的土地公,在《西游记》中是最易被忽略,却是随叫随到、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诙谐游戏藏悲悯

林文义老师在旁听了频频点头,闻得土地公有故纵之嫌时哈哈大笑,显知此类「社会事」不仅于小说中搬演,于真实世界里更时时发生,亦是《西游记》的动人所在。他说,自己年轻时曾经当过社会线记者,也参与外国通讯社采访,有过两年旅行经历,后来在报社、电视台讨生活一辈子,这些现实 (Reality) 的经历,同时镕铸成了创作、阅读文本时的切角。

他娓娓道:「《西游记》是一本非常入世的小说,时常出现熨贴著角色个性的叙述,因此在这本叙写『非凡之事』的书里,反而最能够看到写实世界。无论是东、西方经典创作中,皆有隐喻的物事,而在此书里我们可以体会人间的冷暖,其中皆藏有深深的悲悯。」

李丰楙老师分析,在此书的结构上,运用了许多游戏包装严肃议题,在口吻——如孙行者时常戏耍土地公,或在结构——如类似「大富翁」般的「过关」手法,足见作者之诙谐。诙谐游戏的笔调背后,往往藏着严肃的命题。如孙行者戏耍土地公,暗藏对现实民情的悲悯;再如「过关」,或可隐喻是斗胜心魔。

他进一步说:「往后若还有力气的话,希望能够写出《西游记》的评点本,将这些人性面书写做深刻的诠解,与世人共赏,就是想以不同的读法遍览书中世界。」

逍遥出入道艺境

李丰楙老师侧着身子解释,这样的规划仅是为了让更多人看见文本的不同面向,就跟林文义老师将《西游记》化作活灵活现的漫画一般,使经典以更多元的面貌登场。在后代的众多改编文本里,李丰楙觉得最贴近原著的是导演杨洁的电视剧,当年在美国哈佛等校访问时得知她去世的消息,心中不免怅然。然而在这部钜著的后世发展上,他认为仍有许多可深入处,书中刻划个别角色如何「挣脱人性的弱点」,这是目前许多改编文本比较没有凸显的。

只见林文义老师忽有所感,缓缓地说:「书中最有感的段落是孙行者还是石猴时,一日梦见自己身处铁牢笼,醒时哭了,我不要当一只猴子,我要云游四海。后来学人语、长生不老术,希望回来教自己花果山的亲故。然而当他看尽人间百态,不免会骄傲,大闹天庭最终被如来佛祖压在五指山下。这回他又哭了一次,这次他哭喊著『放我出去』,整整过了五百年才遇到师父。」这样动人的书写,使石猴的深情与性格在层层转进的情节渐次完整。

接着他话锋一转,谈到改编文本的可能性:「其实,改编文本卖得好是因为原著写得好。」林文义老师表示,自己过去连载的《漫画西游记》历经整顿成册、政府刊行、传播海外、再版印刷,数十年过去,迄今每年仍然有固定版税入帐。林文义表示,他向来追求精致、好读、有意义。他对于文学作品的喜好标准是如此,对于自己改编经典,也始终朝这个方向努力。

透过对谈我们可以明了,林文义老师以文学之笔直抒胸臆漫画经典,李丰楙老师则是以学术之眼遍照文本读出他人之未解者。两人初从文学之径进入文本,各自有了不同的诠释与启发,跳出了既有的框架,以道、艺分别开展殊胜之境,却可同归于「人性」二字。

他们关注书中叙述的人性,认为书写人性未必是「黑暗」,在此书中反而有属于角色们各自的「挣扎」,这点更加的真实而深刻;他们洞见了文本所呈显的「内在义理」──《西游记》描绘的是一个超凡的世界,但一条名为心性的曲折小径,连结了圣与俗、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撰文|李学人 
一九八八年生,曾获林荣三文学奖、磺溪文学奖,有若干作品刊在报纸副刊、社群上。现于行销、公关业界讨生活,很累。

摄影|辛凯文
插画|Gubiter

■ 2022 九月号|455 期  ■

本期专辑介绍与读者一同前进的角色,他们的随身法宝,饶富意涵的魔幻场景,从吃食、信仰、情爱中透析出小说中层层晶层,看漫长旅程中带给读者的无尽宝藏。向西的游记隐喻着人生,旅途即是漫长的假期,我们总在迷途,我们总是在路上。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