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艺文行事 镜头的尽头─文学对照集 桃园市立图书馆阅读与文学推广计画

镜头的尽头─文学对照集 桃园市立图书馆阅读与文学推广计画

written by 编辑部 2022-09-19
镜头的尽头─文学对照集 桃园市立图书馆阅读与文学推广计画

旁观文学作家的方式——蔡焜霖

那一天我拍一位白色恐怖的受难者蔡焜霖,采访告一段落,他带我们走到一个展间,里面有当年他被关的监牢的模型。他指著那个模型说,当年他们最怕听到铁门的声音,因为只要铁门拉起来,就代表有人要被拉出去枪毙。他接着说:「当人要赴死的时候,大家就会唱《安息曲》为那个人送行。当时有一位校长,他告诉大家,如果我要被枪毙,不要唱《安息曲》,因为太悲伤了,不如改唱《幌马车之歌》,如果会唱日文的就帮我唱一曲吧。」他其实没有跟这位校长住同一间,但是有一天,他听到远远的有微弱的歌声,是《幌马车之歌》,声音越来越大,最后整个监狱都是歌声,于是他也跟着唱了起来。我听到这边,真的快忍不住了。

但是我现在看这些照片,感觉已经慢慢消退了,我更多时候在想搬家,想到要离开住了多年的碧潭,不免觉得心里惆怅。确实我的哀愁是小小的,但即使这小小的哀愁也需要时间支撑,如果我们没有在一个地方待这么久,那我们现在就不会对于眼前的景象有所感受。这是照片根本的问题,我们都知道心境如何影响对于影像的感受,但是这句话没说的是,心境是仰赖长时间的「处在其中」。不论是住在一个地方,或是长期的被压迫。缺少了这个,不论怎么样的经营影像,我们都无法切身的体会。

所以摄影能做到的指示,如果我们体认到「切身」这件事不可得,那我们至少可以追求一种有差等的感受。就像我在拍摄的当下听到他的故事,全身都受到震动,这个经验就比起现在我坐在电脑前来的更为强烈。又或者在一张照片当中,一个意味深长的回头,或许会比一个平常的动作,更接近原本的情境。照片只提供了一个方向,照片不是道路。

讲座资讯

9/24(六)14:00~16:00

主讲者:汪正翔/引言人:崔舜华
地点:桃园市立图书馆中坜分馆(桃园市中坜区中美路76号)

>>点击报名

文、图|汪正翔
台北人,台湾大学历史研究所硕士,后赴美攻读艺术摄影。创作以摄影为媒材,主要探究观念艺术之后摄影与艺术之关系。现从事摄影、教学、评论与创作。看得见,会按快门。

二〇一九年 潘小侠摄于台北

回望台湾百年作家身影——隐地

生于上海。《年度小说选》是台湾文学最为人称许且深刻的阅读记忆。

创办人隐地,本名柯青华,同时是尔雅出版社发行人,也是小说、散文、新诗、评论的名家;小说家王定国称誉隐地是「台湾文学领航者」,这是恰如其份的定位。

《伞上伞下》是他的青春初集。至今仍是出版史上闪亮不灭的《书评书目》杂志,亦是这位年过八旬却意志坚定、青春不老的编辑人永恒的荣耀标记。文化界极重视的《台湾文学年代五书》横越一九五〇至一九九〇年,为二战后的台湾文坛人与事、政局和社会留下最为感心的历史纪念,以「微型文学史」形式成就最典范的风格。

《心的挣扎》、《人啊人》、《众生》被称为「人性三书」系列,更是隐地的重要代表作。

作家之外的身分是尔雅出版人,近半世纪以来,领航出版最有深度、质感的文学书籍,二〇一〇年荣获金鼎奖图书类特别贡献奖;隐地,隐藏于大地无垠的爱与涵容,始终殷勤地栽种一株不朽的文学大树。

本文摘录自《台湾作家一百年:潘小侠摄影造像簿》 

讲座资讯

10/01(六)14:00~16:00

主讲者:潘小侠/与谈主持:林文义
地点:桃园市立图书馆龙冈分馆(桃园市中坜区台贸一街100号)

>>点击报名

文|林文义
十八岁初习文学,五十年专志散文,另及小说、新诗。一生最热爱的是编辑工作,曾任出版、杂志总编辑(《自立晚报》)副刊主编;广播、电视节目主持人。接续微小品(《掌中集》)长散文(《秋天的约定》)足以印证:散文美学,尽其可能的人间情境书写。曾获二〇一二年台湾文学馆图书类散文金典奖、二〇一四年吴三连奖文学(散文)奖。

图|潘小侠
一九五四年生,台北人,曾任《自立早报》及《自立晚报》摄影记者,也拍摄纪录片;曾获吴三连艺术类摄影奖的肯定。二〇〇六年出版与展览《兰屿纪事》,展出长达二十五年的兰屿纪实摄影;二〇〇九年展出「白色烙印1949-2009人权影像」纪实摄影:二〇〇九年出版《台湾美术家一百年:潘小侠摄影造像簿》、二〇一五年出版《白色烙印人权影像》、《见证228》等历史人物影像专书,二〇二〇年出版《台湾作家一百年》,三十多年来,持续以他的摄影家之眼,为台湾美术与文学人物造像,弥补历史记载的缺憾。

二〇〇二年 林柏梁摄于桃园龙潭

光影与文学的对话——钟肇政

说起「文学的容颜」摄影委托案,一定要提到温文和煦的黄武忠先生,他真的是台湾文学的推动者,早在一九七〇年代就进行日治时期台湾作家的田野调查和采访,也出版了《台湾作家印象记》《亲近台湾文学》等书。

一九九七年成立的国立文化资产保存研究中心筹备处,其中设有文学组。时任筹备处秘书的武忠先生鉴于老作家们年事已高、建议筹备处主任林金悔先生推动作家、诗人的肖像摄影计划。因此一九九八和二〇〇一年分别找我承接一年拍摄十二位作家肖像的摄影案。这也是摄影生涯二十年笫一次正式拍摄作家肖像,当时是网路尚未普及的时代,因此要认识、了解作家、诗人,只能透过图书馆或去书店买他们的作品集阅读以研拟拍摄计划。

拍摄名单由黄武忠先生拟定,一共二十四位,其中有两位婉拒,一位连络上时己过世半年之久了,这通电话让我羞愧不已,因为承辨人员给的资讯没有经过查证或更新,在挫折中,只有靠自己的人脉和关系,才能顺利拍摄到台湾文学史上举足轻重的老作家,从九十岁中风在床依然奋力写作的陈火泉先生到最年轻创作力正旺盛五十二岁的李昂。两年之中,其实只拍到二十一位,其中,东方白刚好回来宣传电视剧,而李昂是参加白先勇的文学活动被我逮到。当然也有作家不够干脆,错过了计划,因此从一九九八到二〇〇四年,其实只拍到二十三位作家和诗人。

最特别的是拍摄钟肇政先生,虽然一九九八年的成果我和官方都满意,过了三年后案子早己结案,二〇〇二年十月,我心血来潮又跑了一趟龙潭,彼时钟老新家刚盖好不久,我们就在顶楼尚未装潢的书房,为我尊敬的钟老拍下泱泱大度又略带霸气的的肇政先生。

这才是我心中的「台湾文学之母」。

P.S.谨以此文纪念英年早逝的黄武忠先生。

讲座资讯

10/08(六)14:00~16:00

主讲者:林柏梁/与谈主持:天洛
地点:桃园市立图书馆龙潭分馆 邓雨贤音乐馆(桃园市龙潭区中兴路680号)

>>点击报名

文、图|林柏梁
一九五二年生于高雄市,现在工作居住于台南。七〇年代曾师从席德进习画,同时开始自习摄影,曾担任许多知名刊物专任或特约摄影,如《皇冠》、《时报周刊》、《时报》杂志、《Free China Review》、《人间》等,也曾参与公部门委托的历史古蹟与人物肖像之拍摄计画。历来重要个展有:「私人备忘」(二〇一四)、「浮槎散记」(二〇一七)等。重要联展则有与V-10摄影团体合作的「’83台北展」、「’86逍遥展」,和台北市立美术馆「时代之眼:台湾百年身影」(二〇一一)等,高雄市立美术馆「出社会:台湾批判写实摄影艺术」(二〇一五),以及「近未来的交陪:台南萧垅国际当代艺术节」(二〇一七)。「不适者生存」台南美术馆(二〇二一)等。林柏梁擅长纪录台湾人文地景与民间文化,影像风格温暖、充满人文气息,也曾获得吴三连文艺奖(一九九四),为台湾资深的纪实摄影家。

一九九九年 陈建仲摄于高雄西子湾

寻找快门下的作家光点——余光中

在拍摄过的作家中,有人只短短用了五分钟,有人却要花三个小时;时间长短无关成品好坏,某些短暂的交会,是日后用上再多时间也无法超越。

拍摄余光中的时间不长,过程却异常颠簸。

一九九九年十月,一大早从台北出发,先坐飞机抵达高雄,再搭计程车到旗津,最后坐渡轮抵达西子湾。这段路经历了海、陆、空,沿路完全没空欣赏风景,一路读著余光中的传记,下午的任务就是要拍他。

余老师一开始对镜头有些畏惧,希望能在半小时内结束。接到这指令换我紧张万分,不停努力在他家找景,但无论怎样他就是放不开,身体和表情都非常生硬,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脑中晃过他自传中提及的西子湾,那里对他创作有重大的启发,于是大胆提出请求,希望改成去西子湾拍照。

在海边他侃侃谈著熟悉事物,也逐步松懈心防,表情开始柔和许多,我问:老师您在何时知道自己的作品会在华文世界中占有一席之地?他低头想了一下说:应该是在三十多岁吧!

阳光西斜的西子湾沙滩上,余老师在徐徐海风中独行,我站在远方高处取景,只见他突然高举双臂,像在迎接打在身上的风,也像三十多岁时自信的他,敞开双臂迎接未来。那天后来花了一个半小时,比预定拍摄时间多了三倍。

二〇一八年二月傍晚,距离拍摄余老师已间隔十九年,我前往台北旧市长官邸参加余老师的追思告别会,会场中的海报和纪念专刊,用了当日拍摄的影像,这些年间某些老师的著作,也都来自那时的照片。当年短短一小时半的相逢,牵系起二十年的因缘。

离开时,走在林荫人行道上,心中虽感伤余老师的辞世,代表台湾又殒落一位重量级的作家,另一方面却又觉得欣慰,至少留住了让人缅怀的大师身影。

讲座资讯

10/15(六)14:00~16:00

主讲者:陈建仲/与谈主持:周昭翡
地点:桃园市立图书馆 平镇分馆(桃园市平镇区环南路三段88号)

>>点击报名

陈建仲(烟斗客)
曾任职媒体十二年,拍过数百位艺文人士,曾出版《角落映像》、《文学心镜》、《光影人生》等影像文字书。近年虔心于书写摄影,透过文字结合影像,描绘自己与别人的人生,作品陆续发表于部落格「烟斗客的重机日记」中。

0 comment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